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他回过头来反思,自己的确很少坦然地叫大张伟“张伟”——那将会太亲近了。但不,这也不是原因的本质。

薛之谦做出猜想。大张伟站在他面前不到一米远的地方玩话筒,不时对主持人的点名模拟走心的敷衍。他把目光长久地放在这个人身上,久到可以稍加剥离相处的惯性,一众加持色,和他自己愿意造成的假象真象,薛之谦看不到任何东西。

“大张伟”是具象的,熟悉的,完整的。他是薛之谦所能看到他作为艺人的全部人格。“张伟”对薛之谦来说却是空的。它没有内容,没有读取途径,或者薛之谦从未试过这条岔路。他没有理由和机会。

现在他有了。


评论 ( 7 )
热度 ( 93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