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同人】前度7

1-2  3  4  5  6

7.

和前妻的复合传闻[1]不胫而走后的一周,薛之谦都在忍受大张伟的冷暴力。他短信解释,他打电话,他托大张伟身边的人劝他接电话。当然,在薛之谦看来是这样。在大张伟看来,他和自己在烦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事,这段时间薛之谦最好闭嘴。

薛之谦做任何决定都有他的道理。大张伟对此做了不少恶意揣测。热度,形象,安抚,成本。揣测本身倒是没有一个是不能接受的。他唯独对官方的解释最不舒服——

习惯。

习惯很可怕的。习惯让一个人短暂地忘记掉自己的位置,另一个人要花很多时间,很多心思帮他戒掉,或者用新的习惯覆盖。

太麻烦了。大张伟一直对“真爱至上”这种东西很是鄙夷。多虚伪。他和薛之谦在一起就是因为舒坦自在,两个人互相不拘束。现如今他们俩的关系早就和初衷相去甚远。这么多劳神劳力的,令他在意到心烦意乱的大事小情累积起来,大张伟仅剩的一点耐心就快给耗没了。

有消息说薛之谦回了上海。大张伟晚上节目录完在车上给薛之谦回了电话。薛之谦像是一直等着他,很快接了起来。大张伟在他开口说什么之前抢先问道,“你在哪儿?”

一周不联系,这询问来得很突然。薛之谦顿了一下,半晌道,“在家。”

大张伟说,“我九点半的飞机,来送送我?”助理闻言疑惑地拧着眉头,回身看他。

薛之谦叹了口气,拂得电波起了嘶嘶啦啦的轻响。“别开玩笑了,机场人那么多。被拍到怎么办。”

“我还以为你有话跟我说呢。”大张伟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我有,”薛之谦立刻说,然后被什么人询问他的声音打断,话筒像是被捂上了。

大张伟皱眉,“谁啊。”

“没谁,”薛之谦的声音由远及近,“送外卖的。”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薛之谦压低声音,近乎请求。“你回家来,我们谈谈好不好。”

大张伟的耳朵紧紧贴着听筒,清晰地捕捉到那头传来马路车声和小却嘈杂的人声。他的“好”在喉咙里翻滚着,被强行扼死。他让自己呼吸再呼吸,最后哑着声音说,算了,我赶着回北京呢。改天。

“你好好歇着。”他说。

薛之谦欲言又止,只说,“好吧。”既失落,又像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薛之谦不在家。他甚至也能猜到薛之谦在哪里。但这是第一次大张伟感觉到了疼痛。他挂了电话,助理问他干嘛骗人说去机场,咱这不是明明往薛老师家开吗。

“关你屁事!”大张伟打断她,手机猛地砸在后座上又弹起来,吓得小姑娘一激灵。

他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咬牙切齿。过了半天才开口道,“对不起。”

助理没有说话。司机静静地开车,车里一片尴尬的寂静。

下车前,助理说,“好好睡一觉。”大张伟局促地避开目光,应声“嗯”,就匆匆拿行李掏钥匙,快步走远了。除了愧疚,他更害怕这种时候别人突然关心他,就好像有什么坏事儿要发生了一样。比他妈算命的还灵。

他在薛之谦的沙发上窝了一宿,鞋也没有脱。像是潜意识里的反抗。他半睡半醒着,感觉愤怒终于滋长了起来——想自己凭什么这么惨,薛之谦凭什么这么混蛋,他们俩本来可以好好的。

下午的节目讲美食,他一边过台本一边目光在盘中餐上溜达,思维由这一点发散到外太空,想他跟薛之谦提自己爸妈让他带上海小吃回去,薛之谦脑子里塞满了别的事,双眼呆滞看着他没什么反应那个样。[2]

这种情况用不着很多次,大张伟就累了。

然而很多年后他才终于意识到,当时的他只知道薛之谦对感情和工作固执的可以一条道走到黑,好像什么都豁的出去,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他自己沉浸在莫名其妙的情绪里,几次三番滑向“要不就这么着吧”的思考,自然也完全没考虑过薛之谦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是不是也很难过。他需不需要自己的支持。大张伟从来没想过。

但这些都是大张伟的后知后觉。

*

有钥匙插进孔洞的声音,薛之谦开了门,看见大张伟立在门边的行李箱,目光扫到沙发上,大张伟正在外套下蜷成一团。他被声音吵醒,手指动了动,看清门口的人后坐了起来。

薛之谦脸色惨白,眼里全是红血丝,身上一股烟酒和夜店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清醒的意识瞬间唤醒了他脑子里所有的控诉,大张伟颓在靠背上,吸了吸鼻子,对视没断开。

