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井/大薛】诚实和勇士(片段灭蚊)

 @别抓,酱。 的第一个点梗,要求是嘎井揉大薛,戏份太少就不打大薛tag了。背书的间隙摸鱼一发,月底假期开始才能真正把点梗写起来,其他的容我慢慢来。吃得开心~

警告:ooc;无脑。文首互动来自综艺“我们战斗吧”。

*

轮到王嘉尔戏弄他的时候,王嘉尔丝毫没有手软。

“井柏然跳一下。”

井柏然动动僵硬的面部肌肉挤出一个笑容,瞪着王嘉尔对抗地心引力。

“说王嘉尔我爱你,3,2,1。”

靠,过分了啊。他一屁股坐上台阶,周围人笑成一片。王嘉尔没有再坚持,浮夸的假发底下那张脸上还是嘻嘻哈哈的。

录制结束的时候他们去吃午饭。井柏然走了两步,回头找王嘉尔的影子,再一定睛发现他走在前面,正黏在王凯身后发动话唠攻势。王凯很给面子地笑得肩头耸动。

王嘉尔一回头,对着井柏然:“哥。”

于是他就站定了,小白,杨哥,雨神和一干工作人员全都路过了他。王嘉尔倒逆着人群蹭过来,他们并排走在最后。

“你刚刚为什么不说?”

井柏然愣了愣。“说什么?”

王嘉尔眼睛眯起来,嘴角却向下撇着。生气又很不得意似的。“你说呢。”

井柏然突然想笑,他就笑了,一手勾过王嘉尔的脖子揉进自己怀里。“你当我傻啊。那节目上能乱说话吗。”

王嘉尔挣出来,看着他,眼神突然意味深长起来。“原来哥不懂这种事情。”那眼神让井柏然挑了挑眉。王嘉尔时常在小天真和一本正经中转换。井柏然一向很配合。只是原来他不太懂这种模式的意义在哪儿,在王嘉尔身上他找到了答案。

井柏然轻笑了一下,沉声道。“你说卖腐?”

开玩笑,老子坐台的时候你还满地乱跑呢。

“埋伏?”王嘉尔拿余光瞟他,井柏然翻了个白眼。

“就是搞暧昧,懂么。假装谈恋爱。”

“Faking lovers!”

“对!”

“哎——”王嘉尔手舞足蹈,“就是这个。”他又摇摇头,这次正视井柏然的目光。“所以哥是讨厌我吗?”

井柏然对着那双眼睛里发射过来的谴责皱眉。这是什么逻辑。于是他就问了。

“这是什么逻辑?”

“逻辑?”王嘉尔反问,不知道是又没听懂还是陷入沉思。

上了车,王嘉尔拖着他跑到中巴最后一排。井柏然被拉着一路鞋跟生无可恋地蹭地,雨神嬉笑着推了他一把,还对他抱拳。“牺牲小我嘛。井兄弟好样的。”

他一坐定,王嘉尔就凑上来,几乎要贴着他耳朵。

“没事你小点声可以,这就咱们俩。”井柏然把他从自己脖子上往下扯。

王嘉尔很认真地看着他,几乎有点严肃。

“现在国内很流行这样。会,会红。”

井柏然翘起嘴角。“谁告诉你的?”

“你知不知道大长尾?”

井柏然眨眨眼睛。“谁?”

“中国的GD。”

井柏然被弄得一头雾水,茫然摇头。

“他和一个薛哥哥,最近哇——pop到不行。”王嘉尔头靠在最里的玻璃窗边,比划着,分贝低到淹没在发动机运作的声音里。“薛哥哥跟我说,可以小小地,‘试探观众的底线’~”

“怎么试探?”井柏然好奇起来。

“听粉丝的——她们想看你们靠得仅仅地,你们就靠得仅仅地。”

“近近的。”井柏然十分怀疑地一咧嘴,“那......万一人家不乐意怎么办。”

人家不乐意,你他妈会被扔开。你会非常难看。

王嘉尔一拍大腿。“所以要先搞清楚对方是不是讨厌你嘛。”

“嘉尔,嘉尔——”井柏然伸出手按住对方躁动的胳膊,“不是所有不讨厌你的人,都愿意和你搞基。”

“搞基——”王嘉尔的手指在颊边旋转。

“搞基。”井柏然点着头重复。

“长尾哥哥就愿意啊。”王嘉尔一脸理所当然。

“那是他们——”没下限三个字翻滚在喉咙里,最后还是被井柏然咽下去。“嗯。中国GD乐意。”

“其实他也不乐意,”王嘉尔突然说,“他讨厌‘弯的’。”王嘉尔在空气中打了个引号,眉毛拧成一团,仿佛在尽力理解这个形容词。“薛哥哥说他也不是‘弯的’。但是那天长尾哥挂他电话的时候,他的脸都灭了。”

井柏然本来沉浸在故事里,突然一愣。“灭了?”

“像灯光突然哗——”他打了个响指,“灭了。黑暗。”

井柏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然后呢?”

“下雨了。”王嘉尔说。

“哦——啧,”井柏然瞪他,“我说他俩。”

“下雨了,航班全部推迟。没然后了。”王嘉尔挠着脸颊,眼皮打架。“哎我们......本来在聊什么来着。”

井柏然一口水差点洒出来,拧紧瓶盖,笑。“我怎么知道。”

王嘉尔突然靠过来,离得远那只手臂把他整个锢住,凑在他耳边道,“我还是最喜欢哥。”

最喜欢三个字暖烘烘地打在他耳廓上,井柏然觉得脸有点烧。“还闹没劲了啊,又没镜头,”他说,“你这拿我衣服卸妆呢。”王嘉尔整张脸埋在他白T肩部揉了揉,感觉要睡过去。“长尾哥说借着镜头可以讲心里话。别人都会当成假的。”

井柏然张了张嘴,偏过头看着王嘉尔的头顶轻声道。

“你说什么?”

王嘉尔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Fin.


评论(5)
热度(58)
  1. 十五Zuck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