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同人】星期五集市

*是因特拉肯的番外,没写完,整理备忘录,不打tag了。

薛之谦把工地的活辞了。
自从上回鼻青脸肿地从海港那边回来,张伟就给薛之谦涨了两倍工资。薛之谦查账户的时候受了不小的惊吓。
“花销大是吧。”张伟站在风里,送口烟,指挥送货的伙计往店里搬,“以后你跟我这儿干整周,我给的不比他们少。不就是学费吗,多大点事儿。我养你。”
薛之谦扒在门口梯子上一圈一圈缠白天刮倒的小旗,冷风钻进衣领,冻得鼻涕直流。他在听见最后一句的时候猛地愣住,看向张伟,嘴巴大张。
“权当为教育事业贡献一份力了。”张伟不紧不慢地补充道。
薛之谦还是盯着他。
张伟把棉服衣领拉到头,胡乱绕着和发色很搭的墨绿的羊毛围脖,鼻头通红,为了暖和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他展着清单,在门口微弱的灯光里苦大仇深地皱紧眉头,认真对账,夹烟的手就垂在身侧,指间的火光被风吹得明明灭灭。
扑通一声。薛之谦觉得心脏掉进了一口井里。
说起来挺俗的。薛之谦喜欢上大张伟好像是因为钱。
*
几个伙计把货在后厨码好,出门准备上车,为首的打量了薛之谦一眼,客气一笑,转而跟张伟攀谈起来。他们说的是德文,张伟回得又短又慢,很不耐烦的样子。薛之谦勉强捕捉到几句内容。季节快过了,蔬菜要上新货,讨价还价,集市,还有周末的聚餐。
“你会把你的‘果儿’带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吗?”伙计笑嘻嘻地,神情很是八卦。
薛之谦困惑于那个短音——果儿?什么意思?肯定不是德语。
“还学会瞎用词儿了。这都谁传的?”张伟笑,抽完最后一口,把烟头扔在雪里碾灭,转而又有点消沉。他偏过头,白色的烟从嘴唇和鼻腔里一并呼出飘远。“人家没这意思。你们就且等着吧。”
等送货的车开走了,张伟抬头看看趴在梯子上偷听得很明显的薛之谦。
“绑完了?”
薛之谦懵着点头。
张伟笑,走过来伸手扶住梯子。“绑完了进屋啊。杵这儿暖和是怎么?”薛之谦赶忙三两步爬下来,张伟转身进了店里。
薛之谦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被小风吹了个寒颤。
张伟的反应让他对那个词究竟什么意思有了猜测。这猜测对刚发现自己喜欢人家的薛同学来说,可是不小的打击。他沮丧,有点酸,还有点不服。虽然怕张伟骂他或者觉得他多管闲事,他还是想问明白。
“老板。”薛之谦拉开后厨的帘子,张伟已经脱了外套在炉上坐起了一锅开水。
“嗯?”他应了一声,撸起袖子,询问地看向薛之谦。这一眼看得薛之谦不敢直接问出口,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念叨会儿最近菜价真的好贵,每次付账的时候他都替张伟心疼;又念着假期快到了,工作日店里流水活活少了三分之一,无视了张伟“正常现象,每年都这样儿”的解释;最终扭到他擅作主张加薛之谦的工时和薪水上。
薛之谦诚诚恳恳地表示感谢。
张伟盯着他看了会儿,一笑,“你周五没课吧。”
他迟疑地点点头。
水烧开了,张伟把猪骨整个扔进锅里,撒一把生料,关了小火。“周五有个晚集。在西港街那边儿。你想不想去?”
他没想到张伟会说这个,“星期五集市吗?”他听说过因特拉肯这边这个别有特色海港集会,但一直没有机会去看过。
张伟点头。“不大,但是挺有意思。好吃好玩儿的也多。”
薛之谦彻底愣住了。他张张嘴,难以自制地咧出一个笑。
“就知道你想去,”张伟有些得意。“那天早点把店里收拾收拾,提前关门。”
薛之谦忙不迭地点头,想起之前没绕完的弯子,又变得支支吾吾起来,“对了老板,”他清清嗓子,目光陡然黏在地板上,“那个......”
张伟已经炝起了锅,排烟罩的隆隆声霎时掩盖了薛之谦的声音,张伟皱着眉头看他。
薛之谦大起了嗓门儿,高声,“你们刚才说的‘果儿’,是什么意思啊?”
“果儿?”张伟愣了愣,好像没搞懂他问这个干嘛。“果儿就是北京话,讲漂亮小姑娘的意思。”他关了排风扇,后厨顿时安静了一些,只剩锅里嘶嘶啦啦的油声。
大学生有求知欲,张伟起了好为人师的心。他看着火道,“这要是说一个女人老了,但年轻的时候倍儿好看,来劲。一般我们就叫苍果儿,或者说这果儿苍了。没人会生气,这是夸......”
他自己讲得认真,薛之谦却没听进去多少了。
漂亮小姑娘?
哦。

评论(39)
热度(114)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