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同人】无条件(完)

无条件

*

这种时候,要么是他多余在场,要么是薛之谦多余在场。

五年前飘着盒饭味儿的后台,大张伟边生理反应似地蹦豆子,边在采访当间瞥了眼镜子,和镜子里扒在自己身上的白衬衣,费解人类语言漫长的进化到底把互相听明白话当目标还是听不明白当目标。[1]

过了几年,直播间的聚光灯打在大张伟头上,他出的一脑门汗,被夹进紧皱的眉头里。

“我听不听重要吗?”他当然不是故意刻薄。“她们听不听才是重点。”

坐在对面的人反应很快,抿起唇笑,“那你也要让我讲完啊。”他的喉头动得平缓艰涩。[2]

这大张伟当即忽略的一两帧,是后来他不跟人说,但的确后悔过的根源。

大张伟给薛之谦留的那道门是上了锁的。可是很多时候,薛之谦就那么推开门,走了进来,停留在他意识的空地等待着容纳他的审视。

他凭什么开门?一个活在包装盒里,唱情情爱爱的人,怎么开门。

曾经很多话,一旦从薛之谦嘴里说出来,比如那些曲意逢迎,大张伟就会对他突然陷入失望和厌恶里。薛之谦可以满舞台乱飞乱跑,可以扔掉下限,可以在自己胳膊上挂出拉花来。

可是有些话说了,薛之谦就在他大张伟的门外了。

“他再这么弄我就不跟他一块儿玩儿了。”大张伟说过。[3]

“大张伟可能不会喜欢。”薛之谦回答。

大张伟意识凭空浮起蓝色的幽光。他第一次听薛之谦唱歌,对方就站在这样一片空虚里,话筒发出刺耳的杂音。

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

你知道吗。[4]

他们差不多年纪经历娱乐圈的衰长,也做过很多事。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些又瓜又豆的再反过来背在身上变成名字。他一边用成品给自己垒座小山,一边琢磨着别人的小山。大张伟看了太多标签式的名字,就这样一年又一年。

在那么多浮夸的,起伏不定的声响里,薛之谦身上也有很多瓜瓜豆豆。以前大张伟的眼睛只也盯着薛之谦的名字,从来不看他的眼睛。

现在薛之谦的眼睛藏在镜片后面,手指捏着话筒架,垂眸又抬眸,水光顺着眼角鼻梁在脸上蔓延。

“是我太认真。”他的认真被掐断、溺死在嗓子里。[5]

于是那水光又涌进大张伟的咽喉,让他在虚焦和对焦里他看清薛之谦的眼睛。

那么多浮夸的,起伏不定的声响掩盖了薛之谦给自己保留的单纯,不是不谙世事,与生俱来,容易被摧毁的单纯,反而像喊一句空洞热情的口号。

很多时候大张伟觉得薛之谦是在自己教导自己要这样做——“薛之谦的选择”。他选择相信谁,他选择隔离什么,有些东西要活下来。

后来大张伟明白,其实当初,他想问的是自己门里为什么是薛之谦而已。和薛之谦是什么,唱什么,又在哪里,没有太大关系。

现如今连问题本身也没什么意义了。


门上早就没有锁了。


Fin.


[1]舞林大会

[2]奥利奥直播

[3]张伟采访

[4]薛之谦live

[5]前几天的事好像


一直想写这首,失去了很多契机和动力铺情节,只写了个意识流段。上一个阶段,张伟与薛雾里云端,相看两清。若有后续,下一个阶段,应当是再次模糊掉这些。潮流爱新鲜,旁人爱标签,而他可以顺理成章,拆掉门槛和锁链,让他无条件来去,与他进退共鸣。毕竟从有条件到无条件,才是爱意的萌芽。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前度是卡了,保证不会坑的,包括另一篇,比心大家,抱歉久等。

评论(26)
热度(164)
  1. 萌萌哒蛋黄酱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