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空军组】一个犬之岛脑洞

晚上去看了犬之岛,突发一个AU+Crossover的脑洞,看过电影的朋友一定已经get到某些空军组的点了吧!

大致决定这次故事讲的是:人类飞行员Collins在敦刻尔克后应召加入丘吉尔的秘密行动组,负责敌占区的情报侦查工作。他和他的小队这次任务的目的地是研发生化武器同时流放战俘和狗狗的犬之岛,而狗狗们撞见了和队友走散的受伤的人类Collins,一不小心也参与进了这次行动。在战俘营里,人类飞行员Collins见到了他曾经的同僚,人类飞行员Farrier。

【Farrier】

Farrier是只猎犬。但他自称流浪狗。大不列颠沦陷,他和BEF的军犬Alex,Tommy,他们捡来的不会说话的怪狗Gibson,还有退役海军军官儿子的平民犬Peter一起被纳粹流放到远在法国境内德军占领的犬之岛上。这里同时有个垃圾处理厂,生化武器实验室,和一个战俘集中营。性格上来讲,Farrier的确是只典型的流浪狗。他凶狠,沉默,在狗斗*(字面意义的Dogfight,也指空战。)里习惯冷眼观察,后发制人。他说他不信主人-他的狗那套,只懂得生存之道。在他流浪的职业生涯里,他曾被人类抓去救助站三次,前两次被平民领养回家,他都设法逃了出来。第三次他被一名RAF军需官带走了。看来这次,他是去接受训练。他在那有了个主人,他的姓是Farrier,于是Farrier这个名字被刻在了他的项圈上。

被问及感受,Farrier轻描淡写地说,“它非常烦人。”

“好吧,”Alex不太相信,“可是它还好好呆在你脖子上呢。”

“我看起来像是能用牙把这玩意取下来吗?”

“我可以帮你。”Peter自告奋勇,在Farrier奇怪的瞪视下莫名地眨眨眼睛,看向其他人。“干嘛?怎么了?”


【Collins】

岛上有只干净的年轻金毛。虽然犬之岛上的狗都远称不上干净,但他看起来还是要比其他狗干净一些。直到现在他的毛也没有打结,或者灰突突地黏成一绺一绺的。一次Tommy说漏嘴,咕哝着什么类似想知道他哪儿找到肥皂洗澡之类的鬼话,被Alex狠狠嘲笑了。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因为他脖子上没有项圈和名牌。他来得要晚些。刚来的时候看起来被照顾得相当好,像是常年养尊处优的样子。他的脾气很温和,礼貌到甚至有点蠢,喜欢说话,相当开朗,正因为如此也交了不少朋友。

飞行员Collins秘密降落在岛上的那天也是Farrier开始认识那只年轻金毛的那天。他老跟着Farrier他们。Alex觉得金毛也许是觉得自己的小群体不够酷。毕竟在岛南垃圾堆自生自灭的一群流浪狗里就数他们几个最酷了。

Alex神秘兮兮地说:“流言说他曾经是只宠物狗。”

“你哪儿来的那么多流言?”

“有什么差别,看看我们现在。谁不是流浪狗。”

“噢,Farrier,别这么酸。”

“我觉得他看起来不像宠物狗。”

“也许他只是有颗向往自由的心。”

“你们还要不要听八卦。”

“快讲。”

“流言说他之前的主人是个有钱有势的公爵。当然,现在肯定没那么有钱有势。纳粹都打进白金汉宫了。”

“那他为什么要扔掉项圈?宠物狗从来不扔掉项圈。就像士兵狗不扔掉狗牌。”

“谁知道,也许他不想当宠物狗。”

“也许他主人的姓很难听。”

“说不定是Windsor*。”(乔治六世的姓。)

“你在搞笑吗?怎么可能。宠物狗的牌子上只有名字。”


评论 ( 7 )
热度 ( 10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