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nc17见@神经质狗血爱好者。

【大薛同人】洗澡

听说宿舍楼浴室的浴帘儿修好了。
张伟他们学校在北方,公共澡堂,排队刷卡。虽说是节省空间提高效率为主,但为了照顾南方同学情绪,还是用瓷砖靠墙凹了几个隔间出来。两排喷头,浴帘儿三开门,一门一人,也算私密。
一周前他在水房刷牙,听见里间儿浴室嚯啦一声巨响,于是探进头去一看,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催的用力过猛,把浴帘架生生拽塌了。最里隔间隐约露出一个白花花的屁股,不吭声。
张伟哧哧地笑,接着刷牙,想看看这大清早的,谁洗澡还这么惊天动地。里面的人却好像不好意思似的,直到张伟漱了n口水都不出来。
小姑娘似的。出息!我还能笑话死你?
张伟涮了盆,临走还感到相当遗憾。
一周以后浴帘才修好。习惯了挡帘洗澡的张伟这周犯矫情,排队到了他洗,他都看看是不是有帘儿那边,是他才进,不是就等。所以听说喜讯他提着肥皂盒毛巾拖鞋就去排队了。
正巧让他赶上最喜欢的坑位,在右排最中间儿。他正洗滋滋挂毛巾,一抬头傻了眼——本来三张帘现在就剩两张,左一张,右一张,就是没有中间这张。
嘿?修个架你还吃帘儿是怎么着。
张伟往右一看,空的。他眼疾手快,帘儿掀一角拽到中间来,安置妥当,就脱个光溜,开了热水。洗了大概有十分钟,他正闭着眼睛挠头上的泡沫,突然觉得周围有点喧嚣。
张伟抹了把脸睁条缝,眼前的浴帘不知何时竟悄无声息地右移半米,而他正挺着腰板晃着鸟,一脸享受给排着队探着脑袋往浴室里看的浩荡人群表演洗头。
“你大爷!”张伟字正腔圆地骂街,气势被哗哗的水流掩了一半。“拽过去不会吱个声儿啊!我鸟都他妈露着!”他唰地把浴帘拽回来,隔壁的人一惊,又急给拽了一点回去。这下两相平衡,居然将将遮住张伟的坑。
张伟矮下身,瓷砖隔断后露出一双蓝色hello kitty拖鞋和白花花的脚丫子。对方选手一声不吭。
“怎么着——”张伟还想开骂,突然鸡贼觉得不行,光看脚丫子不知道打不打得过。咬人的狗它不叫唤,万一隔壁急了自己挨揍,这不值当。
张伟瞄一眼对方放在走道盛干净衣服的桶,嘴一咧。
不就是鸟么,你也遛遛呗。



写困了……明,明天继续。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评论 ( 15 )
热度 ( 126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