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薛同人】纯属虚构1-8(修改版)

1.只要你爱我,就请向我开炮

 

2009年6月 北京

 

他浑身湿透,急匆匆地踏入酒店门厅,路过前台的时候被递了一条毛巾。手机还没擦干,第八个来电提醒又让它震上了瘾。

“我真的不去。”他接起来,叹了口气,对前台服务生模糊地低声道谢,在对方的注视下进了电梯。

“啧,薛,就在南街这边。反正你酒店呆着也是呆着,今儿这有一趴,倍儿来劲……”

“你们没有我不能活是不是……”他无奈一笑,“谁的趴啊?我认识吗?”

叮。

门开了。

“朋友他朋友给张罗的,估计你不能认识。嗨,非认识干嘛呀,玩儿呗!要来赶紧。”

薛之谦在走出电梯前对着明亮可鉴的墙眯着眼抓了抓自己擦得半干不干的头发。还在滴水的裤脚被拖在鞋跟下面,一路随着他的脚步湮进走廊厚厚的地毯里。

我真的很累了,改天吧。话就在嘴边徘徊着。他路过了一间门半掩着的家庭套间。里面传来的热闹笑声和电视节目影影绰绰的光亮让薛之谦楞了一下,那些词句被噎回嗓子里。他打开自己的房门,疲惫地面对黑漆漆的陌生的房间,改了主意。

“行吧,那你倒是讲个地址给我…”

“你就让车——停南街口那,我去接你去。”

“给我十分钟。”

 

打电话的是老梁,是他在北京的一干好友中最爱玩儿的一个。也参加过选秀比赛,后来因为他那个性的小胡子实在不符合形象要求,海选就给灭了。但是这哥们还是爱唱歌,老说自己上课教英语是兼职,赚钱还是为了玩儿音乐。

没人信。不过薛之谦信。别人老觉得赚了钱你的人生追求不知不觉就会变化。尤其是成家了以后,还要养家糊口。野心也都该收收了。

但是薛之谦觉得,有些人就不是这样的。

老梁带着他左拐右拐地寻摸,最后终于找对了地方。一踏进那件酒吧,薛之谦就被贝斯一段华丽的solo砸了个正着,目光不自觉地循着声音的来向,跟着节奏点着头。老梁看了他一眼,乐了,带着他穿过前厅那聚着的几拨熟人,有人笑着拍了拍薛之谦算是打招呼,顺带嘲笑他只花了几分钟吹出的鸟窝发型。但薛之谦没来得及回上话,因为他实在分不出注意力来解释他是怎么以为这就是个喝喝酒打打牌的聚会的。

场地不大,人却不少,都围着演出池边上跟着节奏又叫又跳。他们挤进去,找了个靠池边的吧台。音响离薛之谦就几米,音浪轰击着他的耳朵。他瞪着眼睛,盯着那个把电吉他吊在裆前狂扫,一头红毛一脸狰狞的主唱。

太眼熟了。可他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老梁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我就猜这口你还好着呢?得,自个儿玩吧。”

“……

只要你爱我就请向我开炮

只要你爱我就请向我开炮

只要你爱我就请向我开炮

……”

直到这首歌唱完,薛之谦的耳膜已经快被震漏了。可他还是没想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彼时他已经喝了有一杯半,酒精缓和着他的神经。在全身暖洋洋的放松感里,他开始半心半意地跟旁边人聊天。

唱歌的那个人卸了吉他一头扎进附近一群女孩儿中间,说了两句什么,她们就全笑得花枝烂颤。

“那人是谁啊?”薛之谦把杯底的一口喝了。

“花儿的主唱啊,”旁边来了一个男的,回答道,点了杯啤酒坐在薛之谦旁边。“不认识?”

“哦,对!”薛之谦恍然大悟,点点头,这才想起为什么眼熟,“花儿乐队——”

他大学那会儿曾经买过他们的CD,确实出名过一阵。这歌他倒是没听过。

“这首歌我没听过,”他老老实实地说,“但是他们的歌挺好听的。”

那人笑了一下,“那你可能不知道了。这是老歌,当年在北京红着呢。”

“其实我不是北京人。”

“不用其实,听出来了。”

“花儿乐队不是刚解散了吗?”他把空了的杯子推回去加满。旁边的人张张嘴,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一个人影几步跑了过来,伸手就把薛之谦的酒端起来喝下去。

薛之谦“哎”了一声,抬头看见喝他酒的那人正是那个被他们谈论的主唱。那人朝着他们方向微微仰了下头当打招呼,完全没有等回应的意思,转身就回去玩儿了。

他全程都没正眼看过薛之谦。

薛之谦震惊地睁大眼睛,抬起手比划了一下,想说你们看见了吗刚才?——旁边的人爆发出一阵似乎憋了好久的笑声。他一脸疑惑地回头,才发现那个主唱确实没在跟自己打招呼——自己旁边就坐着花儿乐队的贝斯手郭阳。而他跟人家聊了半天都没发觉。

“那,是‘大张伟’。准是嗨渴了给他。就这德行,不用管。”郭阳边笑边摇头,说大张伟名字的时候刻意玩笑似的加粗划线比划了一个引号。他朝酒保招招手,“我再给你要一杯。”

“哈,”薛之谦愣愣地笑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没解散——?”

“散了呀,”郭阳把酒推给他,举起自己的跟他碰了一下杯,“不碍着一起玩儿......哎?其实你看着挺眼熟。”

“哦,我也是……歌手。”薛之谦说这话的时候脸埋在杯口里。北京的啤酒好像味道更苦一点。

郭阳点点头,万幸没再问他唱过什么。

他们聊起互相都认识的熟人,最近哪场球赛又爆了冷,直到身后那边哄起了声欢呼。郭阳回头看了眼提着鼓槌的王文博和又挎上吉他的大张伟,就也拎起贝斯上台去了。

 

后来那晚上喝了多少,薛之谦再怎么也回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他浑身发热,索性脱了外套加入了狂欢的人群。那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完全放松下来,和陌生人一起随着激烈的鼓点转着圈,跳跃碰撞。乐队又唱了几首英文歌,气氛越来越燥,薛之谦的牙磕在嘴唇上,他尝出一股血腥味,可是他毫不在乎。

 

那阵是薛之谦最颓唐的日子,连装疯卖傻都显得好没意思。他接连不断地怀疑着,自己是不是不走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而那场狂欢,像是久旱逢雨的发泄,和北京的大雨一同把他体内所有的郁闷抽光殆尽。

薛之谦不相信命运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除去少不经事追跑打闹的那几年,余下的时候他都在尽量让自己做一个理智、有知识、相信科学的好青年。不过你得承认,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不合逻辑。那特别的某一天里,所有的意外通通指向一个特别的事件,一个抹不掉关系的人,让后来你每次回头细看都能清晰地发现,它们的开端就是如此诡异,脉络就是如此清奇。

对大张伟,这就是薛之谦零零散散,林林总总的记忆里能搜索出的最初的片段。

大老师对此表示“我得鼓鼓掌”。因为要他讲,还得晚得多了。薛之谦说的这段,他压根没什么印象。

他只记得那天晚上居然有个傻帽戴着眼镜来轰趴,后来眼镜一嗨起来就被人给踩碎了。那哥们喝得转向摸不着门,最后是被他朋友架回去的。

“…黑框?”薛之谦小声问道。

“好-像是吧,”大张伟拖着调子慢悠悠地说,好像在回想,“长得,白白净净的,男人女相…”

他说着看了眼薛之谦,然后就没再移开目光。

“哦,不好意思,”薛之谦在他的注视下尴尬地缓缓挤出一个笑容,“那个傻帽就是我。”

 

2.“音乐安静,还是爱情啊”

 

2009年7月  南京

 

“怎么回事儿?”

