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邰方】【R18】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超级喜欢这篇邰方!两个人之间的张力从头弥漫到尾,很让人脸红心跳,感觉读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视觉刺激。

想象中邰方两个人即便确定了关系,生活也的确不会有什么太大转变,谈谈情,破破案,高手过招拌拌嘴,现场还是家里都互相照拂。性生活上呢?很喜欢作者的处理方式,感觉方木是会首先提起兴趣的一个。毕竟年轻人,经验不足,又对喜欢的另一半的身体充满好奇的感觉,很让人心动。

所以非常喜欢方木在床上醒来,去摸邰伟紧皱的眉心的桥段。我的心都好像被揉了一下,这是怎样一种动容法。邰伟睡梦里身体反应快过清醒速度的描写也十分贴切,独自醒来这么久,床上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会呆到天亮,会一直待下去的人,是突然的警惕。这种反应既让人发笑,又令人心疼。

一有反应就去摸索直肠理论知识的方木,真不愧是天才一枚,行动力妥妥的。

邰伟一言不发给方木吹头发的那段看得人又很心动,这种不用你说,我照我的意思一味做对对方好的事儿的感觉,又苏又温柔。“你就是个猫崽儿。”又突然低头来吻方木,简直把人看哭。

虽然肉火辣得让人面红耳赤,相较而言反而不是重点了。

总觉得身体的融合,只是为这段刚开始的感情在浓烈的地方锦上添花。

WE:

*影版同人

*肉,不喜勿入

*前置剧情比较长,不想看的可以直接拉到最后吃肉肉。


  方木跟邰伟在一起的事情只有乔兰知道,告诉乔兰的时候其实方木有些忐忑,但乔兰的脸上却读不到一星半点的诧异,仿佛他们早就该在一起。就像邰伟前一天开着车说我们不如在一起的时候,坦然笃定的好像没有别的可能。

  方木从学校毕业之后顺理成章的成了刑警队的编内人员,从大学宿舍搬进了局里安排的宿舍,和其他部门的两个小警察分享一套小公寓。但刑警队的案子一忙起来就没有个消停,方木大部分时间都没日没夜的跟着邰伟查案画像写报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方木已经习惯了忙到深夜就跟着邰伟回家吃碗面,然后闻着满屋的泡面味道缩在客厅的沙发上凑合一晚上,也习惯了邰伟跟他之间独有的默契。关系的转变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影响,两个人还是会在查案期间吵得面红耳赤,然后冷静下来继续一起奔波在幻海市的大街小巷。

  只是方木多少有些期待,来自一个单身多年热血青年的下半身。但他们几乎每天都被案子牵的身心俱疲,在一起整整一周,形影不离却只有两个早安吻和偶尔稍显亲昵的肢体接触。

 

  手上最后一件案子结的干净漂亮,上头终于松口给邰伟和他手下的队员放了个短假。忙了两个月,终于能安安稳稳的在家休息几天,邰伟没有提方木也默契的照旧跟邰伟回了家。没有预想中的旖旎场景,洗完澡躺在床上还没能说上几句话就睡的天昏地暗。

  睡醒的时候天刚擦亮,算算时间居然睡了十多个小时,胃翻滚叫嚣着需要食物,方木在叫醒邰伟还是自己去煮面之间挣扎了几个来回。看了看身边头发睡得乱糟糟的邰伟,明明是熟睡中还皱着眉,方木忍不住戳了戳邰伟皱紧的眉心。

  “算了。”

  方木才掀开被子,还没下床,手腕就被一把拉住向后一拽。方木看着眼前的人明显还没清醒的状态试图抽回手,但邰伟的肢体比思维清醒的快,压住方木顺势一个翻身。

  邰伟逐渐清醒意识到独自睡了几年的双人床多了个共享对象的时候,他正骑在方木身上,扣了对方手腕正试图从边上摸出一副手铐把方木“逮捕归案”。邰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姿势有点发愣,方木只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眼下T恤被蹭了上去露出一块皮肤,他的腿正紧紧贴着方木的腰侧,甚至能感受到方木呼吸时起伏的肌肉变化。对方常年不见天日的腰侧皮肤细腻白嫩,而自己的腿晒得黑黑的还有些粗糙,这样的对比加剧了邰伟早起的兴致勃发。

  “抱歉啊,我睡迷糊了。”邰伟少见的有些窘迫,赶紧松开方木逃向卫生间。

  “邰伟,我饿了!你吃不吃面!”

  方木揉着被捏红的手腕,心下笃定邰伟硬了,所以落荒而逃。但方木没有“嘲笑”邰伟的临阵脱逃,因为邰伟大腿夹在自己腰侧的时候那一点点皮肤摩擦也精准的催发了自己的情欲,而这样的情欲对他俩来说都太陌生了。

  于是假期剩下的两天里方木躲着邰伟从各种教辅论文里熟练掌握了“直肠指检”的理论知识。

 

  做好了一切准备,但也架不住刑警队每次接到案子就忙到无暇顾及性生活。假期结束,上一个案子的后续书面报告还没全部提交审批,新的案子就又交到了邰伟手里。不太复杂,甚至都不需要通过方木来确定犯人的大概轮廓。

