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大薛同人】清理

警告:粗糙大纲文,算有刀(?),跑题。以后别做朋友而写,搭配bgm食用更佳。各位新年好~

——————————————————————

薛之谦回到家里开始清理房间。

人无法解释自己一些神经质的举动的时候,就会把责任推到酒的身上。他房间昨天刚刚被阿姨飓风般席卷过境,干净得正发亮。所以事实上没什么好清理的,他偏是跪在了床边的地板上,拉出床底的储物箱,开始一件一件归置。

晚饭张伟约薛之谦出来,在楼下的烧烤摊,灌了几瓶啤酒,然后说他准备求婚了。他和薛之谦商量细节,被薛之谦嘲讽后红着脸和脖子反击,人总得有个结局吧。薛之谦。屈尊找个人陪。你又不是老神仙。老了病了谁照顾你?薛之谦笑话他。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孤独恐惧症。神经病。

垃圾桶满了,薛之谦的汗从额角滑进下颚与脖颈的夹角,他心里填满莫名的安定。而那眼热耳凉,后颈靠近耳根三寸酸得疼痛的感觉,是幻觉,是副作用,他不打算管。

薛之谦和张伟是高中的时候认识的。张伟和他一起参加学校里一个歌唱比赛,薛之谦第一次听他和他的乐队在台上唱他们自己的歌的时候,薛之谦就喜欢他了。高考张伟因为“不务正业”发挥失常,他却因为咬牙死磕超常发挥。

那天晚上张伟和他打了一夜的电话,两个人像喝多了一样,东扯西扯,把脑子里关于未来的憧憬掏了个底儿掉。

填志愿的时候,薛之谦没有半秒的犹豫。

大学里,张伟谈了几个女朋友。借着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名义,每次女友变前女友,张伟都是让薛之谦去挨的饮料。脸上,大襟上,有一次在裤裆上。两个人蹲在水房,张伟给他搓外套的时候贼笑两声,突然扒他裤子,被薛之谦一口混着牙膏沫的水迎面喷透。

“你什么时候为我挨刀啊?”薛之谦趴在床上问他。

“您先有个对象算啊。还好意思问我。”张伟的声音从下铺悠悠传来,“哎别说。还从来没见你谈过呢。”

薛之谦愣了愣。

“你这脸蛋不至于啊,该不是弯的吧。”张伟声音笑嘻嘻的,埋在被子里。

“滚滚滚。”薛之谦扔了个枕头下去。

薛之谦从没跨过那条线。他小心翼翼地保持一种平衡——他和张伟之间,从不能混入他推到线后的东西。他对自己有一些要求,这些要求保护他。他自己要完成的事,他的生活,和张伟放在两个平行世界,这样他永远不会在张伟面前表现错。薛之谦曾经以为只要他做得足够好,日子就会永远这样过下去。

刘君林是薛之谦在学校吉他社唯一一个说得上话的朋友。他有一种沉默的观察力,人是淡淡的,却总是语出惊人。对薛之谦,他总能戳到他最痛的地方。所以薛之谦很少和他谈张伟。他害怕被揭穿。

新年晚会的排练之后,刘君林拿着外套路过薛之谦的位子,看看门口,勾起嘴角说:“你男朋友来了。”薛之谦收琴的手楞了一下,看向门口,张伟拎着啤酒和烧烤站在门口。刘君林出门的时候对着张伟笑了笑,说了句什么,张伟的嘴张了张,眼神变得带点敌意。薛之谦意识里的那根弦随即崩裂,“刘君林!”他喊道。而名字的主人已经离开,消失在楼梯间的门后。

“他和你说什么了?”薛之谦停在门口,呼吸里夹杂着破碎的喘息。

张伟看向他,无措,生气:“丫——跟我说你是弯的?!你们社怎么这么多王八蛋!”

你们社怎么这么多王八蛋?

上次薛之谦被社团里另一个胖子欺负,张伟二话不说去揍了他一顿以后,打电话给薛之谦也是这么说的。但这次,薛之谦心里没有任何的喜悦可言。

恐惧冲破了纸箱,像小妖怪一样死死缠着薛之谦每一根神经。他迟钝地看着张伟等待答案的脸,看着那双眼睛里倒映出的慌乱的自己,被排练室光亮彻底湮没。

“你是吗?”张伟说。三个字,狠狠地敲在薛之谦心上。

那一刻他思考了很多事,但一切都结束了。它们像冰山缓缓沉入海底,一起尘埃落定,烟消云散。

“就算全世界都弯了老子还是笔直得和钢筋一样好吗。”他嗤之以鼻,声音稳得和张伟那三个字一模一样,背后的手指却在颤抖。他后退一步,靠上门框,指甲缓缓陷入木头和铁的缝隙。

是啊,人总要有个结局。

话音落下的那瞬间,张伟泄露出的轻松,早已经杀死了他。


————————————————————————————


只是一篇大纲文,为了首尾而写。为了大过年的不真刀真枪,设想了一发反转结局(?)

说婚礼上薛之谦旁边坐着刘君林,说起当年的事,刘君林说张伟还揍过他,问薛之谦是不是他让干的。薛之谦说怎么可能,我不知道这事。刘君林就说当年那天门口啊,他跟张伟说喜欢薛之谦,第二天就被堵厕所揍了,三天左眼充血肿的没睁开眼睛。排练也没赶上,晚会是薛之谦求张伟替补刘君林上的。哎,你小子忘干净了?薛摇头。刘君林又说听说张伟揍胖子也是因为他对薛有意思。“你们社怎么这么多王八蛋?”薛之谦突然想起这么句话,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刘君林看他一脸的空白,摆摆手。啧。我还以为你知道呢。感情你也不知道他截给你那些情书最后挨个泡妹子的事儿呗?亏你还给他擦屁股最后。

......

是这样粗糙地设想了一发,但是只能发发早就写好的存货,暂时没有精力把大纲扩完了。

新年假结束,说好的点梗也得开始产了。_(:зゝ∠)_第一个不怎么咸鱼的假期。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评论 ( 27 )
热度 ( 190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