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启红选手很喜欢写“这乱世,如何如何”的句式,却很少有人真正写出过乱世是个什么样子。《荆》写了,是一件一桩连环事件推演出来的,而《轶事》只用了一段,是一老家仆坦白如何被遣散,后又辗转北上再遇旧主得以生存看出的。
有时候,如果你想造势/立人物,却又偷懒,读者一旦不被糊弄住,出了疑惑,就变成他难以认同你文章的根源。

要么心诚,踏实去绘,要么有巧技,出其不意,你总得选一样。

评论 ( 5 )
热度 ( 9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