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一个玩腻了的瓦肯。笔记见@Zucker笔记。

【大薛同人】隐藏摄像机5

1  2  3  4

警告:提及一些舆论谣言。

*

薛之谦陪着张伟在前台磨叽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抢着用(半吊子)英语解释情况,希望能再开出一间房来,证件之后联系到助理再说。

就在张伟不耐烦地最后一次喊人家前台小姐密斯欸密斯哟的时候,一对亚裔情侣靠近了他们。

薛之谦回头正撞上女孩子的惊叫。

“天啊!这不是?你是薛之谦吗?”

薛之谦看着她张了张嘴,目光在大厅里四下搜索节目组的人,结果一无所获,颇有些无助道,“啊......我是。”

张伟听见声音回过头来,眉毛皱成一团,一副脑仁疼的表情。

女孩对薛之谦进行了长达一分钟的尖叫式表白,薛之谦觉得有些尴尬,本想把人打发走或者大家找个别的地方聊,耳机里节目组却幽灵一般有了指示,说别动,只有这里有摄像头,薛之谦咬牙切齿。

“你们倒是来人处理一下啊。”

他是有点恼。这种突发情况说不上是该惊喜还是该担忧。节目组居然看见了也不给什么对策,正题不是要整张伟么?

“薛老师能给我签个名吗?”女孩紧张得舔嘴唇。

“不好意思,”薛之谦看看表,余光瞥见张伟在翻白眼,“我只签专辑。”

女孩一旁许久不做声的男朋友突然哧了一声,不屑道,“算了算了。不签就不签摆什么谱。”说着要拉女友离开。

薛之谦目瞪口呆。一边为这位男朋友的逻辑惊诧,一边想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等会儿得剪了吧,可别播出去,脑子正当着机,张伟挖着耳朵阴阳怪气地开口。

“哟,这话说得可不太礼貌吧。合着不管什么人您要求我们就得跪下签一个才叫没摆谱。我看您是真没谱。”

薛之谦听到一半就开始拉张伟袖子,对方完全不理他,调门还越来越高,引来一众侧目。

亚裔情侣走之前还抛下了重磅炸弹。男青年问女友另一个人谁啊。薛之谦正拔拉着张伟肩回前台让他少说两句,就听见女生回答道,“.......大张伟......就前一阵子,说又抄袭那个。”

薛之谦察觉到张伟明显听到了这句,脸色迅速阴沉下去。他转过头去目送那对情侣走远。男青年飘远的,紧跟而来的最后一句,站在他的位置能听得一清二楚。“哦就那人?这又嗑嗨了吧是。”

他希望张伟没听见。更希望麦克收音没有这么好。

那事早说了是污蔑怎么还有人提?薛之谦还盯着人家背影,直到张伟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他才缓过神。

“薛老师您这眼神能吃人了。”

张伟没心没肺地还在笑,假装没听见似的,“下回你再遇着这种没礼貌的直接怼成不成啊?”薛之谦突然心里更不舒服了。他哪儿是气这个。今天真是遇上奇葩了,节目能剪,那两人回去微博上乱说怎么办?再扯上张伟?这都叫什么事啊。

操。

他心里忍不住爆粗。

都怪这个屎一样的节目组。

趁大张伟又回去纠缠前台小姐的时候,薛之谦借故上厕所开溜。“你要是还不行就先上楼,房卡给你。”他把房卡塞进张伟睡裤兜里。张伟哼哼了一声,“OKOK。”

薛之谦上楼,停了一会儿,左右看看,径直走向斜对大张伟这间的另一间客房。

他推门而入,砰地一声关上门。一屋子围着设备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颇为惊恐地看向他。薛之谦看了眼监视屏上大张伟的房间,突然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他几步走到对着自己拍的机器前,按掉开关,才开口。

“刚才楼下那怎么回事?剧本里没有这样写。”

副导有点惊讶薛之谦突然出现,愣了愣才挂上微笑。他摘掉耳机,推着薛之谦坐到椅子里,好声好气,“薛老师别动气。这都是为了节目效果的临时发挥,不是真的。”

“你们设计的?”薛之谦瞪大了眼睛,“那些什么抄袭啊嗑药啊都是你们让说的?你们没事吧!”他伸手去摸一个工作人员额头,被尴尬地躲开了。

“我们有台本的,后期会删减剪辑。”导演助理说。

薛之谦震惊到摇头。“你们这样录出来的节目敢播吗?真不怕大张伟最后翻脸啊。那段已经到诽谤中伤的地步了。”

“我们节目就是这个风格。”工作人员脸上笑着,眼神却已经好像看傻子一样了,“薛老师是不是没看过我们节目之前?”

“可是——”薛之谦说了一半又说不下去了。他是看过,也确实都玩得很过分。但刚才那段也太真实了,他都分不清更何况被瞒在鼓里的张伟?

我是来帮你们录节目,不是来欺负大张伟的。他想说。但不,他就是来整大张伟的。他接到邀请那一刻就知道,拿到剧本以后就更没推辞,他现在在这强装正义不是显得十分伪善么。

他噤了声。余光见周围的工作人员拿各式各样让他不太舒服的眼神看着他。

“薛老师不太忍心了。”有人打圆场,机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了。

薛之谦瞥了眼镜头,偏过头去。

说到底,他们还是拿钱办事的艺人,早知道是这样的节目,这时候才来说不同意倒是他小孩子脾气了。这行圈子说小不小,传出去更不用说以后继续再有什么合作机会。“不好意思,我没太录过玩这么开的节目。”

副导笑着点头,对薛之谦所说的话表示理解。

薛之谦在工作人员的房间待了一会儿。导演助理看薛之谦脸色不好,给他叫了杯冰镇果汁上来。他接过杯子时真切地感觉到了不好意思。他刚才也太不专业了。

他于是抿了一口。接连逼迫自己说出口。

谢谢。不好意思。对不起。

看,说出口也挺容易的。

他挪开目光,屏幕里大张伟回了房间,换了身浴袍进了浴室。副导说薛老师是时候回去了。薛之谦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强打精神挤了个笑容。

机器亮起来,他对镜头比了个V。走到门口的功夫竟然也真的能笑出来了。

他在心里自嘲又有些怪异的自满。

可以的,我还是个艺人。

对面浴室关门声一响,他就轻手轻脚旋开房门走了出去。


tbc.


我的大薛同人:戳此

大薛同人推文:戳此


评论 ( 31 )
热度 ( 121 )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