对于一门心思想做成件事的人来说,一堵高墙,临门竖在思维或现实里带来的挫败和无力,都是能杀死他的一把刀。而对敏感细腻的人来说,杀伤力翻倍。
这几天体会到一些绝望,也体会到脑中突然接受死了也可以的瞬间,将心比心,不需要抑郁症,不需要太多稻草,选择灭掉自己的生命这件事来得很轻易。
想得远够了,就还是回到身边的人和事上。想到乔,又想到薛,半夜在床上翻来覆去,这两个人的选择其实没代表他们真的是两种人,有时候只是一念之差。两个人我都理解,到产生共鸣。但触及薛的念头让整个人突然被他无形的热量波动了。
他是怎么想的?
当那个念头来临?一定有的。他是怎么跨过去的?他怎么能坚持下来,这么肯定,这么一往无前,这么强大。
人的思维有时候是个牢笼,会困住自己的行为。当你觉得看上去没有出路,没有希望,没有光明的推理毫无破绽,你会就此停住。世界上不相信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人还是有的。
是不是理智让他停止伪思考,抽离地看待自己,看待他想征服的这部分世界和规则了。他是不是或者麻痹了自己,相信只要迈出一步一切都会顺理成章地一步添一步滚动下去。
大概吧。
想到薛,便突然出奇地平静了。

评论(2)
热度(24)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