大张伟抖落指间的烟灰之后,那个明明灭灭的红点并未停止肉眼可见的微小颤抖。但是她没有点破。

“我,没想到,会这样。”他平平地,一字一句地回答。他停了一会儿,深呼吸,再开口时语带迫切,“你说现在就都没人有一丁点儿幽默感吗?”

她禁不住哼出一声不太高兴的笑,“后来哪儿幽默了?你不能收敛点啊。”

“我忍不住。”他咬住脸颊里侧,转头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路灯,“你是没听见他们问的什么问题,还是没瞧见他们问的时候什么态度啊?”

“知道你特不屑,呛两句不吱声就行了。差不多也就得打住呀!”她皱着眉——和这车里所有的人一样的愁云满面,因为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谁也没想到的事要处理,而且这事还在发酵,越炒越臭。

“后来,”他着重地说,一声叹息,仰起头咚地砸在车座靠背上,“我就真是蒙了。我那天晚上哈利波特那个完事以后,三点多才回去。早上又起来化妆,坐车,就喝了一杯咖啡。”他抬起手指向她,带着点抱怨地咬牙切齿,“你你你们还不让我喝甜水儿。那光打得又热,我突然整个就没有思维了,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了——”

她推开他的手,点头敷衍,把开着页面的手机扔进他怀里。

“全是。负面新闻。”

“特别不友好?”

“特别不友好。”

“......我解释了呀,我道歉了呀!”

“人家只看见你前言不搭后语了可。”

他靠回椅背,沉默地翻着页面。

“这视频打哪儿泄出去的?”

“反正不是搜娱。”她回答。

大张伟发出第不知道多少次叹息,掐着鼻梁闭上了眼睛,眉头紧锁。半晌只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这帮孙子。”

他伸手出车窗去又抖了抖烟,结果一个没拿住就连灰带烟被风吹跑了,急得他骂了一声,探出脑袋去看,甚至试图开车门。直到他发现烟头正好被后一辆车给碾灭了,才安心地由着她使劲儿给自己拉回车里。

“你有病啊?不要命了!”她瞪着他。

他喘了会儿,哂笑道:“…哎哟,姐姐…你知不知道后面那车要是漏油我那烟头能点燃,会爆炸?”他指指道边的小树丛,“这要是旁边有一大森林——”

“也就你还有工夫管这个。”她暴躁地打断他,“知道你就别在车里抽了。”

大张伟嘴角摔了下来,哂笑变成了苦笑:“我这不是——烦么。以后不抽了。”

这表情让她心软了,放缓语气淡淡地说:晚上回北京先好好休息,这事儿明天上公司再说。

他点点头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又想关窗户。

“别关了,一股烟味赶紧散了吧。等会到地儿还录节目呢。”

她听见他嗯了一声,然后看着他搓了搓脸,准备着半个小后换上有些说服力的微笑。

 

大张伟呢,首先是被惯坏了的。

这点他自己早就知道,他研究过。他想是因为他得到的认可和成绩太早,反差太大,才会让后来的各方质疑和否定对他来说显得尤其冷酷恶毒。这种感觉就像你从小就是个好孩子,老师都特别喜欢你,从来没有一个老师不喜欢你。突然初中的时候一个老头他就特别烦你,你就会觉得这老头简直坏到家了,他怎么老针对我啊。其实是你不理解世界就是这样。没人会被所有人都喜欢。你会这么想只是因为你小时候别人给你的反馈是这样。

所以吵架的时候他朋友说过,说他的眼泪“特不值钱”。他一时也没法反驳。其实,吵起来谁都撩过狠话,但是没一句像这句一样被他记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花儿刚和第一个公司解约的时候,他和郭阳王文博包括石醒宇有一次喝酒说到这个,后来也成了他们花儿的共识。当他们走出第一个低谷,为了有演出,有收入,去转型的时候,不管别人多不理解他们,他们都特别清楚——“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你。”而且他们也从来没指望这个。

但是,明白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

人就是喜欢自我折磨。大张伟看着超然的样子让别人觉得没有说服力,因为后来他也会疯狂地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这样极端的矛盾,让他活在自我怀疑里,让他每次想哭的时候,都会想起那句“特不值钱”的话。然后有那么一会儿,不知所措;有那么一会儿又觉得,嗨,都算个屁。

后来公司说给开一发布会澄清一下,他就去了。说了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他边说,边想清楚了一件事。

别照自己的想象看这个世界,或者一厢情愿地说我想怎样怎样。除了迎头一盆冷水人家什么都不会给你,除非你特别讨人喜欢,活成别人想看到的那样。

他想吗?

嗯。打死都不行。

 

2009年10月  北京

三个月,他没工作,没歌写,没收入,没人理他。

他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合上。要不然墙的白,世界的亮,就会把他晃瞎。

“对,那阵儿,一睁眼就觉得哎呀又得面对这个世界了。”后来采访里他这么一说。这种概括极尽省略。但其余的他也不想说。

他早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打开电脑和手机就是谩骂,说不清心里是无所谓多点还是难受多点的时候就让两种态度来回、相互倾轧。他尽量不出门,也费了很多吐沫才不让他妈来“伺候他”。

那时候他晚上还会强迫自己睡觉。翻来覆去失眠的时候,还会问自己这事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那时候他还怀疑,自己根本也找不到一个什么出路。

很快困惑就走了。就像他终于明白自己在向自己美化这个世界一样,他终于决定不再自个骗自个,承认这个世界就是荒唐的。他只觉得疲惫。觉得心里划了道坎儿,就像一道防线,跨过去就是万丈深渊,躲在里边就特安全。

所以只要能说服自己,一切就都是小菜,是过往云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但是他说服不了。不仅是因为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隔离世界是什么下场,而且他也不甘心。他已经付出了那么多怎么能白费。凭什么真心换绝情啊。凭什么他的路就得这么崎岖加泥泞啊。

他真的觉得特别累。还能撑多久,根本就毫无指望。

这念头带点病态,让他更恐惧。恐惧一蔓延,他就会抽烟。有时候刚拆的一包他能连着抽完,成宿地坐在那,对着不知道什么玩意发呆。醒的时候,浑身又僵又酸。

真他妈不想醒。

有一天郭阳把他从家里硬拽出去吃饭。他问郭阳,老这么被压着起不来,要是我就退了怎么样?

郭阳嗤了一声:“你?你不会。”

“我怎么了?”大张伟皱起眉头。

“那种生活,”郭阳拿着筷子给他比划,“就是你的干粮。我吃不惯。这种生活,”他又比划比划自己,“是我的干粮。你吃不饱。”

大张伟斜着眼睛看着他,直到饭馆老板娘的CD又换了一面,这首歌给郭阳听得乐了起来。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大张伟啃着鸡腿,瞥了郭阳一眼:“疯了吧你。”

郭阳指指老板娘放CD那机器。“听过吗?”

“认真的雪啊。哪年的歌了都。”

“知道唱歌儿的人现在干嘛呢吗还?”

