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大薛同人】荒岛(ST AU 2/?)

在等待赴任期至的日子里,星联秘密安排了两次军官会议讨论这次深海号在中立区任务搁浅的事。接薛之谦去总部的传送艇上坐的几乎全部是高职位,或年纪轻轻却名声大噪的指挥官。薛之谦尽量让自己目不斜视,攥着手里的日报往脑子里塞句子。

“这年头还有人读纸报啊。了不起。”有人在他旁边的位置嘟囔。

薛之谦偏过头去,见那人正在和安全带做斗争。登艇的人越来越多,他解不开安全带就卡在过道,后面的人开始抱怨起来。薛之谦叹了口气,放下日报,伸手摘掉了邻座的气栓。

“这艘传送艇没有装备减震系统,安全带也有气阀的。得拔掉才行。”

“哦——这么回事儿。”那人皱起眉,坐进座位,“不是我说,星联那帮老家伙什么时候把造声波护栏的钱拿来升级传送设备,咱也不至于出门都拴个狗绳吧。”

薛之谦不自觉地略微勾起嘴角,然后迅速隐去。在对方向乘务人员抱怨不提供饮品服务还禁止吸烟的规定时,他靠回椅背,准备回到他刚才在读的那行。

艇仓安静了没一会儿,旁边的挡板尽头露出一个脑袋。“哎,哥们儿。刚才谢了。”看来他邻座今天准备坚持不懈地对他进行噪音骚扰,“有火吗?”

薛之谦对他怒目而视,对方却丝毫没受影响似的,挑眉一笑,伸出只手,“大张伟。”

薛之谦愣了愣,盯着他的手,目光慢慢移向他额前的绿毛。

他在薛之谦眼前摆了摆手,“劳驾。您是?”

“太不巧了,”薛之谦说,“我和你一起调任。”

大张伟闻言眯起眼睛,目光在薛之谦的制服和脸间徘徊。“薛老师?您这可不太友好。”

“不敢不敢。您老师。”薛之谦缩回座位里,“而且我也没有在学院的执教经历。”

也没有泡安多利安星女学生的经历。他默默补充道。

“这不是被开除了吗。”大张伟露齿一笑,“还以为要失业了呢。”

“那看来星联是真的缺人。”薛之谦意有所指地说。

“是啊,不然还怎么能遇上您呢。”大张伟回敬。

薛之谦张口结舌,舔了舔自己的牙床,再说不出话来。

“他有点难对付。”上将评价大张伟时,曾罕见地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但却是星联最不可多得的指挥人才之一。”

“难对付。”薛之谦重复道。

“我们相信你是唯一能够和他高效合作,拿下新阵地的人选。”

“我?为什么?”

“星联了解你们。”

放屁。

此时此刻,薛之谦望向窗外漂浮的云层和隐匿在其后的金色余晖,默默咒骂。

这是他十年来获得的第一次重回前线战舰的机会。他不想浪费在替星联给一个大龄男婴当保姆上。他凭什么?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