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同人】火锅,啤酒和酒后那啥(上)

Summary:薛老师喝多了。大老师真没图谋不轨。


薛之谦喝多了其实挺安静的。大张伟拄着胳膊溜边在锅里涮那几片仅剩的可怜兮兮的毛肚,然后看着薛之谦安静地把酒杯磕在桌子上,安静地往后一仰,摔在地上,然后没声儿了。

大张伟缩起鼻子。看着就巨疼。

他决定让那几片毛肚消失在锅底,绕过去看看那人是不是摔死了。


要说今天老薛有点奇怪,大张伟觉得他一直也都那样,一见自己就特别亢奋,嗬,打了鸡血似的,高兴得跟什么的似的。大张伟久来久去也就习惯了,心想着薛老师这么待见他想必也是俩人有缘分,多个能喝酒聊天涮锅撸串的朋友不也挺好。

大张伟确实没什么朋友。就王文博郭阳那帮孙子也都该皈依佛门的皈依佛门,该做生意的做生意去了,平时很难聚得着。主要还是因为大张伟跟他们时间都不搭着,他们闲下来大张伟在忙。大张伟录完音做完节目他们又都没闲着。一来二去也就只能远程聊聊。真能聚着的,也就是一些一块儿工作的同事。

还有就是薛之谦。

忘了哪次节目后台薛之谦要到大张伟的电话号以后,俩人就开始没事儿闲侃两句了。虽然也经常是几个月几个月没联系,但有时候想起些特感慨的事儿,或者心情特别低落的时候,又都不会抗拒对方发来的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头。


比如前好几天半夜大张伟正躺床上失眠——他有时候也会在凌晨三四点钟醒着,比着脑子一列长长的名单,都是他会去琢磨的人——然后名单里一个重头戏给他发了条微信。

薛老师的信息。

大张伟从黑暗里适应手机屏幕的光亮,眯着眼睛直到对焦到能辨别那几个字儿。

有人给薛老师发了一堆视频链接,薛老师看到这个点结果失眠了。

大张伟哼出一声笑。神经衰弱还熬夜上网,这不就奔着死去的。

⎡大半夜看的什么不良视频啊?吃独食不分享可不好⎦

那边显示正在输入中。

⎡都是你的采访⎦

大张伟楞了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采访?他的采访海了去了。哪还有人专门收集这些个玩意的。

⎡谁这么没劲⎦

⎡微博私信,我觉得挺有意思,就看了⎦

⎡薛老师这么闲啊,微博私信还一条条看⎦

⎡我一直是个乐于与歌迷沟通交流的好艺人⎦

⎡看出来了,我还得多多跟您学习⎦

他猜测薛之谦可能有话想说,又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开这个话匣。他还挺想知道薛之谦都看了哪些的,但是问了就表示他在乎。他可不在乎,尤其是大半夜扰人清梦的人的胡言乱语。

对方开始输入了。

⎡坏蛋调频,躲避深刻那些。发的人还特意标了是经典⎦

这小子可能是会读心。

大张伟酝酿了许久,也不知道该回点什么。神侃他可以用玩笑一笔带过的东西,一认真起来他也接不上薛之谦的话,每一句都好像附赠深意似的。什么东西?

⎡有的我以前也看过⎦

⎡哦⎦他犹豫着输了一个字,又删掉重写。

⎡看那些玩意干嘛,挺没劲的,还浪费时间。想知道直接问我不就得了⎦

⎡你又不会跟我说真话⎦

⎡天地良心,我哪儿骗过你⎦

⎡那倒不是。坦诚才会真实,真实才有细节,有细节才会立体。立体才真实⎦

嘿,说得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成,那你想听什么啊⎦

⎡跟我你想说什么都行⎦

⎡...薛老师,⎦

他有点想起来那些采访里他都说了些什么了。老薛挑重点挑得太娘了。但是他没来由就是觉得特温暖…可能自己也是没治了。

⎡你不是因为过去那些破事儿心疼我了吧⎦

薛老师没回复。大老师知道自己猜对了。这时候就是给他面镜子他也不会注意到自己脸上的表情多瘆人。

⎡大老师,有空出来吃火锅呗⎦薛老师说。

⎡哪儿啊,上上谦啊?⎦

⎡我过两天去北京录节目⎦

⎡那你选地儿我请客⎦

⎡好。到时候电话联系⎦

⎡联系联系,⎦大老师打了个哈欠,困意渐浓,⎡困了。睡吧哈⎦


这天薛之谦就穿了件T恤和海滩大裤衩坐在某火锅店里等他。大老师打量自个儿这身觉得确实穿得有点多。毕竟大夏天吃火锅,有空调也挡不住天儿热。

挺小的火锅店里就没几个人。服务员个个年纪大到看起来孙子都有了,而且从来不听歌也不看综艺节目的。挺好。薛老师就是会挑地儿。

他们聊起最近圈儿里那些屁事,聊起对方身上又挂了哪些负面新闻(“嘿你怎么离婚了。”“哦就是过不下去了。”),聊起工作,然后哈哈哈一乐,都就着酒(大老师说我不喝酒,薛之谦给他要了一打绿茶,弄得大老师哭笑不得)一口掫下肚。

“薛老师你不是不爱喝啤酒吗?”

