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nc17见@神经质狗血爱好者。

【薛同人】金卡

是本想写进面馆番外的一个段落,但是目前的走向无处安放,就单独发了。严格来说不算大薛同人,不打tag。

另外今天的问答很有趣,无论是谁问的,thanks for asking。

*

薛之谦十岁出头的时候和同龄的男孩一样中意收藏游戏角色卡片。但因为没有钱买,他始终只有些不酷的小喽啰。

男孩们聚在一起玩的时候你可以明显看出谁的手里有“酷”的卡片。不光因为它们是金色的,纸质也更厚实——更因为拥有他们的人看起来都格外显眼,他们对其他男孩颐指气使,也会被包围在游戏中间。

薛之谦也想要参与游戏。但他总被排挤在游戏边缘,可有可无的样子。

这天他终于被彻底踢出了游戏,理由是有别人也想加入,那人有更好的卡。薛之谦接受不了这个理由。他明明可以玩得更好。

于是他鼓起勇气,打了一肚子草稿,准备向父亲要零用钱。

当天晚上,他从前不喝酒的父亲照常带了一身的酒气回家了。薛之谦跟上去,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只看见父亲整个身体迅速地矮下去。

薛之谦吓了一跳,想上前扶,被父亲推了回去。父亲跪在他们出租屋厕所脏兮兮的地板上,抱紧脏兮兮的点缀不明秽物的马桶盖,呕吐不止。

那个场景太突然,太鲜明,以至于薛之谦这辈子都忘不了。他的腹稿荡然无存,只知道盯着父亲绷紧的后颈和低垂的后脑勺。半晌,薛之谦眨眨眼睛,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湿湿热热的。他抹了把脸,才发现是眼泪。

他和父亲有过这样的对话。当薛之谦问“老爸你为什么要这样辛苦到处应酬”,父亲回答说“要养你啊,我们要吃饭啊”[1]的时候,薛之谦认真地把自己当成过累赘。但他很快摒弃了这个念头。在这个世界上他只有父亲,父亲也只有他。一起让生活变得好起来,这是唯一的出路。这样,他可以尽快逃离这个想要,索取,让最亲近的人原地打转的怪圈。他想要的可以自己拿到,他还可以还给父亲他应得的。像正常人一样。当然薛之谦不知道正常人究竟是什么样子。但他想象应该是这样。

薛之谦很快发现,自己并不真的想要金卡。他只是想要被接受,被欢迎。而这件事未必需要通过金钱和游戏来实现。即便是必须,他也可以自己挣到的。只是要放弃捷径,自己走一段很长很长但很值得的弯路。

于是后来的日子很多时刻,当他面临许多人生抉择,他都会想起那些金光闪闪的游戏卡片。

它们看上去是你想要的东西,其实只是个捷径。会在某些时刻引诱你头脑发热,愿意牺牲一些美好的事情的捷径。

却不是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后来他没有如人所想,而是变得锐利。但那个圣诞节,在因特拉肯,他有短暂的一刻放任自己看别人家的窗户。他想,那里的灯光笑声,和街上的薄雪一样,是容得下他安放些情感的


[1]采访原话

评论 ( 7 )
热度 ( 93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