“早回家种地去了吧。” 

“还出着专辑呢。”郭阳说,“三年两张吧好像是。”

大张伟抬了抬眉毛。

“没听过。”

“反正我是听了,挺好的。”

“嗬,是你亲戚啊还是怎么?”

“就是上俩月酒吧里突然碰见了。哎?你也看见了啊。”

“谁?我啊?”他把骨头扔一边,“没印象。”

“算了,就是到嘴边儿给你举一个例子。也不是就你一个人埋在谷底里起不来,人家都坚持着呢。”

“骨堆里?”

“谷底!”郭阳推了他一把,嫌弃地看着他吃起来的一堆小山,摇头。“你是几个月没饭吃了还是怎么的?剩这些你打包拿回去吧。”

就这一句话说出来,让郭阳和大张伟两个人都沉默了。大张伟抖了抖手,又抽了张纸。“再过阵儿…可能会有通告那些什么的吧。”他说。

郭阳点点头。“我们谁有空都去陪你。”

“…不行,千万别来。”

他受不了那种从四个人变成一个人再一遍遍提醒自己离不开的感觉。那会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

 

又过了一个月,他渐渐地有了零星几个商演。偶然在跑机场的时候他看见一本书,封皮写着《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泪水几乎在瞬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强忍着,憋着,直到上了飞机面朝窗户的方向,才让它们肆意流下来。

他终于发现,想让别人开心再让自己开心这件事绕了好大一个圈,而且太天真了。他首先得让自己过得高兴。否则他真的可能要撑不下去。

后来别人老说大张伟解散以后的转变是个谜(这话他真见过,有一次他偷偷拿薛之谦手机玩,发现这人上知乎搜过自己),他看到都会一笑而过,在心里默默念叨。

“我颠颠又倒倒,好比浪涛。有万种的委屈,付之一笑。”

 

3.“也许应该简单活着,快乐痛苦不说”

 

2009年10月  上海

 

对薛之谦来讲,他的每段生活里都有那么一些困难时候,是需要修行的意志才能熬下来的。所以死撑。大概是他最拿手的。

明知道什么时候该离开,也要死撑着不放手。这是他的爱情。知道什么时候不能离开,就要死撑着不背弃。这是做人。

你问他有什么意义,他也不知道。

签入老东家,是他的决定。但如今四年过去,专辑有了三两张,宣传和无线了无踪影。惨惨淡淡的回应,让他零星地录几期娱乐节目才能混口饭吃。

那时候他还年轻,对这种本应如此的规律,却总是生气得用力过猛。

“我就是还想相信公司会给我带来机会,我不能让自己四年前在那间办公室里认真说的话变成放屁都不如!我薛之谦不是那样的人。”

经纪人对着他摇头,把嘲笑掩盖在掌心。

“你对娱乐圈没有最起码的估计。”

可是他又不是想来混圈的。他就是想唱歌。这样还要像分析股市一样分析行情吗?“早知道一样烧脑,当初毕业我做金融了好不好。”

除了那双特大号白眼,他什么回应都没得到。

后来他想,这实在是应该的。

或许,人是不能同时追求太多东西的。它们互相挤压,会让你很难过。他眼睁睁看着一票又一票的后来者居上,不再气愤,只是落寞地盯着他们的后脑勺发呆。

际遇。

没有凭什么。

 

“那你还做不做这行了?”

“——做。干嘛不做。”薛之谦笔夹在耳朵上,手上橡皮又涂掉纸上一块黑影。耳机里是君君打着哈欠的问话。

“那最近还在写歌呢?”

薛之谦的手在纸上顿了一下,清清嗓子:“在写……现在就在写。”他看着纸上不知所谓的情绪图案,突然觉得羞愧至烦躁,很想大叫。

“行,写好了有空我听。”

“嗯......”他应了一声,准备挂电话。

“撑不下去就别死撑了……”君君突然说。

“好,”薛之谦咽下梗在喉头的硬块,点了个没人会看见的头。“不会…不会。睡啦。”

他沙哑的声音君君一定听出了什么。但是他没有提起,只是静静地挂了电话。

薛之谦摘了耳机,看着纸上那片黑色,灰尘在灯泡下打旋。他靠在椅背上呆坐了很久。

 

2009年12月  天津

 

工作人员都吃饭去的空档,薛之谦被从休息室赶到了化妆间,结果发现化妆师并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不吃午饭给他化妆”。他对着空荡荡的房间静静站了一会,除了响着的肚子没人应和他。

这是什么节目组。他在心里骂了一百遍。这是什么化妆间。

薛之谦一边念叨着一边在镜子前面扫开瓶瓶罐罐,扫出一小片空地。他或许在节目录完之前是解决不了饿肚子的问题了。但是他可以让自己找点事情做打发时间。

一张肥脸。啤酒肚,短腿,没有脖子。他用随身带的水笔在桌面画了一个讨人厌的场控,戴着自己为是的工装帽,说起话来全是套路。

就在他专心于邪恶小漫画的时候,没有注意有人进了门,站在他身后看了很久。直到他一抬头,在镜子里触目一头红毛,吓得他惨叫着差点跳了起来。

“你是鬼啊走路都没有声音!”

对方一脸淡漠地挑了挑眉,手里的盒装饮料被他吸得滋遛作响——应该是喝完了——被随手扔进桌边的垃圾桶。

薛之谦错愕地看着他拿起扔在桌上的水笔,撑在桌边改了几笔,过了一会儿才又直起身,把笔还给薛之谦。

“眼睛太大鼻子太小。不知道的以为你画蛤蟆呢。”

“哦。”薛之谦看了眼他改过的画,发现确实更像,而且更…刻薄了。他被逗乐了,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当他再抬头时,对方已经转身走出去了。

他的背影让薛之谦感到莫名的熟悉。

节目快开始前,薛之谦又碰到那个人。他们一同在黑暗的走道候场,他脑中突然回想起在同样的黑暗中疯狂扫弦的另一个人。

“你是花儿乐队的主唱吧!”薛之谦恍然大悟般对着他惊声说,“大张伟?”

大张伟转过头来,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啊?”

“我跟你讲7月份我还在北京听过你们演出,超棒真的。那晚简直嗨爆到没朋友。什么时候再出新歌啊?”因为被催着上场,薛之谦语速飞快,也不知道大张伟迷茫望着他的目光里有多少是表示他完全没听懂的。

“薛之谦…是吧?”对方咀嚼着他的名字,挠了挠脖子,给了他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花儿乐队解散啦。我现在单飞。”

薛之谦被噎了一下,心想对方竟然如此坦诚,又突然转念想起自己神志不清的那晚,似乎的确听谁讲过他们解散了的。他脸红到脖子根,磕巴了两下,语无伦次地说:“哦,那,哦...原来是这样。那怎么最近,最近都没怎么听到你单飞的消息……”

“哦,那是因为他们不让我上节目出歌儿。”大张伟像是聊家常便饭一样一本正经地回答,“因为有人说我吸毒。”

“啊……”

薛之谦被彻底击败,毫无言语的能力。他徒劳地张着嘴,觉得自己犹如智障。

“薛之谦,大张伟!上啊!”场控站在台边吼了一声,仿佛薛之谦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让他如释重负。他们小跑着赶去录影。薛之谦抽空为桌子上的小漫画愧疚了几秒。

 

节目录制完成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他们往电视台大楼外走去的时候恰巧又一次在走廊碰见。薛之谦尽量把自己缩进羽绒服的领子里(如果可以,他很想把自己弄成隐形的),企图不被注意地从大张伟和经纪人的身边飘过——北方的冬天真的是冷啊,不管他来了多少次都会被冷不防冻成重感冒。

没吃午晚饭让他觉得胃在可怜兮兮地打颤,头有些发晕。不停钻进他衣领的冷空气让他全身止不住微微发抖。

“薛老师,”有人从身后叫他。他回过头发现是大张伟。对方仰了个头,当是打招呼,嘴里叼着块士力架,带点调笑又含糊不清地跟他说,“您就那么往人桌上画画,人化妆师没拿刷子根儿戳你啊?”

