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大薛同人】前度14

1-2  3  4  5  6  7  8  9  10  11(上部完)

12  13


14.

“你们这么早?”

陆诚微弱地笑了一下,难以分辨这是个礼节性的招呼,还是个传递情绪的,模糊不清的讯号。

所以哪怕大张伟不知道他在那站了多久,听到了什么,它也足够令大张伟感到紧张和羞愧。

*

羞愧,当然。因为大张伟不是真的不清楚自己刚才在试图促成一件什么样的事。

如果是十几岁,大伙还在凭直觉做事的时候,他可能真的不清楚。但大张伟三十多岁的人了,早已经站在自己清醒状态下选择出来的路上——

成年人给小孩儿犯错的特权,期待他们的天真会被横冲直撞的直觉狠狠教训,也学会如何在凶险的社会里保护自己;到了二十多岁,人们开始把自己武装成成年人该有的样子,不轻易敞开心扉、谨慎计算下一步,对有些人来说,即便有些决定不那么体面光彩,只要迈出去有最理想最舒适的未来,他也可以姑且假装天真,来敷衍本该去思考和深究的东西——这件事有没有伤害到别人;到了三十多岁,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伤害与被伤害,这条本就是分岔路的路上又开出了许许多多新的岔路,本来走在一起的人也再次分道扬镳。

老祖宗说“人之初性本善”,但大张伟一向质疑一切能质疑的东西,对它也理所当然。

这世界上的人除了善就是恶,除了好就是坏吗?

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嗨皮伤害了另一个人,他就是坏人吗?

如果一个人曾经选择伤害你呢,他好还是坏?

王文博曾经强迫大张伟和他坐在一起,对薛之谦进行过完完整整的分析和批判。在那时的王文博口中,薛之谦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他坐在长长的吧台末端,闷下一最后一口啤酒说:“反正这种事儿,哥们我是干不出来。”

大张伟转述中的薛之谦肯定美好不到哪儿去,才会让王文博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它反过来又重新印证、加深了大张伟自己对薛之谦短暂而深刻的恨。

恨这个词说出来是那么琼瑶。但大张伟也想不到任何其他的描述了。

他恨过薛之谦,便执着地认定薛之谦是故意要把自己在手掌心儿玩来玩去。但他又没有那么恨他,能够在积年累月之后看清他们的分开其实是一段复杂的过程,一条崎岖的路。

现在大张伟站在这里,让薛之谦“先把陆诚放一边,想想过去想想我”。他有多少理由也没法遮盖那种羞愧;他有多羞愧也没法阻止他”继续这么干”的念头。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的分岔路,那他大张伟又是哪条路上的人?

*

“好香啊,”陆诚走进厨房,越过薛之谦,弯腰在锅边闻了一下,“该翻面了。你把盐放哪儿了?”

“刚用完,没来得及开包的,都在上面。”薛之谦指给他,数落道,“你自己买回来放上去的,自己都不知道?”

陆诚笑。薛之谦的脸上终于有一丝温暖的表情,闭上眼睛,默默接受陆诚落在自己额角的吻。

大张伟避开目光,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突然被陆诚叫住。

“大老师,”他一手一盘递过来,“帮个忙把这些放到餐桌上好吗?”

大张伟看看他,接了下来。

食物上桌,厨房门轻声关上,大张伟的手机也同时响起。他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

“你在哪儿呢?”刘迎语气听起来相当那个不善。

“不是跟你说了吗在薛之谦家。”

“怎么还没出门?”

“着什么急啊这才几点。”

“我告诉你,再不出门你也不用出门了。薛之谦出事儿了你知道吗?”

生活不会让你琼瑶太久的,现实的小棒槌总会冲出来占领高地。大张伟扒拉着盘沿上的筷子,哗啦哗啦。

“......我知道啊。”

“你知——他跟你说了?”

“说了。”

刘迎沉默了一会儿,道,“昨天有人跟你们的车吗?”

“这你问我。不应该我问你吗?有吗?”

对方哼出一声笑。

“你倒是清醒。没有。”

“那不就得了吗?”

“不保准儿今天没有。我打电话是要提醒你,离远点,别再趟进他那趟浑水里。还有,酒店那边我安排好了,你晚上录完影小刘去接你。”

大张伟把阳台边的窗帘拉开条缝,看向外面,歪歪嘴角。“狗仔都他妈不睡觉啊?”

刘迎语调立刻扬了起来。“你急什么?提防着就得。可千万别碰人家。”

“我碰他们干嘛?”

“有什么事儿直接跟我联系。”

“能有什么事儿。”大张伟嗤之以鼻。

他和薛之谦,这一春一春地翻红早就过了劲了。现在哪是三年前那阵仗?

刘迎不傻。说得难听点,这是送上门来的新闻。包裹在紧张里也罢,场面话里也好,她听起来多少有点兴奋。大张伟不点破,不代表分辨不出来。

他内心倒是毫无波澜。

这些对自己影响都不大。对薛之谦来说,跟即将面对的暴风雨一比,也是小菜一碟。他倒想感谢刘迎把他拉回现实,理智看待当下发生的事,免得陷在早上那个一触即发的诡异气氛里胡思乱想。

厨房门拉开,陆诚和薛之谦走出来。

“你怎么还不吃?”薛之谦说,在桌上又撂下一盘。

“我不吃早饭。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含糊应着,又扒拉起筷子。“刘迎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出门注意。”

听见这个名字,不仅薛之谦,连落坐在大张伟身边已经开吃的陆诚都抬起头看了看他。

薛之谦难得有些怔愣。“嗯……哦。是因为我们的事?”

“我们的事?”陆诚疑惑。

“这个晚点再讲。本来昨晚要跟你说的,”薛之谦看看大张伟,大张伟头顶相对,不打算认领这口大锅。“......晚点再讲也来得及。”

陆诚点头。

出门的时候,大张伟再次环顾了这个他阔别已久可能又要再阔别的地方,最后看了一眼戴着眼镜,抱着电脑,窝在沙发上网的薛之谦。

“别忘了订下周去美国的机票。你儿子已经催我好几遍了。”听见开门声,薛之谦头也不抬地对陆诚喊道。

“上次你念叨的时候我就已经买好了。”陆诚呛他,“你也别老泡在网上,好不容易放假,多休息。”

“你做的饭要是能吃,我现在可能还在睡。”

大张伟沉默地跟着陆诚走进电梯,门关上那一刻看到自己的倒影。

他想和薛之谦说的话,好像都说尽了,又好像没有一句说出了口。


tbc.


太长了先放一半


评论 ( 27 )
热度 ( 108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