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读《一入》有感。
情节符合逻辑和曲折精彩不应该是此消彼长的关系,但是总在这种文章里处处感受到作者没法自圆其说的情节安排,让人觉得非常别扭。
比如“陵越因为担忧屠苏再次被魔所控而设妄境,最后还是免不了散魂以除其记忆上的封印。”
真要这样,设妄境就是多此一举。
他初衷是想得一个清明的屠苏,屠苏此时不过是被蛊惑要得前世记忆罢了,陵越最该做的就是先说服他记忆不重要。话说回来,作者后来给两人的价值观设定就是记忆也真的不重要。
包括之前被困魔境,以陵越一贯说辞,只杀恶妖,对焚寂出手之前难道不该先试图说教?他总是在做最冲动(说直白点,不加思考就是没脑子)的事。像不像他且不论,一个活了一百多岁的人也不该如此。最后徒劳一场妄境,激怒焚寂不说,还自己赢了一剑魂飞魄散的结局。
我明白作者想要创造出一种场景,以命换命的宿命感和气壮山河的悲情来,但稍加思考读者就发现这是你唬我的,他们用不着这么作天作地早就能HE了,那就很尴尬了。
不是说人物一定要做最合理效果最好的选择,只是行为后果细想就会有漏洞,为了“有故事可讲”牺牲铺排的逻辑性,就还是不要了吧。本来文采和把控力都极佳的文章(中间还为不涉人事凶狠异常却动了真心的焚寂落了几滴泪),却越读越仿佛成了折磨……最后的番外,我第一次在读完一篇还有一篇还有一篇的情况下感受不到惊喜,只有“天啊还有啊”的无奈。
更恐怖的是,我觉得我现在写文大概就在犯这样的错误,而我作为写的人丝毫觉察不到,觉察到了也不知道怎么下手改,面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到底怎么才能冷静客观地整理一份脉络头绪出来供纠偏……呢。日常嫌弃自己的大纲和文。
不过本来想说浪费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这样一看还是得了个提醒的不算毫无收获。

评论
热度(4)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