刚才的节目上,薛之谦已经见识到了大张伟疯癫起来是个什么样子。这让他目瞪口呆。因为几分钟以前在台下候场的他是那么的漠然,浑身写满了抗拒(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自己说错了话)。但是他还没有见过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换情绪。他甚至分辨不出哪一种才是大张伟的伪装。因为它们都如此逼真。

节目下来以后对方似乎还保持着台上那股乐呵的劲,俨然好像已经忘记了薛之谦之前的智障。薛之谦松了口气,转过身笑得眉眼弯弯的。

“她放我鸽子,害我没午饭吃。我还送她一副画,这不是她赚了嘛!”

对方呵了一声:“午饭没吃?咱录影好像也没吃晚饭吧。”

薛之谦一脸无奈地点点头。他的肚子叫得快比主持人说话还大声了。

大张伟把下半截巧克力掰下来递给薛之谦——那上面到底沾了多少口水他就不知道了——他们就各自上了车。

薛之谦坐在回酒店的车上啃着半块甜腻的士力架,却觉得美味至极。凄凉之感一涌而上。那是他多少年后仍然不肯承认的事实。

他回到酒店,懒得洗漱脱衣,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凭着感觉一头扎进床里,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

他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他不害怕做出选择会让自己没有退路。

“我还想唱歌。”他喃喃道。

或许是糖分让他有力气思考。或许甜味让他有可以掩盖酸楚的错觉。他对着黑暗眨眼,一直难以入眠。

北方的冬天对他来讲,总是尤其地冷。

 

4.“别人都奔向温柔,谁还陪我说笑愁”

 

2010年5月  北京

 

“......然后流程也在附件里,还有什么问题给我电话。”

“哦,收着了,”大张伟点开文件,鼠标在边栏上下拖动,浏览过一遍后靠上椅背,“没别的安排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对还没有。

他舔舔嘴唇,点头。“那,那成…那就这么着吧。”

“再过段时间可能——”

“你说那个签盘是怎么回事儿啊?”大张伟打断他。这样的承诺他不想再听了。比他厕所纸篓里的卫生纸还不值钱。

“你们演唱会的光碟样儿打好了,他们过两天给你寄你先看看。”

“是得开卖了是不是?”

“对,下个月。所以准备让你签一部分。”

“他们俩呢?”

“就你。”

“行吧。”

 

又过了几天,盘也没到。

滴,答,滴,答。他半夜被厕所的水声吵醒。

那新换的水龙头漏水。

大张伟用被子裹住耳朵,死死地把头压进枕头里。水流好像滴在他眼皮上,讨人厌的光晕边儿在眼底来回来去地晃。滴答,滴答。

五月的北京就像沸腾前的壶水,表面平静,暗流涌动,等候盛极一时的夏天。深夜,尤其让人躁动不安。

他想要么一觉不醒,要么去大街上撒野撞墙。

可是那水龙头漏水。

街上又到处是摄像头。

滴答,滴答。

“我操......”

忍耐到了极限,想发的火郁在胸口。他猛翻身坐起来,一屋子的空气对着他嘲讽地笑。他咽了口唾沫,起身去厕所。

他拧了,用塑料带绑了,用纸堵了,用脚踹了那个发出噪音的顽固的铁疙瘩,不仅无果,还弄得他浑身大汗,气喘吁吁。铁疙瘩彻底罢工,喷溅出的锈水欢畅地吹了满墙满地,幸亏他躲得早,否则都没地儿洗澡。

大张伟叼着烟蹲在厕所门口的地板上,颓然凝视自己的泼墨墙砖,心想。

再挣不着钱。他可能就要疯了。

第二天物业来给他修厕所。门开着,隔你先看p”都吃 然同而䂣个忘>„〺个/p>着么仱那义沫着烟 <凓断他㏼着烟

<岫ﻬ俩呢?”

传罗皟迷軑/p>,下个月。

<岫ﻬ俩呢?”<儶弟 尤,嚼着他珼着烟 <舔軖舔 ㈑薿儶岫ﻬ吃&n”<睻盄壧p>& <天篴锑薿弌氫厜认真的雪啊吃 醆那侗洉两址那伀缌蟧思効如棹住耳毹玌皞颓然凂丨早头 焸井, <弼划䔾愸他不想吃/p>”<丏。ⰴ暿的场应郭了䊛掰泡䔨纸堅庨人出噂”<掀囂

那剩薛之軴庺厶庆相哗哗㛮光丂比头> <着烟蜈

“全是。负面新顩他縊睥皓断他㏼着烟 <懆変碿箱彠厶嚓惭。 <ﻬ俩呢?⹋谦恍 <着烟蜈<; 先离䰴暒宇有伂”劙〃,的搞愸 <墱䝀䝃薸想起躨人厌癃〙p>䃭亏湟寔p>> 纆狂怂⚄

絁奵蠟张伟叼着烟诂渍惼熟砖, &n所㎶>大张对督 坛劊式X。,写好了怴亏p> “蔑>邋;

大丨比头是耂<置凒他匉碸二廬䎶庆, <着烟輏氃溆顾厌痴水构早哥发 <着烟自己玶嬡在p>∷孀赝知遤愄仉徢皍堡怴亏己祱那么 <着烟 ,下个月。/离 断文䯂溻皯耻圄来吃睒坐/p> 伟皱起眉叼着烟/p>/p> 亂⚞杼那大一时疇/p> 往人桑都沀伌p> 备备诹,下个月。渔备备複莶

哦。”薛之谦缂‏来 <营人湟好p> 䃷码盞。庂他

断暌然寂毹玌疭暫不漠 >邽自“您唑说:晚䎰在凪己玡仰丑在ﻬ俩呢?/p>⻡䜨ﻬ丨

& < 在着烟 邻躊弹皌姐姐p喭暮㜨

<起木ﻬ俩呢?⿇了几天,bsp;北京

 >

对薛之谦来讲店的踊 <謡在蓪一件䇿輌不胝伟叼着烟朱桢的嚿爿适对慒店的蹋谦义逜弌䈜抿爿鯂 他怪巐对礇订了傻自己翇了凪⻮ < 伟焑主成釋谑皡条钻吹䈐釀琹䈏代嚌忇了凪皂 &nⒻ在人〜溂↲圃饋谦?✨电诂 /p并ﺆ弌即瀈亷孰到鯘态皿钻寴锏月

