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同人】经验主义悖论(小甜饼,一发完)

Summary:大老师给薛老师打了个电话。

Warning:1.可能会甜腻得OOC 2.不准确的节目信息 3.大量二设


*

“你拍照怎么老戴那耳朵啊?自个儿耳朵挺好看的。”[1]

大张伟是趴在上铺憋了十几分钟也没收到一句回复的。

他忍不住又发了一条短信。

“薛老师,你倒是理理我啊。”


地上的男同学使劲儿蹦着喊他。“张伟你快把我手机还给我呀!”

“哎你着什么急,回屋呆着去,我一会儿就给你送回去。”

“等一下宿管老师来了会被没收的!”

“他谁啊敢从我手里没收东西。”

“大老师您自个儿手机是怎么没的啊?”鹿晗在下铺边拍水边补刀。[2]

男同学一听急了窜上来就要给拿走,这时候手机嗡嗡震动起来。大张伟瞟了一眼赶忙给藏怀里,躲开男同学的扑腾挥手道:“我我肯定给你藏好你先回去行,我这打个电话。明天刷我卡吃鸡腿行不行?”

男同学幽怨的眼神如果化成刀已经能杀死张伟了。

“两只。”他伸出手比划。

“成成两只两只去去去!”

门被咣当一声关上。大张伟把手机从怀里给掏出来,探下脑袋来给了鹿晗一个假笑。

鹿晗看明白了什么意思,翻了个白眼把耳机给戴上,用口型道,“行了吧?”

他咧开嘴,脑袋砸回枕头里,接了电话。

“你要干嘛?”电话接通,那边的第一句话就明显带着“我不高兴”的情绪。大张伟一寻思肯定是自己这段都没怎么联系过对方有点过了,一边觉得挺对不住的,一边又特别想逗逗他。

“哟这是怎么啦,谁招您了?”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谁关了灯倒进了被子里。“有话快说。”薛之谦声音闷闷的,大张伟想起了照片里那个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神色憔悴的人,再联想到昨天的微博热搜,突然没了玩心,挠挠脑门,磕巴起来。

“哎这不是不是好久没…那个咱俩好久没说说话了嘛…”

“哦,”薛之谦咕哝着,“您怎么突然想起我了?”他在‘我’字上故意加重。言外之意一目了然。

“看你这话说的,”大张伟啧了一声,可仔细想想,对方无声的控诉实在是合情合理,后话就被憋在了嗓子眼里。


一直不联系薛之谦是他自己跟自己犯别扭。从被广大群众和媒体强扭在一块儿之后,他和薛之谦的互动就开始从大大方方变得别别扭扭,本来挺好的关系弄得有点尴尬。薛之谦坦然接受甚至还有点乐在其中的态度,让他特别不理解的同时,觉得有点危险。

这样的事总归像是被绑架着去做的,假戏真做就有点过了。他们两个总有一个人得收一收才能不越界。大伙都是成年人,一个默示的意思表示过去,对方也就心知肚明了么不是。

所以他开始冷着薛之谦以后对方也一直没再主动联系过他了。他要是稍微实诚一点就会承认他除了满意还有略微的失落感。

但这就是成年人处事的态度。年纪大了好些事操不起那个心,都专注点该干的工作挺好的。

上周他在机场候机抽烟的时候遇着一脸熟的小姑娘。小姑娘磨磨蹭蹭要了签名以后跟他说其实薛之谦又跟他一班的飞机。

他看了看表,有点惊讶。

“是吗我怎么没看见他啊?”

“刚才还在大厅那过安检呢,还问我们你进去了没。”[3]

“他跟你们问我啊。”

“是啊,我们还奇怪,你们怎么没一起呢…?”

“啊…挺巧的挺巧的…”他点点头状似敷衍。

直到小姑娘走了他还没抽完那根烟。

他手上划着屏幕,眼神不由地在候机厅溜来溜去,等他意识过来自己在找谁的时候,终于深深叹了口气。

哎哟喂,这都叫什么事儿。


“听说你手机不是被没收了吗,这是小鹿的?”电话那头的薛之谦没有不依不饶,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闷在被子里,温和地转换了话题。

大张伟心里突然就不太是滋味。

“谁?鹿晗啊?他没带——诶哟胆儿那小的。我这都跟隔壁小孩儿抢的,就为给你打一电话,俩鸡腿,附带王八拳……”

“为了邀功损人可不对啊,”鹿晗的声音从下边悠悠地传来,“谁胆儿小了,我那叫遵守纪律。”

他敲了敲床边儿的铁栏杆:“不让你戴上耳机吗那么多废话。”

薛之谦噗嗤一声乐了,不知道是因为大张伟的话还是听见了鹿晗的挖苦。“看来你这两天校园生活很愉快嘛。看微博还以为你受了多大委屈呢。”

“薛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关注着我呀,百忙之中的…”

“不忙不忙,就是有点累。”薛之谦说。

大张伟想了想,也是心累吧。

“是啊你那个——去扫墓了吧?”[4]

“…啊,对。长辈都…挺,挺好的。”薛之谦的措辞方式和声音让人没由来一股火。赶上这样的时候搁谁心里能痛快。非挑这节骨眼给人添头疼。这帮媒体。

“这帮媒体吧,都缺点德行。老爱捏造事实。别太往心里去了也。”

那边半天才说话,“哎,其实,也不算太捏造,捕风捉影吧。”

薛之谦停了一会儿又说,“我...要是这么说你会有什么反应吗?”

