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nc17见@神经质狗血爱好者。

【大薛同人】见证实录5(现实向/双向暗恋梗/短篇更新中)

5.张鸣鸣

她只需要回头看那么一眼,就知道薛之谦那个大傻子在为了什么烦心。

他们在从学校回酒店的路上。助理打着方向盘,和薛之谦说了两句签证和行程的事。薛之谦半天才回过神来,目光飘忽,愣愣地张着嘴,却做不出任何回答。气氛有些尴尬。

助理倒车镜里瞥了瞥薛之谦,一头雾水,频频往副驾投递茫然的眼神和求助的肢体暗示。张鸣鸣耸耸肩,假装自己和他一样一无所知。“随他去吧。”

她一无所知吗?

实话说,她觉得恼火。

刚才站在车前目睹了薛之谦和别家艺人“闹不合”的全过程。她作为经纪人敏感的神经,让她下意识地在方圆几米之内搜索镜头的影子。

确定安全以后,薛之谦那边已经和鹿晗道了别,拖着行李走过来。张鸣鸣看看他,他就抬头,从紧皱的眉头里挤出一个笑脸,让张鸣鸣憋回了想说的话,只能上车,给他打开后备箱。

张鸣鸣认识薛之谦快十年,这么一个有时候疯起来令人怀疑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至百思不得其解的人,在张鸣鸣这里却像是摊开的纸。

薛之谦是个固执的人,有他自己的骄傲。但同时他又是个聪明人,在各方面,各种意义上的聪明人——尤其是在人际关系上。她对他有这样的信任。但事情遇上大张伟,总是变得有些不对。这实在让人不得不担忧。


她彻底意识到这样的规律,是在那次和对方同台录制燃卡的节目现场。

薛之谦在跑步机上接受主持调侃,录制进行到后半段可以感觉到他整个人身上散发的疲惫,但还好他精神放松,心情很好。主持人把话题引到薛之谦的尴尬经历上时,薛之谦有片刻怔忪:“尴尬的经历?”

“就是让他们知道知道你以前有多惨。”大张伟顺着补了一句。

这句话让薛之谦的笑容仿佛突然被冷却了,他一直盯着大张伟的目光像是下意识挪开。张鸣鸣的眉头皱了起来。

没几秒,薛之谦就顺从地拿自己过气只有一个人接机的悲惨往事开起了玩笑。没人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甚至大张伟也没有。大家都配合地大笑,没一会儿话题就切了过去。

但是站在场控旁边的张鸣鸣看着薛之谦的眼睛。她觉得很不对。那种一闪而过被好好掩盖的失落,没法归结到疲惫和被随便一个人否定上。

不会吧薛之谦,你认真的啊。张鸣鸣皱眉,喃喃自语。

她不知道自己对薛之谦是不是纯然失望——因为她不仅是他的经纪人更是他的朋友。在失望中她如果暗暗保留了一些庆幸与关心,这也是她该做的。

结束散场以后,薛之谦脸上已经是写满了疲惫。她带薛之谦往停车场去的路上,薛之谦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是不是我哪些节目里没把握好度?”

张鸣鸣的心咯噔一声,疑惑被彻底确定,面上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

“没有啊。你一直有你自己的方式,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为什么——”

“——还有你昨天刚跟我说什么来着?”

薛之谦愣了愣,叹息揉进一个笑里,挠了挠鼻梁。“放下姿态和包袱。”

“自然而然,”张鸣鸣也笑,但却是因为无奈,“看不明白的人,只是没有缘分。”

临上车前他们在停车场碰见行色匆匆去赶飞机的大张伟,薛之谦打了个招呼,俩人凑在一起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张鸣鸣一扭头,发现大张伟的经纪人也在看着他们,回过头来给了她一个对视,她略略点头当是打招呼。

再看过去时,那两人刚说完,大张伟对薛之谦做了个发短信的动作,然后挥手再见。而薛之谦的表情就被这简单的一个动作点亮了,忙不迭地点头。

这一刻张鸣鸣几乎真的有些心疼他。只是几乎。


回到眼下的事上,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委婉地提醒薛之谦,他已经越界了。对方那边,是她看不清的一片未知。他们双方团队没有合意,甚至也没有除最基本合作外的沟通,信任两个艺人相处一定会谨守职业自觉。就算不合也不要带进工作里。

张鸣鸣一直认为,薛之谦这样一个不算年轻的“老艺人”,会懂得如何小心地贴着界限游走,如何从工作中抽离、保护自己的个人生活。是喜是恶是友是敌,统统不会入戏太深。

但这次薛之谦的确越界了。

张鸣鸣瞥向后视镜,发现后面跟着辆眼熟的车。她眯起眼睛认出了车的主人,有些惊讶。

“那是大张伟的车?”。

助理看了一眼,点头。“是。”

“他们是和咱们一个酒店是吧?”

“节目组给订的嘛,肯定是啊。”

张鸣鸣偷偷看着后视镜里的薛之谦,发现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神来,默默听着前排他们俩的对话。

“你的房间在八楼,别走错了。”张鸣鸣幽幽地带点揶揄。

薛之谦被发现了,却也不恼,疲惫地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啰嗦。”

“大傻子。”

张鸣鸣笑笑,摇头。心想。算了,随他去吧。

薛之谦是值得她信任的。

她应该回以同等的支持。


tbc.


《见证实录》1  2  3  4  5  6  7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半闭关一个月,有时间就会更新。没时间的话咱们就一个月以后“上学啦”见~

评论 ( 31 )
热度 ( 161 )
  1. 十五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2. 夜轩琉璃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