&箸充沛劵亐队蜨闆络不漜桢 兠步跈盉为艓 <僌 

蜨着烟 <圃饋谦 <考进之搞憲圃饋谦/考远我忍䅠怀跈在着烟朱桢⚌皌痜缏p>太旍> 邽自“您>&np歌刿逈地点烅啊≓ >“啊鼱踲 歌玌癩你珼着烟 <水 < 叺_睄为们䀈冒㐗么在朱桢 <寔备说:件朱呆夣个庲冷坥耜隄夾的北京就/p>嚯考道㤣个他珼着烟 <是廖瀈地点

“哦ﰴ懹尺躯尤堖,傣寔备呼,/p>朱_睄为们䏼着烟 <机伂⼹礴人都着烟 < <他自巌丗自为不管䟧态想赖古了譌忙是䯄佈在ﻖ珼着烟朱桢/隔禩别䠴㻖凂他䰴懱道他鼌氙常你䒻踺䀈己粡吣氌丧张伟,这/p> 伟缪己瀀跍惎b瘩ﯹ,下个月〈地点b帋杙题縊回北京在着烟 < < 强渺䀘怉丝,帺他珼着烟跍惎吹䈉人躺桢<你诡到逈劆欲墘縌讻也 />‥亽丨写␹䔜呰。

手扔苿呆吹伱蜨着烟都‟疈地点瀈但䈩懆年后䇠p夯耮对对 › 先異划ア〆〥兺郖讞庺惼余下燠秷枍出揼着烟 囉碟輿縑在ﻬ朱桢打顩什么节目终地点瀁寔呼吹了, <着烟/p>圸丽p <耴䧷枍 <,下个月朱桢5月椇莊㢘熲嚄。“朱桢輄㢘癄件雠丣変 延 他, 兟寔夫,抋就朱桢亂〜顩䎰在帽 < 职 <麈囇讄巟忉怂疯倴伿縴发歌对,下个月朱桢?你不会外飞 >▯䆄黑滛,漫更么厰在尌中一姓疯他珼着烟跈地点炣患成∿鈦被他劬赟‑薓鰦<

着/p/,心滶 沫着烟过了叼着烟5.着烟过了叼着烟6温柮厨芴〖取夗丯后珼着烟过了叼着烟bsp;北京

三个月ᅦ了叴浏〿打叼着烟过了叼着烟萌把他你堪疈地点緍〟“ 吹䗜缃,譣疯䏼着烟衩䖓额挺殸里〧裤李“> 透 廀/p> 瓯尤弌一回应郭/p> <。ⷍ椇把 䤫钻僽 变歌疯他珼着烟/p>预酷搌把专;处人逅变漫䌑亾认真硩亲徶 。鉓 劻躖,心裤俛/p>p>䜋觬诂

– 开/蝀/坈图䢝/p>薯/寄位p有䛸四怂挪p>仟帲嚄/p米那来菼着烟/p>bsp对,下个月李 >‍伡”

<点〪巺20歌疯他珼着烟/p>帝我忍䅠>‣想赓嚎/>›

额挺/p>甜揯昴辈伂以辆疯䏼着烟p>䜋觷臌然后

/p>人ハ沣躞〿呼/p>碢。几他䟧漫然p水他翇了叼着烟/p>完准溞〿庆翜水他李“閯䏼着烟/p>术耋疚。>‏是聊叼着烟/p>塌䀠伟皫䌗搕诂!疈地点缌 <䀂>䜋萹䢺帝适钞/p>了欢李␹䮩他/p>/p>/p>!珼着烟过了叼着烟/寄䑆夣䜟含簦蜋別半尦氋视李 耦〥耡圻兒店的蓁他恶勦弙袌那们肆斯䖈地点缘”<下觋迹䗂

圆钖半/p>氶语几严圤后铁辈然亞〦实„?拼伌于罢叼着烟轍朋友〈擁的张伟把下半澈赒&倞,•件扭瀜纖,心吗断撬住脸

“那种李⹟亞㚄鬺气審䖏都纖,捏軥㸋萹 同迸躎漆怞﮸喯䖈地点琎抠就找剖,囉圹䗎上凭皜孍就挤剩池踊刚 /

“郼佇则閯䖈地点璄 隌姐姐⺞㚋谦在䐧㾯鸊p> >他舔耿搣漺

鯹,下个月〴亭“爙逞ﮥ眠㼌蟧思瓏怚儿︊左> 黍欣剩豠踊怞鲜瘩/鯕弌笣嚄鬺 <着烟/p>伟簱葼/p疂> 地点点肆意/p>喯癜水他珼着烟耴亭盖在

<着烟耈地点借昏价坁辨呼地p;<務盶值钄以高该之蓪嚄鑼坈塈圼 <着烟者变辆递瑼 <着烟然赦诚,皥劎么囌忽下溞〟缚记录嵷/p>睐亝矗津别䀈地点宼帊p亭划ケ如殥瀂儑勺嘯那/p>>他耜就尦就p> <珼着烟舙鸮勤成∿餖韗津剋机粌;

大廖答,滴,的揘亞㚌答恋!头廎身变有 <着烟 地点䯥,喛之蜉的耴䞍帊逛吹有䀂< >笉由情㸽p锉䯱么囇耧回> 撥离 鈙逄走花儿 >甜䔱摼 <着烟耞曲别/p>李‱乢氶萹二吾 /p>扔艩铁〨怂倈地点/鯕倂/p>/p>庂扌疯他珼着烟耈地点繋艌簦?枃國觱,不漟枴〫鑫✹䍢捁 <着烟/p>壈寂;<把/p> 伟枟和炡乚閯他珼着烟李 
薛之耈地点麞㚏 薄> 里然囇讜囪人,当昔头。。”<尦ﯥ/p他珼着烟 <饮滖疈地点挪p>䔱枌枌〱瀂/p>/p>>他舔薯他珼着烟/p>歌有/耧眹伟他珼着烟 <。岸蝢平雍掣䖯他爙鸕面鈉人蛪人着烟还大。岸>仆吥憲巺>央/p>懆圹/p>ﯟ缍故p>匭了。庌吹联,舐釻痹焸人%里发缌氼>没吃善䃜鵷药n怩薕薄䃷耖蝑歌p没斄>‖蝌吡都伛枀筷國友〹事惷恶氃他惴到换绌对濇丼則皌瀴亭/>⸀儶孌圹䍆很伌颼祬身菑眹他甍挛氛䈑诚眹人着烟违‖能 尣最耩谼另狼,斄䃄劲ﵷ輌善 黈濇忡囪䷟倨朹䍴浏$以高该䃱人讜匛氺<着烟过了叼着烟蚄〿打师幝圼毹廖甋觌䈰巧圹有䖄 䀂蝌各T釋得为佑缮倂爿而 蝌发>䓪喯纺着烟/p>不杫 < 从身厜认硌䀠伟礴人都着烟 <赀赀舿廎身后叫

递瑼帊哇管俽䀒~爿黖张裧谼廎身善 p> <人麀 <殞⎜认真珼着烟薈地点皛䢝/p> 响着倍殥瀆二头人麲圼怂亞㻖 < 仓 结庺着烟/p>伟皔艩惜对,下个月㮳亭>‍伈地点爿勗—​闲圼带爿/p>喯癜水他珼着烟薈地点翙忌∿黎‚“哦,霹䍈仜方/p> <胫无> 漫方刿黤亇丰吧鼱脱取p>&李鼏氈的壤就沴〧裤有䮞⎌愤ﺺ讎钻/p>李…刼䐕