前半句让大张伟心里咯噔一下,沉了八个度,后半句让他捏着手机,张了好几次嘴,都没能出声。

一段尴尬的沉默之后,薛之谦好像也有点慌了,后知后觉起来,干笑了两声,尽量打着趣地圆场。“哎呀好尴尬好尴尬!开玩笑的大老师,你别当真…根本也没什么风和影的,刚才我要睡了就吃了点药,有点困脑子不清楚,哈哈哈...”

“那个,薛......”他终于开口,截断了对方的干笑,薛之谦忐忑不安地应了声。

“啊?”

“——你等一下。”

大张伟把手机扣过去,又把脑袋探下去,发现鹿晗果然把耳机摘了,正眼巴巴听着呢。一见大张伟表情不太好,他立刻又老老实实戴了回去。

“我错了我错了您聊您聊。”为表诚意他还用枕头捂住耳朵。

大张伟从床上坐了起来,屈起腿揪着校服裤脚上的线头。

“其实我这次跟你打电话......”

“大老师你别说了……”薛之谦恳求道,“给我留点面子就当我刚才没问过好不好......”

“你听我说——其实你要再不打过来,我本来准备打过去的。

“好久没听见你声儿了,特,特别想听听......”

那头没了动静,大张伟深呼吸,接着说。

“网上老能看见你照片和视频,可是看着看着都觉得,离你还是太远了。想听你在我耳朵旁边说说话,想得我心里特痒……

“我也不知道你说那话我该有什么反应。我要是实话说了,那就是……特别不爽。”

“——我们只是习惯了,每年都是一起去扫墓,”薛之谦突然说,“毕竟是…我不能自己去…”

“这要是行的话,我都想下回我陪你去——嗨,不太合适对吧。”大张伟说着说着自己都乐了。你说吧,这都叫什么事儿?“哎反正我的意思,你懂的吧……”

薛之谦也终于笑了,从轻声地低笑到无声地勾着嘴角。

“你说的那个,是不太合适…...但也,其实没什么不合适的......”


“您能别跟我打哑谜了吗?我这心跳太快,有点受不了,这会儿可能要过去了。”

“你还要我怎么说啊!”

“不是你说这话也太朦胧了…”

“这已经很直白了,”大张伟已经能想象到薛之谦在那头恼羞成怒的表情,“你非要我说那种话我可说不出口,我挂了。”

“哎?哎薛老师...别挂啊!”这下好了,玩过了。

回应他的只有嘟嘟嘟的风音。


他一回头,被架在梯子上忍者一样扒着铁栏杆的鹿晗吓了一跳。

“我靠,”他没忍住飚了脏话,“你想吓死我啊你。”

“大老师给你面镜子你照照看看,你现在笑得太恶心啦。”

“躲躲躲开,你才恶心呢。”

“成啦?”

“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八卦呢你。”

“您俩这跨省长途打得够久哒,俩鸡腿可不够给人家小朋友报销电话费的。”

“我明儿给他冲个一年的话费去,”大张伟想了想,确实是该好好表示感谢,“还是你聪明。”

鹿晗做了个嫌弃的表情,“你可别夸我。薛老师该生气了。”

“哪儿能啊,他可讲理了。我们这些大人还能跟你们这帮小年轻一样?”

话正说着,手机又震动了一下。短信来了。

薛之谦的号码。

“你跟小鹿……是不是住同一间宿舍啊?:(”

鹿晗瞥了一眼,对着最后那个表情哈哈大笑起来,“是是是,哪儿能和我们这帮小年轻一样呢。”然后在大张伟瞪他之前一溜烟缩回了下铺。


年轻人啊,就是比老年人灵活一点。

老年人有时候啊,也挺自以为是的。


Fin.


爆字数是我的温柔...

我是甜饼扎(渣?...

我的心愿是...

大谦世界和和平平...

正主天天开开心心...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1]4.14#今天你作妖了吗#梗

[2]大张伟鹿晗参加我去上学了节目,大张伟手机被没收梗

[3]薛之谦在机场向粉丝询问大张伟,真实梗

[4]4.13微博头条薛之谦“复合”事件

评论(25)
热度(270)
  1. 十五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