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nc17见@神经质狗血爱好者。

[头号玩家|翻译]Lacero[撕裂]

Wow同人的顶级模式啊!被收录到原作里当正史啊!

厄舍府的乌鸦。:

Lacero 撕裂


作者:安迪·威尔(《火星任务》)


译者:府鸦










【作者笔记:这是一篇发生在《头号玩家》宇宙的同人文。如果你还没有看过这本小说,这个故事大概会非常扑朔迷离。它还包含了一定程度上的剧透,所以除非你看了原著,千万不要单独看这个故事。】


 


【《头号玩家》出版于2012年,版权归属恩斯特·克莱恩。】


 








拉切洛坐在飞船的货舱里发呆。现实世界中的他正坐在自家客厅的那个触觉反馈装置里;不过在绿洲世界中,他却坐在一艘以电影《宇宙1999》中“雄鹰号”为原型的破败货船里穿梭空间。


 








两名彩蛋猎手,“猎蛋者”,坐在他对面谈论寻找安诺拉彩蛋的计划。女性机械师穿着贴身的连体衣,许多皮带繁复错杂,每一根上都挂着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和武器。男人有着长长的灰色胡子,身上套着绣有隐匿标志的蓝色长袍。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一直不错,既掌握了科技,又不缺少魔法,在混乱区域混得风生水起。


 








“你打算怎么做,兄弟?”巫师发问。


 








“嗯?”拉切洛也疑惑了。


 








“如果你赢了,你打算怎么办?”


 








拉切洛转了转眼珠。“我不是猎蛋者。”


 








两名冒险家对着彼此露出个心领神会的坏笑,又转过去面对他。“当——然,”机械师嘲讽地说,“你仅仅是个装备精良、等级很高,还不小心打算去吉盖克斯星的路人。”


 








“就是啊,给点力吧,”巫师说,“感谢那个白痴潘德贾斯上周开的发布会,现在每个人都知道黄铜钥匙的线索了。它肯定和恐怖之墓逃不了关系。现在,绿洲的每个猎蛋者都在往吉盖克斯跑;尽管那里严格意义上没有‘恐怖之墓’区域,但是除了它还能是哪儿呢?”


 








“随你的便,”拉切洛叹了口气。“我确实在找彩蛋,但我不是个‘猎蛋者’。”


 








机械师皱了皱眉。“寻找彩蛋就是猎蛋者的定义,不是吗?”


 








“不是!”拉切洛抗议。“你们这些猎蛋者才是问题所在。”


 








两个人茫然地看着他。


 








“这个世界都要下地狱了,”拉切洛说,“而绿洲就是这一切的源头。人们在意这个收藏了一堆杂碎的世界甚于真实。”


 








“噢,别这样,”巫师说,“生活很艰难,对啊,但你不能责怪绿洲。化石能源都用光了,大集团掌握了太多权力,而且——”


 








“废话连篇,”拉切洛出言打断。“这只是你们推卸责任的狡辩罢了。是我们把世界变成了这个样子。如果我们有尽一点心力,恐怕能源耗尽的问题早就解决了。大集团上位?因为除了他们没人愿意处理这个烂摊子、维系这个社会。没人关心这些。整个该死的世界都对绿洲着了迷,长时间地逃离现实。但这个地方不是现实。真实世界摇摇欲坠的时候,人们的眼里反倒只有这个白痴电脑游戏。”


 








“绿洲为人们贡献了许多,”机械师出声抗议。“它们的学校提供最好的基础教育,还是免费的。”


 








“随你怎么说,”拉切洛回答,“一些公关技巧并不能赦免GSS的罪孽。你知道他们是谁吗?药贩子。他们贩卖‘逃跑’这种毒品,然后全世界都上了瘾。它就和海洛因一样能把人挫骨扬灰。几所学校无法洗去他们手上的鲜血。”


 








“嘿,别乱说,”巫师开口。“什么鲜血?”


 








“我的姐姐就是其中之一。”拉切洛的语气有些阴暗。


 








两位猎蛋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巫师小心翼翼地开口:“好吧……你什么意思?”


