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同人】前度6

1-2  3  4  5

6.

床上空空如也,连个枕头都没有。大张伟一愣,关上门,扯了毛巾搭在椅背上,去包里翻手机。他有条刘迎的未接来电。大张伟看了会儿微信消息,拧开瓶盖坐上光板床打字。

「急性肠炎,没那么严重,医院住着呢」

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

「回去的机票推两天吧」

刘迎好像敏锐地察觉到什么,问得很直接。

「你在哪儿」

早年刘迎不知道他和薛之谦的关系,只知道他往上海跑得有点勤。后来牌摊了,大张伟行程也正忙起来。他路过上海还是偶尔多停一天半天。刘迎即使不高兴也不能多说什么。毕竟这些不摆在台面上说的事,规矩讲明就只剩心照不宣。

大张伟含着口绿茶扯扯嘴角。

「薛之谦家」

他在屋里转了一圈,打开柜子果然也是空空如也。这不是薛之谦的待客之道,只能猜他忘了这茬。他也没有故意给大张伟脸子的必要。哪儿至于。大张伟又深深看一眼摊开行李箱。

每到这种时候,他就反省自己的确想得很多。

开玩笑的。

他从来不反省。

隔壁屋里估计正忙着,刚才一番尴尬,这会儿大张伟不想再去敲门。他有点累,给个平面趴下就能睡,多余的劳心耗神,还是算了吧。薛之谦家的沙发他又不是没睡过,合该今天他自己亏心。

大张伟准备下楼,一开门就碰上薛之谦。他怀里夹着毯子和枕头,大张伟突然开门吓了他一跳。

“正想叫你。”薛之谦说。

“啊?”大张伟反应有些迟钝。他愣愣看着薛之谦的脸。

薛之谦卸了妆,黑眼圈再盖不住,一整天下来冒出点胡渣,衬得他本来就白的皮肤略显憔悴。他穿着灰色旧T恤,袖口被东西挤压褶皱地挂在手臂上,手背血管微凸,垂在身侧。近距离地看着他,竟让大张伟生出些恍惚。他想,这一眼,离自己究竟多远了,才会在这样的重逢下连呼吸都觉得压抑。薛之谦眼睑下的阴影,熟悉得他几乎可以尝到味道。他舌根发麻。

“......陆诚说今天我爸刚来过,把客房床垫搬到外面晒去了。”薛之谦趿着拖鞋下楼,“......前几天下雨,屋子里有点发潮。客房很久没人收拾。委屈你睡沙发。”

大张伟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发旋周围一圈头发上上下下,意识只捕捉到最后一句话。今天的薛之谦很不一样。和以前的薛之谦不一样。和台上的薛之谦也不一样。他的每一句话都淡淡的,既不是怠惰疲惫,也没有暗藏怨怼。他默默做一些没有必要的事,说以前不会说的话,让理智之外的大张伟想环住他——尽管滑稽可笑——紧紧勒着,使劲摇晃,晃出些真实感来。

晃出些熟悉来。

时至此刻他才恍然意识到,薛之谦,还是那个薛之谦,又是另外的薛之谦了。

“原来,”大张伟开口,声音有点哑。薛之谦在沙发上放下毯子回身看他。大张伟清清嗓子。“原来那个李阿姨呢?”

薛之谦回忆了一下。

“......每周都来的那个李阿姨?”他顿了顿,“大前年,我搬回家住了一阵。她说房子既然空着——她老家有人病了要照顾,就回去了。这两年联系她,说是不做了。”

大张伟只能点点头。那年初大张伟就搬走了。后来发生什么事,他当然一句没有问过,也就什么都不会知道。他拨了拨毯子,坐上沙发。

提起从前的人,像是也让薛之谦也陷入了些温暖的回忆里。他站在那,目光落在某处,摇摇头,嘴角动了动。“再也没法惹她烦了吧。”

你。

大张伟手指有片刻的打颤。他笑,“人什么时候说过烦我。”

薛之谦看着他,像是长久地审视,又包含着别的什么难以读懂的情绪。就在他以为薛之谦要转身离开,说睡吧,晚安的时候,薛之谦移开目光,看见电视柜旁的椅子,拖过来,坐下了。

客厅的挂钟发出清晰可闻的走字声。大张伟听见薛之谦说。

“张伟。”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陆诚......其实人挺好的。但是要说完全木/傻,当然不可能。

张伟没结婚。此处强调一百遍。

更得勤了点,我也怕我会坑。其实越拖越卡越难完成,这个道理是很对的。幸好最近思路还算流畅。

这两更看得人越来越少了,但是大家的留言都一一读过,谢谢大家。无论是虐是酸是爽还是思考,我很高兴大家享受读文的过程,我也享受写的过程。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更。

(一般这句话好像不是作者台词hhh?

晚安。

评论(82)
热度(229)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