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nc17见@神经质狗血爱好者。

【潦草衍生】合租(完)

*张自力x张晓波,车。

门砰地开了,张自力的热汤面刚吃到一半,碗端在胸口,抬头看进门的人。

张晓波扯开裹紧的围脖,一路吸着冻出来的鼻涕,摘了手套,羽绒服帽兜,那天旧市淘的毛线帽,靠近张自力的时候身上都散发着寒气。他瞥了一眼张自力油腻的碗边,又看张自力的眼睛。张自力这才发现他眼睛鼻子脸颊都是红的,通红通红,脸上还有没好的擦伤。

三九天,大雪埋了窗口倒着的破自行车。张晓波腿兜着雪回来,鞋面和裤腿被屋里的不多的热乎气弄湿了一片。

“你为什么没来。”张晓波说。张自力被他看得无处躲,从脑门到脖根发烫,冒冷汗。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单独受不了这小孩儿的这种眼神。

不是心虚。不该他心虚。

张自力也不知道该拿张晓波怎么办。

他碗底磕在桌上,仰起头,楼上往地板撞了声巨响,撞得灯泡吊在那晃晃悠悠落墙灰。张晓波的注视总算结束,抹了把鼻子,越过张自力翻身上床,毛衣外裤都没脱,面朝墙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张自力看看他,起身去洗了碗。

到他收拾完掀开被子上床,张晓波已经没声很久了。他靠近张晓波那边,手伸进被底,摸到湿凉的裤腿,是半天也没捂热。

“你给脱了。”他说。

张晓波一动不动。

“我说你把这湿的,”他又说,“得脱了。”

不仅裤子,他那侧的床单,被套,全都冷冰冰的。张晓波背对着他一句话不说。

张自力是为他好,不亏心,没对不起谁,这时候却莫名其妙,只觉得欠了张晓波。

心软了。

“听话,”他开口,手按在张晓波腿上,“坐病。”

张晓波回头,眼珠斜在眼角,还是红的。张自力也不管他愿不愿意,把张晓波的被子堆到床尾,抓着腿,外裤毛裤一块儿褪了。张晓波全程没挣扎,只在皮肤猛地暴露在冷空气中的时候抖了一下,大腿在张自力手底,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张自力别开眼睛,假装没看到张晓波鼓起来的内裤裤裆,拽过自己的被子给他盖上,自己穿着羽绒服睡在被子外边。关灯的时候,他听见张晓波说:“看守所里头可冷了。我晚上睡觉都冻醒。”

张自力盯着墙上被路灯照出的影子,不知道回句什么好。你就不该砸人家车还伤人。不该打我电话。还是我什么都没有,你想要什么我也给不了你。

所以他什么都没说。

半夜,张自力醒了。张晓波带着被子扣在他身上,借着窗外的光,他看清张晓波的轮廓,在黑暗里解他的皮带。张自力伸手推他肩膀,他一抬头,一双眼睛映着点光亮对上张自力的。

又是那种眼神。

借小天使的微博防挂



我的邰方同人:戳此

评论 ( 20 )
热度 ( 130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