 








“只要她醒着,就一定戴着眼镜,”拉切洛开始了讲述。“她忽视朋友、亲人、以及所有关心她的人,只在吃饭睡觉的时候离开绿洲;哪怕是在这些时间里,她大部分时候也要戴着眼镜。她住在一栋冰毒横行的住宅楼里,把父亲留下的遗产一点点花在这愚蠢的狂热上。”


 








“哈利迪死的时候,她开始过度疲劳。猎蛋行动最初,没人想到大家会被困扰这么久。有些人觉得仅仅是几天的功夫,或者几周就能结束,这让她更加痴狂了。她觉得睡觉太浪费时间,于是开始吸食冰毒来保持清醒。她总觉得可以‘过会儿再休息’——你们已经猜到这件事会怎么发展了。”


 








“人们在三天后才发现她戴着眼镜的尸体,还是因为邻居们投诉了隔壁房屋里散发出的难闻气味。死因很显然,用药过度。”


 








“嘶,”机械师说。“我很遗憾。这真是太可怕了。”


 








“你想知道我胜利后的计划?我会关闭GSS,拆掉它的所有装置然后挨个卖掉。绿洲会灭亡,而人们也不得不面对现实。他们将被迫回归被忽视许久的现实,然后也许——仅仅是也许——事情会有些转机。当然,我也会赚一笔大钱。”


 








“你知道吗?”巫师说,“你真是个暴君。”


 








“我他妈就是个暴君。”拉切洛说,“这不是个游戏。世界的命运就在此一举,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很乐意杀掉挡路的人。我说的不仅是阿瓦达,而是真实世界的人。懂了吗?”


 








两位猎蛋者被吓得不敢出声。管他的呢。他并不打算争取绿洲里这些对‘逃跑’无法自拔的瘾君子的赞同。至少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他的敌人。


 








吉盖克斯令人失望。不仅仅是因为它挤满了猎蛋者,还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关于恐怖之墓的线索。他在两个月后才稍有进展。


 








仔细地展开一番搜查后,拉切洛发现哈利迪成名后买的第一件东西就是电影《回到过去》中德罗宁汽车的复制品。在绿洲,这是个非常受欢迎的车型,也是游戏最初可用的几件装备之一。


 








当然,能控制时间的电路只是展示品,那个弗拉克斯电容器也毫无作用。绿洲让这辆车发挥了不少用途,偏偏无法让它进行时间旅行。要做到这点,系统必须将所有玩家的等级和进度完全倒退。不,这不可能完成。


 








真的不可能吗?


 








在绿洲有很多“例行区域”。对于每一个进入的人,它们都会制作一份自我拷贝。每个人都会得到属于自己的“那片区域”。这是世纪初就风靡全球的一种电子游戏技巧。


 








拉切洛意识到在例行区域中,鉴于只有他一个玩家,的确可以做到时间旅行。所以他买了一台德罗宁时光机(你到处都能买到它们),然后开始疯狂地探索各个例行区域。在每个区域,他都会尝试电影中马蒂·麦莱弗输入过的时间:1955年11月5日;1985年10月26日;2015年10月21日;还有1885年9月2日。


 








这个计划从来没奏效过。汽车会经过一系列闪光、点亮轮胎的过程,然后在速度达到88迈时发出剧烈强光,但从来发生过真正的时间旅行。至少直到他踏足“云中杜鹃之境”前。


 








云中杜鹃之境是一个被人类迄今为止尝试过最极端、最古怪的计划覆盖的星球。这里有不少可供玩家参与互动的场景,从参加光明会到寻找外星飞船残骸,再到由新世界的人们贡献的古怪想法。在云中杜鹃之境,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有时候,人们会怀疑:在这个并不起眼的山区,为什么会有沙斯塔山(白山)的复制品?至于拜访过它的人,也十分疑惑为什么要把它放在这个无事可做的例行区域。


 








拉切洛在四处寻找例行区域的时候听说了这件事,并决定去打探一下。到了那里,和往常一样,他尝试了《回到未来》中的几个日期;他有陆空两栖版本的德罗宁汽车,所以达到88迈速并不是问题。但也和往常一样,除了虚假的特效,什么也没发生。就在他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一个疑问缠住了他:为什么偏偏要把沙斯塔山放在这里?


 








他简单地上网搜索了一下1980年代的沙斯塔山,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谐波汇聚。


 








谐波汇聚是1987年涌现出的新纪元占星术名词。据称,这是玛雅历法中十分重要的节日,伴随有行星连珠的现象。据说在某些“力量源泉”时,汇聚的力量更强;沙斯塔山就是其中之一。现实生活中,这不过就是一群嗑嗨了的嬉皮士试图说服自己他们经历了某些了不起事件的自我狂欢。它完美地契合了云中杜鹃之境。但最抢眼的是:谐波汇聚不可能在古时发生。它始于1987年8月16日,而且只持续了两天。


 