“我爸老试图耳濡目染洗脑说好喝。最近我倒也觉得味道还行。”薛老师说,“要不你也试试。”他怼了一杯到大张伟鼻子下边儿,差点没直接顺着鼻孔灌下去。

大老师呛了一下抽了几张纸,哭笑不得。“薛老师你是不是喝多了。”

薛之谦抬眼看了他一下,嘿嘿嘿地傻笑起来。

得,这是真多了。

大张伟看着薛老师那双大眼睛,喝得都红了还忽闪忽闪的,弄得他心里也痒痒的。

薛老师还在乐,用大拇指把刚才杯沿儿上大老师喷的沫子给擦了,舔舔嘴唇然后自己就这那地儿嘬上面那层啤酒。

大老师目瞪口呆。

薛之谦喝多了脸上两团红晕,再加上本来就白白净净的,跟年画娃娃似的。大老师向来喜欢那唇红齿白的姑娘,薛老师看起来嘴唇软软的,亲起来感觉应该也不错——

哎呸呸呸,什么东西。

被盯着的醉鬼还毫不知情,隔着杯子含情脉脉地看着大老师的眼睛露牙傻笑。大老师觉得再不走今天自己可能要栽在这儿了。谁知道薛之谦把杯子一放,就先栽在了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火锅店。

大老师其实特想结了账就把那醉鬼扔这儿自己跑路的。

别说仗不仗义,他现在脑子里乱得跟王文博那卧室似的,找双袜子都得找仨点儿那种。

但是他也怕第二天出个新闻,说偶像歌手薛之谦醉倒在北京郊区火锅店,同行者身份成谜。他都能想象到薛老师对着偶像歌手那几个字咬牙切齿的样儿。

但是最主要的吧还是店老板没让他跑成。

“小伙子!你就把你男朋友这么搁这儿啊!”

“什么男朋友,不是男朋友。”大老板被拽着袖子翻了个巨大的无奈的白眼。

“爱谁谁,背走背走。”

薛老板那边躺在地上打了个嗝,睡得别提有多香了。大老师此刻内心是崩溃的。

从那天半夜起事儿就已经不正常了。他就应该早知早了,不至于腾到现在让自个儿不知所措。

“我可背不动他。”大老师抽动着嘴角瞅准机会就准备跑。可是大爷劲儿实在是大,直接把他平移到了薛老师身边,说了四个字。

“那就抱走。”


大老师站在五环外的北京,身上挂着一个一身酒味的薛老师。打一个嗝儿就能吐他身上那种。

“薛老师你可千万别吐。吐了我就把你扔大马路上自生自灭。”然后理所应当地没得到任何有效回应。

薛老师正面挂在大老师身上,两条长腿分开盘在大老师腰间,胳膊死死勒着快没气儿的大老师的脖子,脑袋搁在大老师肩膀上颠上颠下,走走路他就往下滑。大老师在薛老师的屁股每次快要碰到他裤裆那儿的时候都得咬紧牙关狠狠把他往上一拽,两只手紧紧攥着老薛大腿根,以免他再掉下去。

纯洁如大老师也知道这个姿势有多色情,以至于他沿着大马路走了n久也没有一辆出租车敢停下来载他们。

被抱着的醉鬼还雪上加霜,在大老师嘴边用一股他闻了就想吐得酒味说:“大老师你掐着我腿感觉好性感哦。”

性感你妹。能不能闭嘴。大老师已经没力气开口骂他了。呼哧带喘地又把他往上抬了抬。再废话真扔你信不信。

薛老师缠在他要上的腿又紧了紧。吃得挺多的大老师胃里的食差点没漾出来。

“不扔不扔你你你你松开!”看着轻飘飘瘦得跟猴似的怎么这么重啊。

“我每天都有健身。还有晨跑,嗝——”薛老师说,“还是小有点肌肉的。”

“行行行,挺好挺好。”眼看就要走到稍微繁华点的地方了,大老师憋了口气略感欣慰。

“大老师你喜欢我吗。”

“喜欢喜欢喜欢。”

“嗯,我也喜欢你。”他软糯糯地说。

“出租车!”大老师一松手,朝着对面的远光灯边招手边大吼。


司机偷偷地顺着倒车镜瞄他俩。大老师拽了块司机搁那儿的擦玻璃的抹布蒙在薛之谦脸上。

“上哪儿啊哥们。”司机问。

大张伟使劲推了推薛之谦。“哎,哎!薛老师,你住哪个酒店啊。”

抹布下的薛之谦打定了主意就是不醒似的。大老师十分没辙以及尴尬。他清了清嗓子,磕磕巴巴地说,那,那就上我家吧。即便薛老师可能听见了,他也死撑着没回复。

于是大老师跟司机报了他家的地址,然后全程独自忍受司机的偷瞄。

还有抹布么,能不能也给他来一块儿。


TBC.


下 戳此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评论(23)
热度(320)
  1. B.I .DQ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2. 十五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Zucker:
  3. 十五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4. 夜轩琉璃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