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同人】前度8

1-2  3  4  5  6  7

8.

“其实我这次休假,不是公司安排,也不是档期有空。”薛之谦坐在拖来的椅子上说。

“是吗?我以为你终于得空歇着了。”

“陆诚的事被发现了,我收到消息,连同之前和小高的关系,曝光也就是这一两天。”薛之谦说得意外平和,大张伟看着他,起初不理解他的一脸淡然,过了会儿又突然理解了,进而思考起这事的余地,还有薛之谦说这个干嘛。

一会儿的时间,他就想完了最后一个问题。也就预料到,薛之谦会说什么。

“我不是不想你搭车或借住。但我今晚本来跟他有这件事情要讲。所以——”薛之谦停了停,歪歪嘴角,一个无奈的笑,“不好意思。”

你快别这样了。我浑身难受。大张伟想说,这样的客气,疏远,让他裹着被子依然很冷。

“你打算怎么办?”他最终说,不想让薛之谦继续他的歉意展览。

薛之谦看了看他的眼睛,认真地观察了片刻。“张伟,你不用为了礼貌问这个。你其实不关心我怎么应付的。程序你都清楚。”

大张伟被他噎住了,一时不知道这话从何而来。薛之谦低头笑了笑,提醒他。“你可能忘了。你来我家,睡了一晚沙发,而我在夜店。那天早上我回来,你说——”

话说到这里,大张伟就想起来了。

「你知道咱们是同行对吧。不管你是要炒什么。」

他不能说自己当时没有让薛之谦难堪的意思。他就是有,很深切的,急迫的,想让薛之谦感到痛苦。用他对自己的感情,用言语,让对方无地自容。哪怕说的话他没有考证,毫无根据,情人之间轻微的憎,就能激起很强的报复欲。只要能伤到对方就好,自损八百也无所谓——

大张伟没想到,这句话薛之谦记到现在。

“......对不起。”他沉默了很久才说。

薛之谦紧跟着摇头。“我不是想听这句。不过我的确有我的打算,我打算公开。反正事情都要败露,不如坦白承认。但这件事需要过问陆诚的意思,我受攻击无所谓,他什么都没做错。所以要谈。谁知道你偏偏今晚要有事。”

大张伟决定选择性忽略他略带埋怨的最后一句,一针见血道,“他要是不愿意呢?”

薛之谦愣了愣,耸肩。“公关。讲一半实话,会努力把他和小高摘干净。”他又看了看大张伟,“他们没提到你。放心。”

大张伟先是冷笑,又觉得这最后一句,说明薛之谦还是薛之谦,想气人的时候还是保有自己当年传授给他的配方精华。他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什么?”薛之谦从善如流,问道。

大张伟叹了口气。从前他和薛之谦在一起,从来不会主动传教——好为人师这事儿,虽然他人前人后“大老师”,大张伟自己并不得意。现在,他竟然觉得可以和薛之谦真的聊聊这些事,可以给自己带来短暂却久违的释然。

“当年所有人骂我吸X的时候,还没多少人上网。我每天,就他妈就跟个过街老鼠一样。现在是个人就能就着微博嗑瓜子儿,只要一开始风向不是你这边儿的,没人会真听你说什么。”他顿了顿,决定叫他,“薛之谦。你别那么天真,你以为公关有多大用处。真相说出来的确是伤人,但是你不拿证据,就是在给他们靶子扎你。你说一半实话,摘他俩,就相当于什么都没说。没人信——谁愿意否定自己认定好的结论?退一万步他们信了,谁又理解你。这条道你不想走了是不是。”

薛之谦却看着他出神了,好像透过张伟的眼睛一眼看到他脑勺后的墙纸还在数花纹似的,话平缓地出口,“张伟,你好像真的成熟了不少。以前你说不愿意琢磨这个,我每次提起来你都黑脸。”

大张伟没想到他顾左右而言他,皱着眉头,“我以前——”

他以前,是不愿意跟薛之谦说而已,不是真的不琢磨。毕竟薛之谦会反应过度,会焦虑过度,而大张伟那时候对薛之谦的状态很是厌烦。

现在想想,一切有因有果。自己的烦,和薛之谦的瞒,并非没有关联。

薛之谦摆摆手,打断他。

“我现在是个明星,才知道就算是明星,也没有人会真的在你的事上连续停留注意力超过五分钟。张伟,我说点功利的实话——我没有自我牺牲保全谁。我没有那么高尚。我只是知道陆诚和小高没做错事,而在我身上,事情都会过去。我的料给他们谈资,热闹一阵就会被忘了。不管他们是通过骂我得到了革命友谊,还是良好的自我感觉,这些和他们自己有关的东西,还是会让他们没法再忽视我。我再写歌,已经不会没有人听了。你懂我意思吗?”

薛之谦说着说着,突然笑了起来。“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些年,再和你说这些事,竟然还是有点紧张。”

大张伟不解。薛之谦说,“你知不知道,和你在一起那两年,是我怀疑自我最多的时候。可能你不觉得,但你否定我的时候,我要花加倍的......信念——才能让自己相信自己的判断。”薛之谦抬脸看他,“这两年你不在,我早就习惯自己做主没人阻拦。今天你突然说这些,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大张伟张张嘴,说不出话来。说什么呢?说我只是关心你,不是说教。还是说以前也不是否定你,只是看不得你把自己搞得像只冷冻大虾想红就往油里钻。他自个儿有没有这么纯然地希望对方好?以前,好像也真不是。不过今天他确定,自己是真的在担心。

人不必在感情里美化自己。曾经大张伟只是希望薛之谦和自己的关系保持美好,却没真的想要薛之谦好。反过来,薛之谦也一样。

所以他一点也不惊讶听到薛之谦说,“我想跟你道歉。我现在明白了。人才是最重要的。那些我要追要争取的东西,寿命可能久一些,可以慢慢来。但是人等不了。”

“你什么意思?”大张伟问完,就觉得自己在明知故问。

“意思就是,”薛之谦一下一下扣着指甲边的倒刺,声音有微妙的艰涩。“我明白你当时为什么对我失望了。现在在陆诚身上,我不想犯同样的错。”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希望大家明白,有些真相说出来,是为了伤害别人的。不顾一切砸锤,是内心不再有顾及才会这么做。薛做的有些事自有他的理由——无论对错。

谨慎反言啊~会掉入自我认知摇摆的怪圈的。

评论(61)
热度(146)
  1. 一颗草莓_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