拉切洛将这个日期输入时间电路。他将德罗宁的速度一路拉上88迈,往常的电光与火红的轮胎轨迹在他身后蜿蜒。但这一次,有什么不一样的。两秒之前这个世界还是冬天,现在却更加碧绿,山底下还汇聚了一大群人。他成功地“穿越了时间”。他把德罗宁停在人群边缘,钻了进去。


 








这里有一百多个人,都穿着1980年风格的衣服,围圈而坐咏唱着什么。如果他们是真人,他恐怕会被这滑稽的演出恶心到。但他们只是系统角色,被电脑控制着,成为场景的一部分。


 








他跟着坐下,心不在焉地唱起来。


 








过了一会儿,吟诵圈的上方汇聚起云朵,很快又刮起了风。系统角色们在谐波汇聚开始的氛围中欢庆。很快,词句在天空中浮现,詹姆斯·哈利迪在天堂中朗诵:


 








欲解尘封之门,


不知门后何物。


柯克、斯考特与契科夫,


一切起源为汝。


 








拉切洛大笑起来。他立刻明白了这些话的含义;至少,他看到了一线希望。他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实现了!


 








“我必须说,你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应聘者。”面试官说。


 








“谢谢。”拉切洛回答。


 








“这是我们公司史上最短的面试。你在智力和决心方面的得分高得出奇,你对哈利迪的了解也是登峰造极。我们相信你对IOI这个大家庭的绿洲研究部会有很大贡献。”


 








拉切洛点点头。“听起来很棒。”


 








“我们愿意为你提供一份全职工作。”面试官挥了挥手,一份合同凭空出现。它自动飞向了拉切洛,并在他面前盘旋。“希望能在24小时内收到你的答复。请随意翻看合同,但我可以给你总结一些关键点:在俄亥俄州哥伦布,IOI总部的免费食宿;医疗保险;牙医保险;还有每年两周假期这些寻常的东西。如果你真的找到了彩蛋,你还会得到额外的两千五百万美元奖金。当然,如果你找到了它,彩蛋就自动成为IOI的公司财产。”


 








“我明白了。”拉切洛说。他花了点时间浏览合同。上面有不少法律术语,但显而易见的是,如果他找到彩蛋,IOI就会得到GSS的股票,还将获得对他所用阿瓦达角色的全权控制。


 








这都无所谓。他们不会有机会的。谐波汇聚就是个证明。


 








欲解尘封之门,不知门后何物?没有比这更明显的了。这条线索和黄铜钥匙无关,而是关于奖励本身。


 








柯克、斯考特与契科夫,一切起源为汝。这里提到的名字都是星际迷航里的。尽管原本的电视剧制作于1960年,四部星际迷航电影都上映于八十年代。哈利迪的房子里就有。


 








在星际迷航宇宙中,“起源装置”是个可以在无生命星球上开创生机的东西。在开创的同时,它也能摧毁现有的生命。所以获得彩蛋的人可以操纵绿洲的生死存亡。这并不值得提及;实际上,这正是人们所想象的。


 








更重要的反倒是对柯克、斯考特和契科夫的提及。这是对某一场景的引用。在两部关于起源装置的电影里,只有一个画面是由三个人同屏完成,而且仅限于这三个人:在星际迷航的第三部电影《寻找斯波克》中,他们一起输入了“企业号”的自毁密码。


 








这就是答案。获得彩蛋的人将有权利摧毁整个绿洲;这就是拉切洛梦想成真的一刻。如果他赢了,他会立刻启动自毁装置。这就是结局。IOI可以过会儿再失声痛哭,他们大概还会把他告上法庭。他们甚至会尝试杀他泄愤。但这一切都不会让绿洲死而复生。


 








“我相信一切都会很顺利。”拉切洛说,将拇指按在了合同上。


 








“合作愉快!”面试官说,“噢,对了,出于法律问题,我们必须知道你的真名。”


 








“索伦托,”他说。“诺兰·索伦托。”


 








面试官握住他的手。“欢迎加入,诺兰。你的员工号码是IOI-655321. 我觉得你很快就会适应这里的生活。”








FIN. 










【译者后记:不知道国内的大家有没有看过这个故事,随便翻译出来博君一笑。文章原本是以同人文的形式免费发布在网上,后来被《头号玩家》小说原作者认可,成为了主线的一部分。】




【文章题目“Lacero”原为拉丁语,意为“撕裂”。故在对角色姓名的翻译中,我也选择了拉丁语的发音,翻译成“拉切洛”而非“拉塞洛”。】







评论
热度 ( 129 )
  1. 十年不改厄舍府的乌鸦。 转载了此文字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