䀌丝吀铁绖痲圼/>瓁纆,严肃纴到䠴㻖眹䯹滥铁绖冷⎌慨氈靑歌> 证䰈铁䴥赀局 < 发玄农…不行,千万庞㺞㺞㺞㼹蓁绖疈地点缌䇑擁绖弌舀 <殞 <,囉别他珼着烟/p>知么圱诧漫䅨怜哦。/圼棈/>⼚了漠怣兜掏Ⓛ瀴亭 绖䀝甓,擁瀏枃p>十/p>鞠嗯.着烟藲圼枌々们徰丝劋毥耈后簦 开瀄蓁绖⣰L征着谢/>地点> 湋藯.地点烛瞌㔱摂你了相庨䗲圼 p> 押.着烟/p>䀑薿

2010/p>相>„㼹蝀p>鯹>bsp昞 晿哦。/圼那 Ⓛ绶毒㏑缌古术懠称 人E晁着叆。庌延躞㚗洧张ﺺ誂䉩杀p慨旯.着烟耴䞍撇撇如枌地点烡张薛 戒忑薓颲圼枃p迄俛/p。‟柴㻉碫縑在ﻬ䏼着烟藲圼枎小小结汅们嗯.着烟/p>铁粡儶碠伟皗洑Ⓛ他珼着烟过了叼着烟7温湈圖余脖铁粛 < 没冲巺珼着烟过了叼着烟bsp;北1了忇了呂p>

对薛之谦来讲 <圼懍新次麞p>.着烟軆咻迬库他>仌*圹䗏有人菑瀄赘CD 他>⸌瀤睌延一 伴釯冖者换络鈙次隂

发瀘最概溇䘴 人着烟輫方喛之菑绖】皡㛇>縴

<捁 <缠䈏服> 匭么囇耴

耄扛 谣最菑瀂铁焤ﺺ < 䖛谦.p迷茫望睁着伟皼>,忯谣怴/下谌下藯.p>> 那戄自⃳叫㓁私> <佀地点 <仿 >生

倄扖情客寒人 >璥离发瀹颼说知道>↉仄方弫p>佀喚。庠的品眀 谣揑绤二不 <错觌.着烟/p>靑歌>尌>/p>帑品他珼着烟地点繈圖,说,对还没有 邐借伷Ⓛ < 他/p> 。“哦。⏑绬嵷耭阳吋杲圼朱呆帀箱簹伄〭水暫勋觋觋厅bbsp;

节/p>尴 < 帑伟簪己疛仉碫 << <ㆷ丣你银p>&户䌑亾p>

<漾个。耂<之,那是因䝲圼憖臌皶廤尦。庋字/p人鑂挂了顾兑䀂适駌䈾兙>簹䝌吾䏼着烟輑瀂4営缪己粽知b;

大/p>廎身后人

<>↉䑂挂p⼍份好方䖯 >纞㚡吃/p>他珑绖䝥縅嗓帅尴来縪㛉弴

怚调/p>䛇 <仿薛相 < 旯.珼着烟地点囍> 房隄即躺輴鰾愸䗯.圼怘>邻鰾/>Ⓛ瀂⽀ 將駌䚄尹䝚⼜那.绤䙁着p>或> <圭靑刿锨庞㚋谦在 嗯.着烟榟漝

<劏殹䗯.着烟蹈 倂<贵.着烟过了叼着烟胜麌佀 谣揑 㣘过—囍> 捁 <着烟-机

“坑诹方䪂 ㎌愜水䏼着烟蜭靑>&李薗漱脱衣嗛苦氼垌皨分找釯幟‗臝。仹有䖄䣘过—洤吩什么节目- <我叼着烟-洈一怜就了一声-硚谼崧张䗯.着烟-/p>>&⃺我了一声着/p>祽 谣传薛䗯.着烟/p>你b翛之藜滉对,下个月/p>渪㛖靑歌倖以睌廰见多伴鸄尴他珼着烟/p> <‏殥离 别 <见

杌嗯.珼着烟/p>付辀舿需>大帍䧌找在ﻬ䐩䀡尼崑徱堡>邽自“您嚗氼崑想再过这/p> 那戄膷胉> 洈嘚瑟水他珼着烟/p>能䀽䀾谁么 <.珼着烟裘过—  喑瀂'耽了尹䰾房/p>〯谣溌䉿诸人R圼朑杀將焔抗氇圑徱堡駌,> /縐氼坚⼠踊噎箥痴暂嗯.着烟薑缾咳嗽䮚了摸圹䊗惼熟䯥, <;邇是锈旪左仈p> 䲫着烟萩䀦胍的 怘胼䝚鈿锶倂

<䏺凹伴逛䭍耠的品眀仈湈b翄鼱脱舿>/p>> 找坚輾 >逺郆还怠纭/张/耧

&> 得脑勺发/鯕凌篸人箿的回应鈿锔— 尺朹䟥道爿鞌㔱滓汰巄 们嗯.着烟/p>囇舿黖p>> ?湈䮥离傣p锐疑爿黖bsp没渑廎视蹟彨早他绎>>逐缳I薛之蔶绣邇厱庺着烟/p>息滴 <刿他珼着烟/p>彜水他珼着烟/p>息滴 <刿

2010/p> < < >甕幟勌p>&鈿他珼着烟腑燹传纭/张/耧牋机粴重

瞄>░箹肆来輄㯸䈿閑以䛇p將眠㼽⚌皌炇 >鈿鐂凄嚛䢿儖惫.着烟 < 你之疑胬佽閼p將ﰾ房/p>伟簣戴亀概戤>儶培䈿他珼着烟/p> <怂 << p>&>&>&䀽䀽> 藯.珼着烟地点然奌ょ亇䟹䗯.圼海耋嗓子赟∿闔逼孍輱 〩什么节目/p>封嗯.珼着烟/p>伟>Ⓛ皼发磞㈿他珼着烟/p>饮 < I薛䟹䗯. 沫ﻖ珼着烟/p>大廖睲圼悇戤絷而亚⼷/p>伟瀎庀概曇耴釯刿他珼着烟薑/怀《暄囇徒炣䮥离傈地点眯>⮥瀂儾愸他不掰在尸毒『乡吘踺他睁着倧弋创之谌谼忙弜没朹中校/p>你䘯谣漩薛侒 懯 <> 凄嚾耒瑼 < <䟫岫ﻖ珼着烟擁了一声圼知b。几 延 䐌篸䖞ﮥ眠㼴」杶 山,擁/p>䛇䤫X毒。恋校 傇制 校>潽>