“玩儿去了。”他声音沙哑,不是猜测也不是疑问。事实么。“不是说在家吗。”

薛之谦松手,钥匙就啪地落在茶几上,像惊雷一样穿透耳膜。他放下背包,又脱了外套,整整齐齐地搭在椅背上。

他一声不吭,反而在大张伟的心里点了火。

“你骗我。”大张伟努力让话听起来最难听,努力冷笑,脸都僵了。

薛之谦突然回头,看着他,“你呢?”

“你不是回北京吗。”

薛之谦等着他的解释,大张伟却不说话。薛之谦感觉到手指略微的震颤,他把它归因为昨晚的酒。

“所以,”他声音哑了,清清嗓子道,“就是为了那事。是不是。你这是来堵我抓个现行吗。”

“你昨儿晚上跟谁喝酒去了?”大张伟并不回答。

“和朋友。”

“男的女的?睡了吗?”

“大张伟!”薛之谦嘶声打断他,眼中浮起一层水雾,又褪了回去。“我两个月没见到你了。我......”他声音抖了起来,“你一见面就要这样吗?”

「张伟,我想你。」大张伟看着他,想起那堆解释短信里他唯一没删的那条。这话不容易在薛之谦这儿听到。以前不熟的时候大张伟以为薛之谦是一个腻腻歪歪的人,后来俩人真搞在一起他才知道谁腻歪。连要饭的都不差这一句,他却当个宝贝。大张伟无声地挤兑自己可悲。

“是你自己左一个新闻,右一个爆料,我他妈跟个傻逼一样,孩子都打酱油了还什么都不知道。”

“你听我解释吗?你相信我吗?”薛之谦惊诧地摇头,带着指责和委屈,“我发了那么多消息,打了那么多电话,都像是我在自作多情。你有没有回过一次。”

大张伟不屑一顾。

“早干嘛去了。”

薛之谦无奈地点着头,“是你说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用不着‘屁大点事来回报备’对吧?”他把背包拉开,拿了个牛皮纸文件袋出来。“合同。棚里出了的样盘。昨晚是为了工作。朋友是男的,我在车上睡的——”

看大张伟没有反应,他又急切道,“张伟,你知道我很需要这个机会。10月份之前,赶在热度褪掉之前那些歌必须要出完的。”他谈到工作上的事,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才有了点光亮,“你可不可以理解我一下?”

大张伟看了看窗外清晨逐渐明朗的日光,突然轻笑道,“你知道咱们是同行对吧。”

薛之谦愣住了。

“你什么意思?”

“不管你是要炒什么。只要你提前告诉我,我肯定都理解。但是你不说。”大张伟的语气平缓得仿佛刚才吵架的人不是他,薛之谦盯着他,大梦初醒,像被人照心口捅了一拳。

“他们这么想就算了,你也这么想。”他听见自己说。

大张伟没有回答。其实事到如今怎么想都无所谓了。

薛之谦揉着太阳穴,拖了个椅子,在沙发边坐下。

“那不是计划好的。”他开口,“她曾经......也是一个家人。只是去和长辈交代一声。我不知道媒体会那么写。”

对于家人这个词,大张伟有些想笑。这就像是薛之谦会用的词。他还想问那我是啥?算不算陈年合作伙伴。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没有问出口。他只看着薛之谦眼睑下的阴影问道,“薛,你想我吗?”薛之谦听不出是讽刺还是真的好奇。

客厅的挂钟发出清晰可闻的走字声。

大张伟听见薛之谦说。

“张伟。”


[1]扫墓事件

[2]见《原谅》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狗血上线,比想象中难写。拖了很久,感谢还在看的各位。这更爆两倍字数。

主要想表达并没有简单的谁对谁错,一旦聊开了很难不扯到信任上。张伟自己觉得怎么想薛的商业行为都无所谓,反而薛最看重的是这点。

记得之前采访里薛之谦说自己在恋爱中特别无聊,特别不体贴,让人没安全感。所以这样写了。还是不够过分,(笑。

评论(69)
热度(207)
  1. 纷纷粉粉哒哒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上着班都想看这个~越看越喜欢,上次这么喜欢一个作品还是11年前在王府井签售听到花儿歌的时候。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