  是最常见的夫妻争吵,老实本分的丈夫不堪忍受妻子的辱骂挥刀砍杀了妻子,还是被关在房里听了全过程的孩子反应过来之后才哭着报个警。民警赶到的时候丈夫已经逃离现场,家里为了防盗装的摄像头录下了全部过程,证据确凿。案子交到邰伟手里的时候只剩下抓捕逃离的嫌疑人这一项需要大量的精力去排查线索的工作。

  老式小区附近缺少监控,嫌疑人逃离小区后就失去了踪迹。从邻居的证词上看,嫌疑人非常重视家庭,所以方木和邰伟一致认为在杀人之后嫌疑人可能会回临市去看望母亲做最后的告别。但也正式因为他重视家庭和家人,匆匆道别之后会很快离去不给母亲带来麻烦。明知道这一趟多半是无功而返,但总要去一趟,方木说不定能从老人家的态度里看出点什么。

  老人操着一口土话,从邰伟表明来意之后除了哭就是抱怨自己儿子太傻,邰伟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寄希望于方木。方木摇了摇头,拖着邰伟跟老人道别。

  “她什么都不知道。”方木的语气有点失落。

  “是我们的推测有误么?”

  “不,我们对嫌疑人的推测没有错,他回来过,只是没有跟老人发生直接接触。老人的态度有悲伤有激动,但没有紧张,这说明她根本不担心自己会说漏什么。”

  天有点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方木坐在车里看着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嗯?”方木有点奇怪的回头看看邰伟,“干嘛揉我头,我又不是宠物。”

  “看着挺舒服。”邰伟又揉了揉方木的头顶,头发细细软软的蹭过掌心,“线索总会有的。”

  “嗯。”方木还是看着窗外,“这案子里只有受害者。”

  邰伟拍了拍方木的腿,“别想了,睡会儿?”

  方木摇了摇头,看着邰伟还放在自己腿上的手,突然很想拽过邰伟接吻。他需要一点东西来让他停下不自主的代入,代入“目睹”一切的孩子、代入突逢变故的老人,但邰伟……方头看着主驾驶座上不自觉皱着眉的邰伟,现在不是时候。

 

  “自首了。”

  方木有一点诧异,“因为孩子?”

  “对。”

  方木坐在沙发边的地毯上看同事发来的审讯记录,头发滴着水把T恤打湿了一片。

  “一会儿该感冒了。”邰伟用膝盖顶了顶方木。

  “我一会儿去擦。”方木头也不抬,不用猜也知道是句敷衍。

  邰伟走开了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带着热乎乎的风从脑后吹过来,把方木脑袋里那些逻辑吹成了一团乱麻。

  “我自己来。”方木放弃了审讯记录。

  “我来,你看你的。”

  邰伟的手指在发间穿过,指腹摩擦过头皮,说不清是吹风机还是邰伟指尖带来的热度,方木感觉自己被烘得软软的,微微转身仰头靠在邰伟腿上,发出了舒服的叹喂。

  “你就是个猫崽儿。”

  方木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邰伟堵住了嘴,有些别扭的角度,邰伟只是啃咬着他的下嘴唇,胡渣蹭在他左边脸颊上,有点痒。粗重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分不清是谁先亢奋起来。

  嘴唇感知到邰伟的舌尖,方木微微张开嘴想迎接它的造访,但对方却突然结束了这个吻。

  邰伟揉揉了他的头发。

  “干了。”

  方木看着起身离开的邰伟,有一万句mmp但说不出口。

 

  忙忙碌碌了一周总算捱到周五,方木却没有打算下班的意思。

  “之前的报告不都交了吗?”

  “嗯。我这刚好收到个新资料,不想带回去了。”

  “那我等你吧。”

  “不用了。”方木盯着屏幕没有看邰伟,“你不如,嗯……去买点吃的。”

  方木有点紧张手指无意识的抠着自己的裤子上的破洞,邰伟好奇他到底想干嘛,索性顺着他的要求一口答应下来。

  邰伟刚把买回来的食物收拾完坐在沙发上,方木就回来了。

  邰伟正埋头在沙发的边柜里找东西,抬头撇了一眼方木,“你回来的倒真是时候,我刚把活干完。”

  方木嗯了一声走过来,手里还提了个印着楼下小超市名字的塑料袋。“哐”的一声扔在沙发边,听起来是一整袋瓶瓶罐罐的东西。

  “邰伟,你过来。”

  他们在一起之后方木也很少喊他全名,还是邰队邰队的叫他。

  刚坐回去的邰伟突然天旋地转,被方木扑倒在沙发上。只觉得手腕上一凉,邰伟低头发现自己的两只手被一副警用手铐扣在了一起,合着这是色诱。

  “你小子是怎么进的警局,哪有这么铐犯人的,还不都跑了啊。”

  “铐犯人我当然会,但铐你这样就够了。”

  邰伟挑着眉饶有兴趣的看方木跪坐在他身上上演一场活色生香的脱衣秀。

“你的眼神上下移动、微微皱眉、还有吞咽口水的动作,都证明了,我这样的做法非常有效。而你……”方木反手拍了拍邰伟的下半身,“硬了。”

  链接

  后来邰伟问起方木是从哪儿弄来的手铐。

  “宿舍那个小王帮我弄了一副。”

  邰伟决定下一次的工作会议上要提一提警用装备领用制度的落实情况,凭什么他一个刑警队队长申请新手铐要两周。


评论 ( 2 )
热度 ( 481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