<地点簾/> p少炇㓁炇顾7脫丂駌薂扈寁圹丕譌尼傇品/

“靶ﻖ>>概 <崑▛>榈 < <。但 <了人.夹有䖇倎/ 擁烜麆奀將想 <是尾 <铛< 你䞌㔈䃝

/一胴釯倎ﻖ珼着烟/p>大你舂‏读奀刿他珼着烟/p>瑞粫ﻖ珼着烟/p>瑞縊擁麈奌!怜p>鯹,下个月/p>胊胳 <读踍管䟶<﹈有 <䵚䵹伟枈厕戴了 <祌 选䯀皯

僳见过谖诀皯惭耖胐罀 <扈寽b禈b翄铛< <凄嚄铿绖俇吘辥人 疌焸岫ﻖ疑/耧抢圼碗䟣让貫︲圼暯撇如总『 〩䃳,忻兖,嵷藔鋲嚯輱貫着烟/p>伟瀖✻读黂駹

“⽜水他珼着烟地点

‗,挠䃳萌篸䖑炇閑盖在/p> <䀉䯧 <郳萌> 黂p>匭䐂凄嚍仈䀧谼弜 <縲圼氾楀刿/p>

⹡> 忽 p儿嚂< <旯.珼着烟/p>靽b在辥p他珼着烟/p>没 <郳 <为自 <逼眖料甹岫ﻖ珼着烟/p>想疙甹寽宾耔&/,僜歍〟⚂<押/ 躺岫ﲡ儻< <戴 邹䝌僳蚽p坽傇。囌忽下怂p>致甈己_睄他>那时判>䀜我忍䏼着烟/p>寽伟琘踍䧶 耗><他地点璏閯䏼着烟踲圼氾>耸耸还彠厭?⧶喏郉

碗>你/p>之我水氇p>廂駶 睂⚋谌<>黡岫︓诽离叛乄仕仼坈

经擁绖䀈经萌琌地点烳蚺㰇軼庺p>有铁/p>我p

<邹䲫我张逝

/縭技p黼寽离弜 <珼着烟/p>人㷱C或访睄䃳蚈䮔圈囌嚸傇p>酷䗯.地点羒.着烟/p>蓁眈帊睥的费/隔磞。”<背⹡僳蚺黖p郳叹伟渍仈昴辀岫︅﹡吽⚭ <>榠伟扤軼嗯.珼着烟地点瀍杶楀尾擁/患成◯.空漜鹟幟廖珼着烟谑炟皌说鼌皀將狼,斄䇦刴予地点緲绖䀶圼旯.着烟/p>廎身僳蚉声我p 映甆仼將想再过这/p>䓐放p雪水他珼着烟人㷲圼,朧张䭑职庈地点疑/他的每朙甹p䐌藯.炘>&皌纈地点终滆吷場亖,囜 ‧圈p䗯.着烟考晿僳背 逈滉黂/p>,忊知䉈寁利p䖂榚❀忒适角了兴 组 俺蚉伟習<观<杋谓乷丶臻嗯. 那戜悔见b倉䯈地点琌>▟迷軈杈囌忠称 俺.着烟人㹷䚀將狼,怈p廂p吂凄寈地点>榠p>招自嗯.云绖䏫p 睁着嚛䀂 邧躺,吂凄嚍p> p䗯.着烟耈p凄嚒眀杀错蚺觷枍出揼着烟踲圼暽闋机缚>地点琹/记录嵁着倶倎>>逹䐖靠在氺彤彤p䖄颊韥遶 奀少箹和痯.箙仇谻弗脫䚌療>榚軼.着烟/p>我人「吾诽䗯.地点燪己祈往人朄错耉䯈寂歌> 寂歌嗯. <弄劲︍仈槶喏俇者< <> 刿隉瀂观凄嚜认真的雪啊/p>我赞嗯.縲圼 刿/p>氈p> 躞㻈滉䯈寂歌 寂歌嗯.䀫旛相 寀將歌儒刿龥p倂相 寀尉>Ⰼ铍让他珼着烟地点琾/>⎩玩盖在/p>氈暉耈濘大ﻼ哦。”薛之谦瀅杜 䗜p䗯.仅靑顩✨知黼之>黈再我哦骂吹枋㛉< >&扔圌皯䇻嗯.珼着烟/p>样䝽> <㻈椫/黦刲巺場䈿隉璹䖂了有 >&旦刲哐攏漜 <珼着烟/p>蓁皉瀜囌骂吹声我伺 <歌喛相 <绉䰺擁睐䋗/ ><鮔宩首〖耏/品有如 >&叔/ > >&品纺輜歌強捧箩 倝

< <<.珼着烟地点缜那击品/p>我靈囌忹> 贵䯹逗旎Y譌臭骂 森怞㻉头<&䀖,击嗯.痜缜沈圱酷一 〩䀖耏 倾薯䏼着烟踲圼眯䚌瀂品嘟姐/p>胇寽p> 詺斯他绉䇻该箚了槶喅们掏地点/ > p> 〩䓁/p>改明我譄堀纉其斯他珼着烟/p>>/谢谢燻嗯.地点//>Ⓛ缹䯖丂逅 >尺气審同慨氠啰丝钞p> 㸲圼擁绡他>>阾徴<傻嗯.着烟/p>歰歰瀅;鯕冨斯䏼着烟輈地点 <寔备说縲圼滈圱酷抟匭䧂厰在尋赣怎争 >我哦㻖珼着烟/p>蓁眈倈p对,下个月〈讥瀂廇䰏圼歍题縂扈厰在幟幟婺漜水黖耜疯他珼着烟过了叼着烟8温态皿那铁簁佀燻利珼着烟过了叼着烟bsp;北1了忇了呂p>

对薛之谦来讲︲圼歨亂朱廡他&nbs;<怀/>榚城市/ >印胴 >地点琹/湉游/患亇尺斯䏼着烟輈地点玕戴喜渵亱耈/先囌伟琌皂<亞 躻筑庒踊鈈䮉ﻠ伟遇焀將幢串品却张/废儶嚮邸䏼着烟耈秶喼祻厶嚆亞圽兕蓁瀝 靁着僴 ,嵥薛䚯寀圙擁簾歌

临否 <瀡藅慜均就伈地点瀎叹bs朠纺薯䏼着烟輈 躸证睭䭌为䏼着烟嚄呆凝㓁缫。巺喍捼颓然草光晒p;<违>默方殥瀌皯 >璝>Ⓛ皲圼殚䄀將䈿进宥瀂对廛架模7这丄铆还怭薯䏼着烟/p> 躸舿鲡儻明干歌向◯.珼着烟輈地点瀅尹䜚记庞亱僄为们>你 < 矹䎜认真珼着烟/p>我歌有 我明 俺刿他縲圼毹倣兜掏鬱枼䖹殥>⮥瀂喼麇尉坚狼,棘过—耂 捁地热/p>我漜歮厂方僭ﺉ明靠伟扜水他珼着烟/p> 榚<挈叺“认伟 性珯价䝌嗯.珼着烟踲圼仯ﰾ房鼈地点缹胬佽楀䰺气/p>p喭<我<我提扯幟廖珼着烟耈刿 <觅让貫︲圼淲绖䀷舿p 延佀忋伈地点瀂 ロ/p>>nbs;<辛p>&燻嗯.珼着烟輈地点瀝思宥瀂刿p 延勺发同翺‍郭着烟臦刴串圼>仟帊椴房饌的黂郭着烟/p>伟琀刿他珼着烟过了叼着烟bsp;北1了忇了苏州着烟过了叼着烟诹庞慈苏州靫。庠的倂 p>䃭ﯹp> 瀸絷 <耠的僭/p>薼枛 ﯹ纇忺/p>鼌耭 俞湿漉漉亭胭着烟輈地点篹廄铏怾〮等p縲圼怂 瀺伶圱眯䚌瀾/;

圼楌皂仈/皯耻圄房鼯耖胆鈿鼔営枼俞搜苏州上瀂鼗脕斯伈地点瀶p>/p断楌>䈾睱枼䈿饄夲圼再抬鼈地点瀧张䒝>❌嗯.着烟亭耂鼰䀫恶滯即喈ネ仅/处韫坡怿始迫>鼻筑郏 缡﯈䮉 <逼瞛筮帍仈滆张耂缘故靓朹/⻅鈤>楀为怈皂<〨

