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大薛同人】孩子气与臭流氓(小甜饼一发完)

Summary:节目里总有人对薛老师动手动脚。大老师很生气。

Warning:甜腻因人而异不适。


大张伟翻了几条微博,心情烦躁。尤其是那个姓刘的小屁孩扒拉他们薛下巴那张动图,他盯了得有几分钟,不由得“啧”了一声,使劲皱着老干部眉毛,满脸的不赞同。他在出神,只觉得从胃往上腾腾地冒着滚着什么。薛之谦眼睛亮亮地冲他抿嘴笑的样子,总时不时窜上来提醒他宣誓主权。

等刘迎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的时候,他才如梦初醒,喃喃自语,大为惊叹。

照理说,他绝对不是这种酸唧唧小学生一样工作私人生活分不开的人啊?但是自从和薛之谦在一起,他就觉得自己就越发不正常了,好像心智突然被人从高处拽到了底儿,还啪啪踩了几脚。

“明儿晚上住学校里呀?”

“是啊你想还住酒店啊?”

“薛——学校里挺好的。”大张伟卡了一下,一个急转弯,默默地说完。

机场里和薛之谦打了个照面,他们跟着工作人员一起搬行李,办手续,然后坐了同一辆车去酒店。因为有人在,所以他们俩都没怎么说话。大张伟一直看着薛之谦在自己眼前晃。薛之谦找笔填表格他看着,薛之谦拎行李下车他看着,薛之谦和工作人员嘘寒问暖道晚安他看着,心里频频冒出乱七八糟的念头,这人手怎么那么白白嫩嫩细长细长的,逮着谁不愿意拉两下摸两下,去他们母亲的;头发是刚洗吗鸟窝似的乱,特想把他拉怀里对着头顶亲亲揉揉;黑眼圈……又重了,是多少粉给盖的?人化妆师能乐意吗?没骂他两句?我能出钱您骂他两句吗?......多少天没见了,跟见陌生人似的,连点高兴都没表现......大张伟皱着眉头点了根烟,徘徊到马路边儿上。等车开走了,行李被经纪人带上去了,人走得差不多了,酒店门口就只剩他们俩和两盆快秃的盆景。

他瞥了薛之谦一眼,发现薛之谦也在看着自己,笑吟吟地,手里有些掩饰不住的紧张,转着他那小行李箱的拉杆,试探着对他偏偏头:“走吧?我们也上去。”

大张伟实在忍不了了。他把烟屁股扔在下水道缸盖儿上踩了一脚,快步走上前,在薛之谦猝不及防的惊呼中,连人带箱子拖向酒店边的小巷子里。

还没站定,薛之谦就被糊在了墙上,大张伟从两臂边上一圈把人整个搂在怀里,憋得薛之谦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两只手被限制了活动范围,只能堪堪拉住大张伟的外套。

埋在薛之谦肩上的大张伟听见薛之谦的笑,愈发地不爽。

“怎么啦?”薛之谦拽了拽他衣角。

“薛之谦你会不会看脸色啊。不爽呢知不知道!”他闻了闻,薛之谦听他的话改用这个味儿的沐浴露了。他边半心半意地想着这倒是让他挺满意,边用下巴壳惩罚性地顶了顶那人没多少肉的小身板,果然听见薛之谦痛呼一声,颠了一下左肩把他扔下去,又怒又笑。“发神经啊你。”

大张伟看着他眼睛,昏暗的小路灯下亮晶晶的,晃得他心里那根弦柔柔软软地化开,不自觉又拖着调子“哎呦喂——”了一声,猝不及防地照着眼睛亲了一口,“我就发神经你管得着吗?干嘛跟我装不熟,干嘛逮谁让谁摸你脸蛋儿摸你手啊?内刘什么然——他有我帅吗?什么破节目,至于那么拼吗?......”

“你都看见谁摸我脸蛋摸我手啦?”薛之谦忍笑,任由他像树袋熊一样扒着自己左晃晃右晃晃。眼看甩不下去,只能试图抽出一只胳膊来。

大张伟撒手,撤了半步,抓起薛之谦两只胳膊,折腾了半天才从他那长得盖过手背儿,总觉得欠一剪子的袖子里,把手掏出来,贴在自己脸上,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这是本大爷的。”松了手,他又勾勾手指,把脸凑过去。薛之谦哼笑一声,给面儿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这也是本大爷的。”大张伟说,“帮小屁孩,瞎凑什么热闹。”

他欺身上前,挤进薛之谦两腿间,把对方压上墙面。薛之谦被挤出一声笑,却只敢憋着,配合大张伟绕到他屁股下面用力一抬的手,把腿绕上大张伟的腰。这个动作对两个成年男人来说有点吃力,但却又极其色情。薛之谦大部分力用在墙上,大张伟不经意间稍稍向顶了一下胯,惹得两人都有些喘。“这个,只能是,本大爷的。”大张伟说。

薛之谦觉得自己脸烫了起来,略略低头,嘴唇就能碰上大张伟的鼻尖。于是他就这么做了。亲一下,然后额头抵上大张伟额头。

“讲点道理好嘛张大爷,我那是工作诶。”

“那你也掌握下儿分寸成吗?那小黄图哟见天儿地往我眼前现——”

“去你的,什么小黄图啦!”

“你敢说没往人身上骑?”

“那倒是有过……好啦我以后注意——”

“——光注意哪儿行啊,这几天造成的伤害你得补偿我。”

“怎么个补偿法?”

大张伟一偏头捉住薛之谦的嘴唇咬了两下,在对方情动的一瞬间,长驱直入,攻城略地,将那柔软发烫拆吃入腹。薛之谦抓着他肩头的手收紧,另一只手绕上他的脖子,感到唇边的大张伟在亲吻的间隙笑了。

“也就你,能让我跟个愣头青似的,就想怼你到一边儿护着,别人谁也别想抢.......”

“根本没人抢好嘛……”

大张伟皱着眉又咬了他一下,薛之谦连忙改口,“好好好,不给他们。只给你。”

“废话——”

“——哇张大爷你有点膨胀哦。”

大张伟退开看了看他,两个人的嘴唇因为亲吻都红彤彤的。

“薛老师,”大张伟一本正经。

好久没被他叫薛老师了,薛之谦笑起来。

“鉴于我的老腰快折了。咱就长话短说。我现在是哪儿哪儿都膨胀。你感受到了吗?”

薛之谦的脸腾地红到脖子根。半天挤出两个字:“流氓。”

“臭流氓为了你后半生的性福,也得好生养着他那腰。所以薛老师赶紧地表个决心?咱们今儿这小测验就算结束啦!”

薛之谦瞪着他半晌,佯装不情不愿地抿着嘴说:“大老师,是我错啦。您上楼想怎么罚我就怎么罚我好——”

“好不好”还没说完,大张伟就撒了手,拉着薛之谦就往门口回。

“这可是你说的!”

“喂你个大骗子!”薛之谦边拽他边伸手够箱子边骂,“我的箱子!”

Fin.


这两天,我似乎高产似母猪……

大概是被刺激了。各种意义上……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评论 ( 13 )
热度 ( 391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