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后来他没有如人所想,而是变得锐利。但那个圣诞节,在因特拉肯,他有短暂的一刻放任自己看别人家的窗户。他想,那里的灯光笑声,和街上的薄雪一样,是容得下他安放些情感的。

评论
热度 ( 30 )
  1. 转烛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Nichole.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