怅倓鯕/p断椲圼p廎身僳襄呆>↉仌颓倴坐>休爿隭 < <》谂䰺惭ﻖ珼着烟螛筧张䭱呼刿闶疏枝/p斏郁<落䞛 廈/閄/p惭爐圼/患成◯.空房鯈䮱斯他珼着烟耈䮉弈地点瀂鼣怀㏯上撒&。炘/皯耿嗯.弌嚯/p>扉韺土倂游客閌䈅所黊斯所〈/最美妙皍皯<逼 ,嵿血欥凹旅>&赌>n氼䃭着烟>怴劎皯房隽地縨冖‌同刿閮筌䃴躱 林 马Zbs;<发漰仈愖倦 <▮皯鼟▧的帹䞄方弫䢘伹的冬天对伈地点硼⚯㜂 黼攏吹亊囍>墳> 池蛍>爐圼怿倿姴釜䚯/眠>/离弟滂駹蛍>着烟扫掶p>鼟确曇耏沙孮姰着烟过了叼着烟耖背睌往甜房鼈地点琩哱䰺气已经萌 缲圼怙䚯䈿鮜囫僝咞胐溉自舿他缲圼扯着烟輈地点琣戤/p>>滅鈃饝捃ﻖ珼着烟/p>捈䇪⤫W <嚄伨冱 <傹苏州擁皑嚯悹䃭ﻖ缈地点绉䇻该盄霈皌僭着烟过了叼着烟葆>仁〧棠眠纺了鼄㛂鯕冨怡尼崌亷 䀝僭着烟地点掏鬂邌琌瓁皷藡䀧现在 <滴之珼着烟/p>牯歌嚂<成惭:绌曇 <ﻖ缲圼/䇍 么在着烟地点轻轻/;/p>谢谢他珼着烟/p>䇍谢ﻊ)儹矹䃭ﻖ珼着烟地点炌篸䚈/热辩坐/p> 胸零僭ﻖ珼着烟/p> <褄䖛之地点/

“靶藬使

/p>伟绊 <培䈿他珼着烟/p> 瀂/ 麞> 斯 <耋嗓僭ﻖ珼着烟/p>▕幟廖珼着烟蚈昌说/p>刴串圼开僭着烟/p>曇 <常郭鼌颓缲爷<慷囌嗯.珼着烟/p>爿鈅张莯褫ﻂ郭ﻖ珼着烟/p>吋 <仈房他珼着烟/p> <很僭ﻖ珼着烟/p>幟幟廖珼着烟輲圼/䚀將駱“姁过蚈䮥离傟 p>或良歌孽䈿鈅讻䖏挤仼哆还怭舿/p>䤄䃭ﻖ珼着烟/p>谼䟹䈿皷皂<薛䃭ﻖ地点牯仿/离嚈䇍 <䛇弌谒铁/p>p>或軆〼 <错舤>駍胬/p>p> 儿,廖皈藧速傌强p伡/p>軼> <斯他珼着烟地点/;<䃭ﻖ>花儿刿䇉牧棈箜水他珼着烟/p>䮮甂仚軂歌廂鈿隂<靠/p>

& 儿,弟/p剧棈滑弗客尴枖谼 错肌琌瘯谧刿漜堀紱>淺丶澡<甖伟 廜水他珼着烟/p>⻉䯩薒到河房漂/皌瀐伴釗>&䇍/认真的雪啊/p>䛽>> >&乜惭<成灰仠伟烐䛇房他珼着烟/p>旌傐刿滖地点齺麗脌>圼房漤ﺺ/ 吗毸䃭玩盖在暏寸姰滖>䮉弥 縼熅⻅鼟p>夜䃭/离pp>逘 >& 耜 廜认真的雪啊/p> <朆>造嗯.珼着烟蚈秶廀>p传纺谏惐睌庈地点 p䚋惭圼滌亮漑确仑惭療辈地点烐纺翼翼莕戴管▭杲圼槂凄嚮靠奇<藥ロネ地点仸 黼䚈/爿 <逼䉍祌毸 <歌弑刿所〈次鄌p暂<ﻂ黀>惐/岫着烟/p>蜠 <皀pY诸䈿他珼着烟/p>总‌靇耿䃭ﻖ地点 僭着烟蚈 滖䀌 纇忈匭䈿際䀽伶廂p倂<槁

子没<药费/ 滖㛌高绎䢝尹费刿戃饴个嗁䰺p䚏朆爿胬佽骂句脏p>愤愤这弮帪䈏硼开朌

哦㏼着烟圼昌说>戏 凄 ,嵲嚄/悐解着囇芃p/p>了 >簺蟙㛌䃭着烟躺輌胅方滖鉩p䁓仵亱树圹䗹气牧挸䚯p没方滁縝>䯀/患或圼 地点 暈旦徱Y菜CD仴仦〟兠仵他 考鈙邟费䚹蛍虎仸气 瀂切尺斯䯈寂缮p>䖹椒炒肉躺p䁲鱼 <虾<品所媳妇谼䎯耂麈那䗦徂胉庺着烟地点瀜纨榬瀌篈 合棈滅自傈仉蹭胭圼改倂 喹 麚热着烟/p>而䯸䈿/伟 概 挈䮺誟吤>我伟维䈇唈我忍䏼着烟地点䉵店迩玩盖僭着烟圼 淺䚯喹 < 僭着烟/p>水䈀/䎯 <﹡弹仑幟廖珼着烟䉿怘 <䮯昹蝂歌廖胳总 <有效p䁈囈/嗯.鷺p 縑䈿逘戀每 䪟优贵仑廖僭着烟钞p钞仑僭着烟见过圼杂歌嚂

对薛之谦来讲圼旧巺的僭鈆。庌倘掯耖能 着烟躺輜漪己粽皯;<地点而 ,弹

他圼滖烅枟巺䃭着 麯条焁 <着烟/ 躸赏 㚋帑品从着烟地点 < 丂鈿鸝—⭌崒啡高鑫✌篸䚈/爿鿑與尺志p薛䃭/p>伟烞㈿他珼着烟/p>圼情枟合䃭ﻖ珼着烟/p>圼擁䉓他䔹/离品他珼着烟/p>/离廜水嘻唰唰/p珼着烟/p>之菉 䮈房阾微管雪或胄声郭/p珼着烟而赧蛈/擁篈>逽䤄䈿/p>嘻唰唰声閛之黖珼着烟地点挪p>䔱枌着烟胫廎身刿鿌p>&伟烊 <䧷枍刖胄声鐈䷭房锨 缹䷭ < 㚌拉品从着烟臦刴䚈筌崂&郄廎着烟/边莄呺丶鼅釈 <嚮哦㏼着烟  帏/ﻎ着烟地点瀂歍哈哈;

按䯩确 <燻利伹<着烟
着烟tbc.着烟
着烟9(/䈿着烟
着烟輣创列∿着烟耎文∿着烟
论(3)
度(b35)

copy;了a href="http://laterfocus.lofter.com/">Zucker了|了Powered by LOFTER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l.bst.126.net/rsc/js/theme/r/pagephotoshow.min.js?0015'>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P('loft.w.g').initPagePhotoShow(documen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