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TS同人】咫尺之遥2(Fany/Brian)

1

 @这是一个拿来污的小号 写完了......_(:зゝ∠)_

2、

第二天Fany在录音室录了一天也没等到brian来。期间碰到来探班的张佑赫,两人相对无言,fany扭头进棚继续工作。

张佑赫又是个被Brian第二人格迷惑的傻瓜。这也就罢了,他还误会Fany才是冷漠的那个。Fany眯着眼睛看他离开,一个不小心就忘了词被录音师叫停。

Brian和大多数人看到的都不一样。从前看着Brian在镜头前谄媚,尽管再不屑,Fany也知道是工作。他自己虽然绝不要屈尊做这种事,但是两个人里总要有人做。所以Fany尽量收着那些评判的,不满的情绪。毕竟他前述那种心安理得,也并不光荣。

他可能不太知道,但是Brian的确感觉得到他所有的鄙夷不屑。后来Brian的改变越来越明显,有时候Fany愣愣地看着Brian回答问题,不知道自己还认不认识这个人。几年以后再见到Brian时,他就已经是个完全陌生的人了。Fany想。他在休息室沙发上打着寒战,半睡半醒间模糊地埋怨是谁关了暖气。

然后他听见女人担忧的声音。

“Fany好像有点冷呢。”

然后是熟悉的漠不关心。

“是吗?”

“在发抖呢......Brian?”

Fany猛地彻底醒了,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Brian的车后座。驾驶座伸出一只手,调好了车内温度,Fany认出了那枚尾戒。

“这样就行了。”Brian说道。“晚饭,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不过,难道不要请Fany一起吗?”

“他太累了,先送他回家睡觉好了。”Brian轻飘飘地说。

“是啊,就这样吧。”

Brian从鼻息里哼出一声笑意,伸手握紧了女人的手,拇指在Fany眼前摩挲着对方的指根。那熟悉的戒指的触感Fany能从记忆里调取出来,这让他的胃有些不舒服地绞紧。“下次一定介绍你们认识。”

没有下次了。Fany莫名地接下句。

她也不想认识我。

车继续稳稳地开着,Fany翻了个身看着车顶的灯,前面两人没有注意到他已经醒了,在低声说着什么,然后女人把自己的耳机分给了Brian,Fany就被隔绝在他们两个的世界之外了。

Fany以前从来不和Brian分耳机。如果两个人在车上,一定是一个在副驾,一个在后座。如果不巧副驾坐着经纪人,他们也从未靠得很近,近到一根耳机线的长度可以勉强维持的程度。

最早的时候,他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也不会想要分享什么音乐。

相处久了,Brian竟然发现Fany听的歌也没有那么土,甚至很多列表和自己的是重叠的。然后他的歌单就大肆侵占了Fany的大部分路程。Fany听到某处情不自禁地用手指在腿上打起节奏,斜着眼睛去瞄Brian,被Brian一下就发现。他灿然一笑,露出白牙,对Fany得意地挑眉。Fany撇着嘴挪开目光,忍不住翘起嘴角。

再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车,回家的方向也变得不同了。一起去公司或者录影棚的时候,才会坐上同一辆车。Fany把自己的耳机扣在Brian耳朵上的时候,Brian吓了一跳,继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Fany,抿着嘴笑,装模作样地问:“这什么啊!”

后来那副耳机也是Brian砸坏的。眼睛通红,表情发狠。Fany呆呆地望着柔黄色的灯光,回想着Brian摔门离去的样子,和他戴着耳机,露齿而笑,望向窗外,脑后的乱发翘起来的模样。

Fany很想伸手抚平塞进他的羽绒服后领里。只是出于强迫症一样的念头。后来那些年,他们闹掰,解散,互不联系,然后又联系,那搓头发总是出现在Fany的脑海里,若有还无地提醒他还没有抚平,挠着他的心。

他扭过头去。

Brian的后脑勺他看不到,但是他知道Brian已经把头发剪短很久了。

车停在Fany家楼下,Brian下了车,绕到车后座把门打开,站在门边喊他:“呀,黄伦硕,都到了就别装睡了。”女人闻言嗤地一声笑出来。

Fany咂咂嘴,一个挺身坐起来,Brian故作正经地伸出胳膊,一个绅士的,扶女士的动作,被Fany一把拍开。但是那一刻,Fany阴郁的心情恍然有些明朗起来,他抬眼看着Brian和昨天镜子里别无二致的脸,试图寻找一些多余的东西。

Brian心情很好,他在忍笑。Fany舔舔嘴唇,关上车门,Brian说:“我送你上去。”

Fany没有拒绝,反而点点头,手自然而然地放在了Brian的背后。他感受到手掌熨帖着的薄薄的衣料下Brian瞬间的僵硬,但是他不打算放手,也不打算回头看车里那位的表情。

“黄伦硕。”

“今晚留下。”

“别开玩笑。”

在Brian站在台阶上有些紧张地掏着口袋,寻找Fany家大门口的钥匙的时候,他的手微微发着抖。于是Fany在黑暗中握住了那只手,冰凉的,骨节有点硌人。Brian倒吸了一口气,抬头,“你搞什——”

Fany倾身咬住了那双微张的唇,滚烫的气息扑在他脸上,他等着Brian推开他。一秒,两秒,时间仿佛越走越缓慢。Brian一动不动,任凭Fany揽住他肩膀亲吻他,也只是急促地呼吸,没有任何反应。

“混蛋!”

Brian终于挣扎着惊醒般推开他。女人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近,Fany这才看清楚她的脸,在他家门灯的映衬下,气得没有唇色。她扬起手给了Brian一记响亮的耳光,接下来的动作被Fany阻止,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力道不好控制,她尖锐地咒骂着叫疼,Fany才赶紧松手。

女人的眼泪明晃晃的,Brian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脸上红彤彤的。

这场景似曾相识——不是说Fany见过Brian和谁分手,只是这是Fany第二次为Brian对女人出手,而第一次,就是那次政治事件,整个国家的愤怒发泄在一个艺人身上,让Brian从此都特别怕黑。

Fany记得自己挡住了那群愤怒的人,把已经一动不动仿佛生长在水泥地上的Brian硬生生拔起来,连推带架弄回了宿舍。门一关上,Brian就瘫坐在地上,眼泪噼里啪啦顺着挨巴掌肿起来的脸颊往下掉。

Fany那时候还吼他,多大的人了还不会还手,哭什么哭,没出息。可是Brian根本不理他。他并没有察觉到那时候的Brian就出了问题。后来当Brian的恐惧和不安蔓延得愈发恶劣,当Fany偶然发现吃多了安眠药差点没死在厨房的Brian,当Brian艰难地咬着牙吐出开灯两个字,攥着拳头到关节指尖没有血色的时候,他才知道问题有多严重。

“无论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马上过来。”Fany发短信给彼时已经搬出去住的Brian,也没有得到回复。Fany甚至一度以为,他的关心淹没在了茫茫的电波里,或者Brian本身就从未觉得Fany有关心人的能力。

直到后来Brian突然在一起上的节目上提到这件事,Fany才知道Brian曾为此多么欣喜和宽慰。内疚和怀疑胶着在一起。还有Fany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心底生根发芽的那种痒。

他终于明白了。他不是同性恋,他只是想要Brian。


tbc.

评论(5)
热度(11)

© Zucker | Powered by LOFTER