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大薛同人】因特拉肯的面馆(AU/完)

Summary:假如张伟在因特拉肯开了一家面馆。

正文:

“人们说你在瑞士找不到流浪狗。”

当薛之谦站在凌晨一点的因特拉肯街上,全身上下只剩下三欧的时候,他望着一个个窗口熄灭的灯光突然想到地铁里的这句话。

他刚被从一家可以二十四小时坐着的便利店赶了出来。老板态度很暴躁,他三个月过去依旧很烂的德文让他没法知道他被赶出来的理由,是他还穿着建筑工地脏兮兮的工服,还是他蹭了一身的鼻血和乌青的嘴角。

挨揍不是常有的事。但他总能解释说扛木头磕磕碰碰很正常。而且也没有人问他——学校里大家都忙得很。地铁上,火车上,有人会用奇怪的目光看他。但是没人问他,这是唯一幸运的事。他摘了手套抹了一把鼻子,血止住了。他有点饿。

第二件幸运的事,就是全世界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中餐馆。街对面唯一一家亮着招牌的店面,是一家面店。

冷空气刺激着他脸上的伤口。他龇牙咧嘴地抽了口气,踩着厚厚的积雪小跑过街,隔着玻璃门看见灯还开着。跺脚抖落鞋上的雪,薛之谦推开门,门上的铃铛叮当作响,迎面而来的暖流让他一瞬间感觉眼前蒙上雾气。

他搓着手指坐在靠近暖气的位子上,一个满脸不耐烦的亚洲人掀开厨房门帘晃荡了出来,把手在白色围裙上抹了抹,从柜台拿起菜单,笔夹在耳朵上,懒塌塌地抛来一句蹩脚却容易分辨的德文。

“吃什么?”

薛之谦看着他额前一撮飞起来的绿毛,舔了舔嘴唇,磕磕巴巴道。“我…我只有三欧元,这里有什么-可以……”他越说越小声,那人皱起眉头咂咂嘴,终于正眼看了他一眼,随即向后挪了挪脖子。

“我去,”他开口,地地道道的北京腔,“大半夜的,您这是被打劫了还是劫人家挨揍了。”他盯着薛之谦的脸,施舍给他一部分的注意力。

薛之谦目瞪口呆。

“你是中国人?”

“你不也是吗,”那人看他的眼神仿佛他是个弱智。“见过有小日本儿开中餐馆的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

“能被欺负成您这德行啊,”那人歪起一边的嘴角,没往下说,“——没钱吃饭了?”

薛之谦窘迫地点点头,“有,有什么……我能付得起的?”

对方打量了他片刻,一转笔把菜单撂下了,耸肩。

“没有。”

薛之谦被一句话堵得满脸通红,无措地看着自己的鞋尖,半晌自觉地起身准备离开,“那不好意思.......”

“哎——你叫什么名儿啊。”那人在他出门之前突然说。

“啊?”薛之谦回头,发现那人抱着胳膊斜靠在对面桌沿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薛,薛之谦。”

“薛之谦——”对方重复了一遍,笑起来,“我们这洗碗那老胖子昨儿去世界公园了,还没聘着便宜的。你有兴趣试试么。”

薛之谦咽了一口唾沫,脑中的小齿轮在飞速地旋转着。他反正每个周末来因特拉肯扛木头,发薪水之前根本没地方住,也回不去学校。洗盘子加上薪水,如果包吃还能省下饭钱的话——

“一至五不行…我要上课。周末可以吗?”

对方挑眉。“你还上学呐?”

“嗯。”

他看了一眼薛之谦寒酸的一身行头,“就周末忙。得,看你一穷酸学生。不给钱,包吃住愿不愿意?”

薛之谦的眼睛被点亮了。包吃住!洗一天盘子挣到这天的三餐和睡觉的地方,傻瓜才会不愿意。他头点得像个玩具弹簧狗。

对方鼻子里一声笑,伸出手,“我,叫大张伟,以后就是你老板。周末你吃在店里,住在我家。”

薛之谦快走两步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握了上去。“大——大老板好。”

“搁搁搁搁搁地上!”大张伟看着被薛之谦随手放在桌上的脏手套。

后来那天晚上薛之谦吃到了一碗热腾腾的清汤挂面,并没忍住撒了个小谎,说今天其实是他生日,然后得到了面里多卧的一个蛋。很多年之后张伟都经常半不正经地喊他小骗子,只为了看他一脸羞愧,不好意思地低头舔嘴唇。

那天薛之谦吃得太快嘴里烫出了泡,张伟看着他仰头哈气强忍着死也不吐出来的倔劲儿,只觉得这人有病。

不一会儿,桌上多了杯冰水。薛之谦看着撩起帘子回厨房的张伟的背影,眨眨眼睛忍回飞速蓄起的酸涩,拿起杯子灌了一半,疼得他想骂娘。

一瞬间,这几个月所有的委屈,孤独呼啸而来,他鼓着嘴金鱼一样含着水,眼泪像终于找到了出口,噼噼啪啪地掉进碗里。

大张伟掀开门帘,带着绿毛的脑袋露出来,看了看他,然后意味深长地眯起眼睛。

薛之谦吓得咕咚一声把水咽下去,想憋回眼泪,却只能噎得打着嗝一抽一抽。

“行行行哭完刷碗,然后关灯睡觉。明儿一早还一堆活呢。”

“睡......睡哪里?”

“楼上。你就睡那沙发。”

“哦...好。”薛之谦点点头,收了筷子端起碗。“老板......”

“啊?”

“谢谢你。”

大张伟不自在地翻了个白眼,撂下帘子。

“矫情。”


Fin.


半夜突发脑洞,没有仔细考据。印象里薛确实讲过类似的事。

可能会有各种后续/番外,但我最近真的很咸鱼......

另:见证和虚构没有坑。只是......↑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评论 ( 11 )
热度 ( 271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