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大薛同人】荒岛(ST AU 3/?)

补一段


传送艇在一小时后停靠在总部悬浮区,薛之谦被叫醒时艇上已经几乎空了,他连忙起身整理制服上的褶皱,匆匆离开。

他没想到自己会睡着。事实上,他的睡眠问题已经有三年多了。在家里,在舰上,在他被白噪和5%灯光环绕的床上,他难以入眠,直至第二天来临。

太奇怪了。他竟然在老式的交通工具上睡眠质量良好。

当薛之谦快步踏入会场时,人群正要落座。远远地,他看见一个熟悉的后脑勺,在学院时便经常被薛之谦嘲笑说形状奇怪有秃顶风险。

“刘君林。”对方转过身,一眼看见薛之谦,“你种蘑菇去了?找你都快找瞎了。”

薛之谦脸上迅速浮起笑意。有些东西时间永远改变不了。他很庆幸这点。

一会儿,会场逐渐安静下来,人群起立,在主席入位后又坐下。

薛之谦事先从上将处拿到了消息,这次会议将会对中立区的行动进行投票表决。星联历来与当局互相独立,在政治问题上仍保留区别于其他主权主体的自治程序。即便如此,召开紧急会议的情况并不多见,可见这次罗慕兰在中立区的行动给星联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在进行表决之前,我们将任命新一批指挥官顶替下落不明的深海号船员……”

“下落不明。”刘君林在一旁轻声道。“看来星联不打算公布真相了。”

“你怎么这么确定他们死了?”薛之谦突然说。

刘君林顿了顿,看向他。“你说什么?”

薛之谦在念到他名字的时候起身,“没什么。只是一个猜想。”

在前厅另一端,与他正对面坐着的大张伟戴上制服帽子,起身,脸上堆满敷衍的笑容,在掌声减弱前就又迅速坐下。

“哎哟。”刘君林悠悠道,“新舰长。”

“我怀疑星联其实想让深海号中炮沉舰得了。”薛之谦说。

刘君林笑出来,“我听说你是他的大副。”

“他们觉得我能‘配合’他。神经病吗?我看着像保姆?”

“没准你真能。”刘君林突然说。薛之谦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从在学院我们就感觉你不一样,”他指了指对面低头玩手指头的大张伟,“我不是在夸你。星联需要能突破以往建制的新指挥官,这次行动就很反常。或许你们就是他们想要的。”

“炮灰。”薛之谦翻了个白眼。

“人才。”

“安多利安人才信。”

刘君林噗嗤一声笑出来。

主席挪动脑袋,几不可查地瞪了他一眼。

薛之谦笑笑。他靠回椅背,看向对面的大张伟,发现他已经开始在会议记录簿上画小人了。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