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邰方同人】独占欲2

1   2

*

笔录做完是晚上八点多。

云层开始集聚,微风渐起,像是要下雨。邰伟最后过了一遍目击者的描述,合上笔记本,决定今晚就先到这。

“告诉楼底的人收队。”邰伟手指在本子的皮质外套上点了点,转身上楼。

张晓波刚应了声“是邰队”,看他要走,忙叫他。

“哎——邰队!”

邰伟一仰脖子,停下来觑他。

“那是我的笔记本。”张晓波理直气壮。虽然完全不知道邰伟要干嘛。

邰伟“啧”了一声。“知道是你的,还能给你扔了?”他晃晃手里的本,压根儿不想讲理似的。“借我用用。”

张晓波没胆子说不借。

邰伟拿张晓波的本,是想和方木讨论刚得到的新线索。

其实,也不全是。

邰伟对方木的状态不太放心。从进门开始,方木虽然立刻投入案情,一脸的疲惫却很难忽略。他们近距离还原纵火过程的时候,他眼睑下浓重的阴影显得格外突兀。

勘察现场时间宝贵,邰伟注意力一时半会儿离不开案子。直到张晓波闯进来胡说八道,邰伟的思路也被打断,他才重新留意起方木和他身上的背包。

方木今晚似乎完全没打算休息。

邰伟皱起眉,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高兴。他猜到方木可能是刚一结束学校的任务,就马上跑来现场找自己查案。但他没想到方木还收拾了东西,准备在警队通宵。

邰伟就这么出了会儿神。只这么一会儿功夫,也差点没让那两个小兔崽子打起来。

他向自己坦然承认,这案子没有方木,肯定要进死胡同。现在人回来了,他心里的石头也算落地,本来应该高兴。

但天才那一脸睡眠不足的样,却直莫名其妙惹邰伟不舒服。

他只想赶紧把人弄回去,别留在这让人分心。

邰伟一路通知几个组长收队,一路收到一串“邰队”和“是”,也一路没见方木的影子。

刘盛收了器材出门,正撞上邰伟。

“邰队。”

邰伟点点头。“方木呢?”

“哦,他刚才说看得差不多了,回警局去写报告。”

“走了?”邰伟拧眉,语气不自觉地严厉起来,“什么时候走的?”

刘盛不明所以,赶忙回答,“刚走没多久。”

邰伟撩开外套错过身去,气儿不打一处来。

自己出门前说的话,方木肯定是听见了,还肯定往心里去了。这会儿他知道邰伟要上楼来逮他,就故意先跑,摆明了跟自己对着干。

左右人逮不着,邰伟的无名之火强压着,也只能下楼取车,先回警局再说。

邰伟的车是张晓波开来的,说停在小区外的路边,出了警戒线挺远的位置。天淅淅沥沥下起雨,围观的人群开始散去。邰伟摁着车钥匙沿人行道找了一阵,直到不远处传来熟悉的鸣叫和车尾闪灯。

就在这时,邰伟看见了方木。

他正站在马路对面的树荫底下,身子勉强搭了个边,一半的外套被雨水洇湿,背包沉甸甸挂在肩上。

天冷,他鹌鹑一样缩在帽兜里,鼻头通红,只从口袋掏出一只手打车。路过的几辆出租疾驰而去,不是客满,就是拒载。

邰伟不由自主地皱眉,远远地喊了一声“方木”。

方木好像听出邰伟的声音,立马循着声抬头找他,目光直直撞进邰伟的眼里。

湿漉漉的,迷了路似的。

邰伟心里豁地添了层堵。

*

来之前方木可没想到今晚会是这么过的。倒不是说他期盼些别的什么,但淋着雨打车绝对不在他计划之内。

这也太惨了。

他一边脑中过着刚才录入的现场信息,对可供画像的部分做细致罗列,打算一会儿写进给邰伟的报告里,一边伸手拦车,做最后的无谓挣扎。

雨有渐大的趋势,他有点绝望。

邰伟是这时候叫住他的,救世主一样,打消了方木最后那点脾气——他兴冲冲跑回来帮邰伟的忙,邰伟却叫他回家。案子迫在眉睫,没得到想象中重视的方木,不知道邰伟犯什么毛病。

“你倒是跑得挺快啊。”邰伟咬牙切齿把他塞进副驾。方木不说话,只怀里抱着包稳稳坐着。

邰伟关上驾驶座的门,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让他把东西放后座。

“要是我就这么走了,你打算站那打一宿的车是不是。”邰伟语气不善。

“怎么可能,”方木语重心长地反驳,然而眼睛却不看邰伟,只躲在帽兜后面,转头望向窗外。“我又不傻。要不是手机没电,我早就叫车,现在人都在警局了。”

他胡诌的。其实他压根没想到这事。连天气预报也没查过。

失策。

邰伟突然扔了个本子到他怀里。

方木回过头看他。邰伟调整着倒车镜,说,“笔录。你先看看,对画像有没有什么帮助。”

方木点点头,一下翻到第一页,发现原本的纸上贴着一张从别处撕下来的笔记纸,赫然有邰伟龙飞凤舞的字迹:考试加油。

这显然不是邰伟的笔记本。可能邰伟自己都没看见扉页这篇东西。方木疑惑又忍俊不禁,刚想立起本子给邰伟看,问他这是谁的,记忆就涌入脑海。

记笔录的,还能是谁。张晓波呗。

邰伟正要开出车位,后车门就突然被拍了拍。方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回头果然看见张晓波正站在外边抱头苦着脸指天。邰伟万般无奈地解锁,他就拉开车门一屁股坐了进来。

方木阴郁地靠上椅背,突然很期待听到一句似曾相识的“下去,说你呢。”然而邰伟只是等他关门,就打着方向盘一踩油门,上了路。

“邰队您也太不够意思了,”张晓波扒拉着自己浇湿的几根毛,“我跑前跑后地给你通知收队,你都不等我。”

“等你?你回警局干什么去?”

“瞧您说的,那方同学也是回警局吗?”张晓波抑扬顿挫,话里有话。

方木正读着笔录,闻言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瞥向邰伟。

“他回家。”邰伟说得慢腾腾却不容置疑,临了还透过倒车镜瞪了张晓波一眼。

张晓波不自觉打了个寒战,摸摸脖子,转换话题。

在车里保持着张晓波n句,邰伟偶尔一句,方木装哑巴的节奏里,方木觉得困意渐浓,眼前笔录上的字越来越凑成一团,在纸上飘来荡去。

他合上本子拿在手里,本想闭目养神,谁知道头一歪靠上车窗,没一会儿意识就离他远去了。


tbc.


不会有其他感情线。我只站邰伟和方木两个人破案谈恋爱互日到老。


我的邰方同人:戳此

评论(22)
热度(172)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